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素年锦时 2009-5-14 21:45
一夜倾心,只为流离
素年锦时 2009-5-14 21:45
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
素年锦时 2009-2-25 19:41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素年锦时 2009-2-25 19:37
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素年锦时 2009-2-20 9:31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
素年锦时 2008-12-28 10:18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素年锦时 2008-12-24 15:3
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酌低唱。
  • 创建:2008/4/9
  • 文章:105
  • 评论:1832
  • 访问:210928
  •  
关键字:蔷薇架 流年 暗伤
 
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口哨如约在窗外响起,子洋踩着软底鞋急急地穿过走廊。
初夏的风,拂过她宽大蓬松的白色睡袍,像一朵纯净的莲。迎着阳光,那些金色的影子在脸上跳跃荡漾,明媚而清新。
急促的脚步声敲碎昨夜的寂然,青苔横生的小路尽头,是夏日怒放的蔷薇架。风,总是那般来去自由,淡淡的花香在鼻翼间流连,带着一丝令人沉溺的香甜。子洋远远地望着靠在蔷薇柱子上的凡,他右手指间夹着刚拿出的香烟,在左手烟盒上轻轻地弹了几下。一直很迷恋他抽烟的样子,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姿态随意而雅然,看着那烟圈飘忽着从他轻而薄的唇边慢慢地淡出,雾一样在空气中弥漫,子洋微微低下头去,眼神迷离,心如撞鹿。
花架上,一朵朵如婴孩拳头般大大小小挨挨挤挤的粉色蔷薇正开得绚烂,倒卵型锯齿状的叶子密布在毛刺遍生的藤蔓上,像极了脸若银盘的妇人脖间那一抹葱绿围巾。子洋靠着柱子仰起头,轻声诵到:“当户种蔷薇,枝叶正葳蕤”,说……
编辑 | 阅读全文(5690) | 回复(10),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9-13 11:56
关键字:记忆 沉寂
 
流月将波去,潮水带星来。身处时间的流里,始终无法明了每一个当下在日后的意义。
熙来攘往的日子,一颗心随着那细碎的阳光在树叶间上下颠簸,日日夜夜,摇晃着抖落掉最初的单纯和狂热,换之以成熟冷静的面具。仰望的姿态还是那般,晨风流月的落尘渐渐蒙住了清亮的眼,阻断了一段岁月的印记,那姿态遂也显得苍老起来。
大街上四处可见新鲜的核桃,精明的小贩娴熟地用钳子夹开深褐色的坚壳,露出内里吹弹欲破的淡黄外衣以及果肉醒目的白。走过摊点时不觉回头望了一眼那男人的手,手背汩汩青筋暴起,关节处微泛着白色,许是因为用力的缘故。怔怔地看着他粗黑的手指,一丝讶意和失落涌上心头随之又飞快地烟消云散。这年代,早已不需用那种笨办法除掉核桃最外一层的绿衣了。老屋门前那一棵核桃树,还枝繁叶茂地在记忆中摇晃着。搬着小凳坐在树下仰头看树叶间跃动的点点金光和那耀眼的明亮,间或发现数个青涩的果实,喜不自禁。等待成熟的过程,伴着隐秘的……
编辑 | 阅读全文(4495) | 回复(11),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8-28 13:7

2009-8-23 14:06 | [原创]追忆

关键字:追忆 父亲 原谅
 
雨,一直不停地落着,从夏末到初秋。阴暗晦涩的潮湿和霉味充斥着房间的角角落落,那一团湿气更在无声中慢慢浸入心底,化做一枚形迹模糊的沙砾,日夜摩挲着那些陈年旧事。老屋外墙斑驳的墙皮在风中打着转儿,裸露出的暗红像卸下所有防备的年迈老者,迟缓而无力地低下曾经倔强的头颅。雨雾中,几簇细细的茅草在青苔遍布的瓦片上醒目地招摇着,那样鲜活的绿,瞬间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老屋,老了。
雨后晴好的日子,屋后半截老树桩上又长出丝丝缕缕形似金针菇的菌类来,静静地采摘下来冲洗干净,清炒出锅放在父亲的供桌上。幼时灶火红彤彤的火苗还在母亲脸上欢快地跳跃着,灶膛里飞舞的黑色麦秸灰随着母亲拉风箱的手一起一落间落在铁勺里,嗞嗞啦啦的油小火煎着肥嫩新鲜的蘑菇,旁边站着手拿空碗垂涎欲滴的自己和妹妹。“别急,别急,人人都有份!”父亲望着挤成一团的姐妹俩笑呵呵地说,末了又对自己使使眼色,我心领神会地点点……
编辑 | 阅读全文(4729) | 回复(8),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8-23 14:6

2009-5-12 22:05 | [原创]当时的月亮

关键字:十年 小说 记忆
        偶然看见同事桌上摆放的小说,浑厚、刚毅的《十年》两字带着历经岁月的韧度和些许沧桑直逼眼前。扉页上,圆盘状的满月高挂树梢,女孩安静地靠在阳台上抬头仰望,风,轻轻抚起她的长发。看见这副插图的时候,齐豫干净纯真的声音恰巧响起,是那首多年前心底的歌FOREVER。
插图上的夜晚,曾经无比熟悉。高三失眠的那些日子,经常穿过熄灯的宿舍过道,独自迎着那片银色向阳台走去。尽管,那个阳台小得仅能容纳2---3人,在当时的自己看来,却是一个大得无边无际的广场。那里,可以听到野外的虫鸣鸟叫,可以感受无处不在的风,最吸引自己的,还是那片月光和周边淡淡的云。日子久了,洒满清辉的阳台,已被视为自己独有的后花园,一个包容萌动、惬意、压力的场所。又一个失眠的夜,蓦然发现一个纤细瘦高的背影在那里安静地站着,忘记我们是怎样开始交谈的,只记得他……
编辑 | 阅读全文(4369) | 回复(5),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5-12 22:5

2009-5-11 13:13 | [原创]遇

关键字:相遇 父母 女儿
         生命是一场大的遇合。
我不知道,多年前自己以种子的原态蛰居母亲体内时,暗夜窗下仰望星空的她,抚着日渐隆起的腹部,曾对这个生命萌发多少期望和憧憬。不安分的悸动,昭告生命的鲜活,那是母亲刺破寒苦和黑暗的一束微光。无论现在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个体,父母总以最宽容的姿态接纳和包容了这存在。
狂风暴雨中,终于看到那辆缓缓驶来的回家的班车。防不胜防的道路颠簸,不时撞击着自己的腿脚,车顶滴下的雨打在肩头,淋湿了的衣袖和裤脚让人倍感寒冷,这样周折3小时的归程,只因放不下惦念的父亲。聚集人群呼出的热气,模糊了窗外的景象,薄薄的一层水雾贴着玻璃,忍不住微篡手掌,拓下一个侧面的掌印在窗上,手指轻点,一个清晰的脚印形状出现在眼前。蓦地想起这曾是儿时自己最酷爱的一个游戏,那时稚嫩的童音和父亲爽朗纵容的笑声还在耳边,如今健康的……
编辑 | 阅读全文(4085) | 回复(7),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5-11 13:13

2009-5-8 14:22 | [原创]静心,安神

关键字:静心 安神 音乐
         记忆中这座古城的五月,应是风生竹摇,林深鸟鸣的温润季节。连日32的超常气温,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覆盖在四四方方的灰色城墙之上,往昔的清凉已无迹可寻。人,莫名地浮躁着,忽远忽近的思绪,悲喜交加的挣扎,虚空之余,无边的倦怠涌向岸边,听不见心底那个微弱的声音。
昨天下班后,开始动手整理阳台上的杂物。拆卸窗帘时,忽然看见一线细细的水痕从窗户上方蜿蜒着流淌下来,顺着水路抬头仰望,一丛郁郁葱葱的新绿就那样不经意地出现在眼前。那抹绿,安静而恣意,无声地流泻在墙壁上,碧玉般温婉透明,又不失灵动。傍晚的风轻轻拂过,叶面晃荡着小小的水珠微微颤动,这一细微的摇曳拨动心底久违的安详和平和,刹时的清爽让自己心旷神怡。夜晚时分遭遇停电,借着月色,坐在阳台上听MP3中的歌曲,风忽儿卷起杏黄窗帘的角扑面而来,忽而静静地穿堂而……
编辑 | 阅读全文(5118) | 回复(2),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5-8 14:22

2009-5-3 15:28 | [原创]五月雪

该文章有隐私级别,只有作者本人才可以查看。
编辑 | 阅读全文(3800) | 回复(1),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5-3 15:28
关键字:开博 周年 灿烂
       开博一年,以图为贺。
     1.   幽映春日辉,远随流水香

2.花的海洋

 

 
 

2.落樱缤……
编辑 | 阅读全文(5712) | 回复(20),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4-9 22:32
关键字:清明 祭奠 感激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以往的清明,天色晦暗阴雨绵绵,使原本抑郁的心境更添几份哀思。今年清明节,难得风和日丽的温润天气,带着女儿从西安赶回老家,祭奠素未谋面的婆婆。老公的脸还像往年那样阴沉着,任女儿花样百出的逗他,他始终将目光投向窗外,望着疾驰而过的大片麦田沉默不语。
婆婆,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妇女。年三十的贡桌上,摆有她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但自己非常清楚她在一家人心目中的分量。仔细端详过她的面容,瘦瘦小小的脸上,一抹淡淡的微笑在唇边弥漫。想必应是一个温婉的女子,要不怎能教导出这样疼惜自己的老公?对她的了解,停留在别人偶尔的谈论中。讲她吃苦耐劳,缩衣节食地供养大姐、老公上大学,每次在给足他们姐弟俩生活费之后,自己天天吃自制的萝卜咸菜度日,长期的营养不良为她埋下隐患;讲她在昏暗的灯下,一针一线为公公同……
编辑 | 阅读全文(5337) | 回复(24),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4-7 11:43

2009-3-28 16:42 | [原创]昨日死,今日生

关键字:瘦弱 瘦弱 生活
           接女儿回家的路上,远远望见刘叔叔拎着菜篮子站在家属院门口和别人闲聊,短短几天时间,他忽然老了,弯腰驼背面容憔悴,眼窝深深地下陷,一圈黑碴碴的胡子密布下颌四周。走上前同他打招呼,眼睛游离不定地望着他背后,不敢与之对视。偶然的一瞥中,看见他眼中盛着的,并不全是丧妻后的哀伤悲凉,更多的是历经风浪之后的勇敢淡定。自己悬着的心,如释重负,接下来的谈话也随意了许多。
刘阿姨是南方人,因为常年生病的缘故,显得异常瘦弱。每天下午带女儿回家,总能看见敞开的窗户后那一张苍白的脸,尖尖的下巴微抬,睁大眼睛定定地望着家属院门口闲聊的老人,看见女儿蹦跳着奔过来,她微笑着向女儿扬扬手,偶尔会探出手来递几颗枣给她。那双骨瘦如柴的手,让自己心酸。遇上天气晴好的日子,刘叔叔搬出轮椅,推着她去旁边的公园晒太……
编辑 | 阅读全文(4844) | 回复(6),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3-28 16:42

2009-3-22 18:05 | [原创]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倚门盼归的离人,蓦然望见心底那个身影风尘仆仆地远足归来的那种惊喜。
幸福就是省吃俭用的父母,一双粗糙的大手轻轻抚摩录取通知书的那种欣慰。
幸福就是牵着女儿的小手,她娇憨地拉你蹲下,意外地送一个口水吻到唇边的那种温馨。
幸福就是阳春三月春风拂面,油菜花满山遍野招摇,尽情倘佯其中的那种惬意。
幸福就是萍水相逢的夜行人,围坐火红的篝火,举杯痛饮,对酒当歌的那种豪放。
幸福就是梨花院落月溶溶,许清风入座,邀明月登楼,一人一杯花下独酌的那种美感。
幸福就是尘满面鬓如霜,眼中热切疼爱一如往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那种和谐。
幸福就是悠悠万事皆脑后,纵情山水,寄语诗词,沉醉古曲天地唯我的那种悠闲。
幸福就是“昔乘匹马去,今驱万乘来”的那种风光。
幸福就是以入世的“眼”观世间冷暖,以……
编辑 | 阅读全文(5134) | 回复(6),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3-22 18:5

2009-3-19 22:55 | [原创]独白

关键字:吵架 离开 后悔
        多年感情,在那样一个失控的局面下,什么都抵挡不了。眼前晃动的只有孩子滂沱的泪眼、惊恐的眼神,声嘶力竭解决不了问题,拳脚相向难道就可以阻止事态的发展?愤怒、震惊之余,上扬的手臂使原本混乱的场面更加惨烈,大脑在那一刻全是空白,那一记响亮的声音让自己难以置信,面对他惊愕过后的疯狂举动,只能用失去理智形容彼此。越来越浓的寒气,门外光着脚低声饮泣的女儿,种种乱七八糟的猜测,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让自己崩溃。
一直把“全力帮”当做自己网上的家,那里有志趣相投的朋友,有宠爱、迁就自己的哥哥姐姐,有批评自己毫不留情却又让人心生敬佩的帮主,那里更多的,留下了我们一路走来的关怀和欢笑。自己率真的个性,从不喜欢隐藏心事和情绪,在和帮友聊天时委屈地讲述事件经过,眼眶又红了。更让自己感到诧异的是他建议我离开这里,……
编辑 | 阅读全文(4734) | 回复(10),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3-19 22:55
关键字:张爱玲 尘埃 红尘
        凌晨两点,读完《小团圆》。前后封面大朵雍容华贵、娇艳欲滴的牡丹,不再是原来的模样,低头窥见这寂静夜里,繁华背后一地凌乱的碎片,那些明艳下的阴影盘亘在心底。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闭着眼看见张爱玲长长的、上下倏忽的睫毛在眼前晃动,扉页上那张半明半暗的脸随时会转过来深深地望自己一眼,那一眼直抵心底,无从回避。
对旷世才女张爱玲与胡兰成之间的感情纠葛不甚了解,之前看过的《历史的肖像》一书对此有过简单的介绍,书中对两人昙花一现的乱世情殇没有过多的描述,只是站在今人的政治立场竭力批评胡兰成的汉奸形象以及他荒淫无度的生活作风。这样的评述,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假如胡兰成真是那样的污秽不堪,何以令一代才女张爱玲心甘情愿死心塌地付出?数年之后,胡兰成在女人堆里如鱼得水呼风唤雨的时候,张爱玲幽幽一句“我不爱你了,而你是早已……
编辑 | 阅读全文(4873) | 回复(8),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3-16 13:25

2009-3-5 14:12 | [原创]时光存盘

关键字:纯然 潮水 博客
         表妹坐在沙发上,低头饮泣,失恋、失业的双重打击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右侧的墙壁映出她微微抽泣的轮廓。瘦弱的影子如同慢慢涨起的潮水,将她自己淹没在悲伤里,无法看得清抵达彼岸的路径。那些属于青春的真实和纯然,也在肆意的泪水中纷纷消散。曾经繁华、欢乐的相聚像一场流转的迷梦,梦醒后便销声匿迹,结束的如此迅疾。
        打扫卫生完毕,懒懒地坐在办公桌前,目光呆滞地望着玻璃缸里恣意生长的藤萝,不明白它为什么会一直不知疲倦葳蕤葱葱的生长。对面女孩依旧翻飞着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自己的欢乐悲喜,网络世界此刻就是她的一切。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亲近,那里面的字字句句无法凝聚自己纷乱的思绪。博客的更新速度明显下降,朋友一……
编辑 | 阅读全文(4590) | 回复(8),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3-5 14:12
关键字:母亲 生日 祈祷
         清晨时分,母亲打电话过来,为不惊扰到她的宝贝孙女,她小心翼翼地问:“起床了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从她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微微察觉到她的激动和不安。母亲一向勤勉,从不贪睡,每天天刚亮,就起身打扫庭院拾掇煮饭,几十年如一日。我不知道今天的她,为了给自己打这通电话等候了多久,在心里盘算了多久,又在院子里徘徊了多久。
记忆中,关于母亲年轻的景象,一直定格在那个午后。冬日黄昏,身穿淡紫色碎花罩衣的她,站在暮色掩映的后院,一个人独自发呆。当时的斜阳柔柔地撒在她身上,异常温柔。那年母亲32岁,恰好是今天自己的年龄。日子一天天从手中溜走,在她的反复叮咛声中,在自己飞速逃离的神情中,母亲老了,我历经成人、结婚、生子,对她的衰老,从来没有过多的感触。自己时好时坏的身体一直令母亲担忧,前几日,为……
编辑 | 阅读全文(5070) | 回复(17),素年锦时 发表于 2009-2-19 21:28
(共 105 条) 上一页 1 2 3 ... 6 7 翻页至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