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晁岳建的博客 > 销售体会 > [原创]少帅打单笔记——连载27
2016/4/8 9:31:51

[原创]少帅打单笔记——连载27

张大山抬头看了一眼正迷惑着的李泉,笑了笑:“兄弟,你知道入围短名单之后什么是最关健的吗?“

李泉两眼放光:“张哥,我就知道您有招,您快说。”

 

张大山把双手枕在脑后,舒服地向后靠了靠。“投入产出比与核心技术优势!记住了,在和神矿的人技术交流时,一定要把这两点关联起来阐述。“

“对了,我们蓝天集团是拥有核心部件的专利的。“李泉忙补充道。

 

“所以,你看,如果想尽办法提高对其他入围厂家的技术要求,就既保证竞标的相对公平,又能为蓝天集团赢得更多机会,你说是不是?“张大山说完这一句后,半天沉默没说话。李泉一边开车一边悄悄地喵了一眼大山。张大山此时又恢复到他亲人过世悲痛的情怀中去了。

 

李泉忍住没有打扰张大山。让他尽情沉浸在属于自己的情绪里。这个行业专家级的人物,原本性格执拗、公事公办。从第一次闷头喝酒不说话不理人,到第打电话给他爱搭不理,后来又去设计院给他送去儿子的择业资料才态度好转。如今张大山能发自肺腑地说了这些,甚至提出关键的排他性建议。已经让李泉对之心生感激之情了。

 

回到合肥的酒店,李泉匆匆从前台取出寄存的行李。顾不得汗水在两颊上划出一条条沟,赶紧打上车又往机场赶。这时邵总打来电话,说和神矿集团相关领导已经约好明天下午到SK大厦技术交流的事。李泉听了很是高兴,马上问他自己还能干点啥。邵帅问他可不可以去找趟技术专责王小兵,提前确认他们的实际需求及选型标准。李泉一口气痛快地答应下来。

 

临挂了电话,邵帅欲言又止,李泉追问问邵帅还有啥事儿吗。邵帅满怀深情地问候说:“李泉,这段时间辛苦了!“

李泉一听刹时有些感慨,不知道是前阵的忙乱紧张,又或者想孩子、想老婆、想家的愧疚之心?总之一时委屈想释放出来的感觉。生生的一颗泪珠从眼里掉出来。当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时,李泉用舌头舔舔,一种咸酸的感觉。

 

谁知道,选择了销售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眉毛上的汗水和眉毛下的泪水,虽是同一种化学成分,却必须只选择一个。前者可以为之赢得成功,而后者却只能得到同情。有时身体虽然废惫,但内心里却无比的充实。

实际上李泉也很享受这种身体和灵魂同时在路上的状态。

思索着,李泉躺在出租车上酣睡过去。

 

李泉的梦里: SK大厦里,有一白衣美女飞速奔跑。李泉本能的使劲追,使劲追,想要看清楚她是谁

他不知道,梦里的那个白衣美女此刻正依在SK大厦7层某办公室的玻璃窗前凝眉眺望。

 

事实上,Selene今天一早就从上海飞到了北京。

 

贾磊从办公室外面走进来:“Selene美女, 不好意思,会太多,让你久等了。”

Selene转身,这个女人依然是朝霞映雪的样子:“磊哥好,上次上海聚会时,我就发现您眉宇之间写满了疲惫。看上去就是为了工作日夜操劳累的。别太辛苦啦。这次我来之前特地让青海玉树的朋友送了些虫草过来,纯野生的。”

“哦,野生的,不错啊!”贾磊好似很感兴趣。

 

Selene挪动小蛮腰到贾磊跟前:“有诗云: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竞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难穷。这可是托当地农人在从海拨3800米的雪山草甸上一根一根收集起来的。这东西,一旦过了特定的时节,则苗坏枯死。踪影全无。”

 

“好听,那你给我讲讲,这倒底是草还是虫呢。”贾磊顺势凑到Selene跟前。

“夏天的时候,小小的编幅蛾幼虫将许许多多的虫卵留在花叶上了。变成小虫子以后,本想着钻进土壤里,吸收营奍,慢慢长大。可是有一种球形的子囊孢子,它特别喜爱幼虫,便钻进虫体内部,吸引其营养,萌发菌丝。”Selene见贾磊听着听着越凑越近,竟然碰到她的头发,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Selene心里咒骂着这帮男人们,本质都一样的动物。但还强忍着情绪,依然不动声色地继续讲故事:“幼虫被真茵入侵,蠕动到距地表2到3厘米的地表,头上尾下而死。” 贾磊听Selene说那个死字时着重拖长一下,惊到,抬起头来看Selene表情。Selene眼睛无辜地盯着贾磊,一眨不眨:“这就是冬虫。虫早死了,爱它到极致的真菌却一直在生长,占有了整个虫体。来年春未夏初,虫子的头部长出紫色小草,这就是夏草。都说这东西是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您再忙也得及时补充能量,吃点滋补强壮的东西!“

 

说完,Selene自己咯咯咯地大笑起来。搞得贾磊感觉自己Hold不住这个气场。无耐地附和着:”妹妹是觉得我真的老了么?岁月虽然带走了我英俊的脸庞,却留住了我活力的心脏!“一位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一位风姿绰约的美艳娇娘,这话聊得有滋有味。

 

贾磊看看了把那袋价值十几万的“虫子“,不由拿起来看了看,闻了闻,果然有股浓郁的香菇味。心想:这礼还真是送到心坎上了。回去泡上酒,再找家外头那女人试试效果去。便顺手放进了旁边的小抽屉里。

贾磊想:这女人挺特别的,背景来路不明,还是不要招惹的好。继而收了收自己的胆子。

 

Selene见对方把东西放好,便开口谈起了项目:“磊哥,有件事情我拿不准,想听听您的建议?”说完便忽闪着那双大眼睛等待对方的回答。

 

贾磊看对方进入工作状态,也忙请都坐下,正色道:“但说无妨。”

“磊哥,咱们这个项目的总指挥谭立国谭总,主要担任什么角色啊,我需不需要和他再沟通一下呢?” Selene吃不准项目一把手与二把手的关系。

 

贾磊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怎么看?”

Selene心里又骂一句“老滑头”依然满面春风的说:“磊哥,我也就是根据自己能掌握的信息瞎猜测,有一叶障目的地方您多指点。谭总今年60了,他之前在5家公司任职,有丰富的管理经验。技术能力与业务能力出众,在专业领域属于院士级别的老专家。现如今在退休之际被委任270亿这个大项目的一把手,足见集团对他的重视程度。不过您作为原江苏分公司主管采购的副总,不远千里来到北京担任项目副总指挥,临危受命,肩上的单子更重才对啊!“

 

贾磊听完Selene这番看似没有结论的阐释,心里也思肘着这位年轻美女的政治敏锐度。刚收了人家那些贵重的东西,再矫情下去就显得小气了:“妹妹,集团的愿景是把这次搬迁项目打造成亚洲最先进最智能的样板工程。所以要求大部分的工艺路线采用世界最先进方案设计。谭总作为专业大拿,主要对关键性部分给到方向性意见。而其他一些传统工艺路线还是由我们江苏分公司这边拿意见,毕竟属于最终使用者嘛!“

贾磊的解释十分明确:物料输送系统,他说了算!

 

从贾磊这边验证了自己的猜测,Selene觉得自己又一次把宝押对了。便没有在项目上继续展开讨论。话锋一转,聪明的Selene和贾磊聊起他的宝贝女儿:“对了,磊哥,您孩子毕业后计划让她回江苏还是留在上海啊?”“这得看孩子自己的意愿了,看上去她可能更喜欢上海一点。”贾磊也配合着聊起了家常。“恩,在上海读四年书,估计就不会想着回江苏了,毕竟上海更时尚些,机会也更多一些。”Selene继续主导着话题方向。“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了,工作压力也大,买个房子动辄上千万,刚毕业的孩子哪里买得起啊?”贾磊靠在椅背上,对于Selene的引导毫无防备。

 

“最后还是看孩子意思吧,我靠自己不也在上海呆下来了么?何况您女儿那么聪明肯定没有问题的!对了,磊哥,说起房子。我们公司这两年发展迅速,出资建了两栋楼。为了吸引高等人才,留住优秀员工,最近在以成本价内部出售。我呢,运气好,领导给了俩个名额。”Selene边说边观察贾磊。只见贾磊原本靠在椅子上的身体,挺直了起来,两耳全神关注。

 

Selene故意讲得轻描淡缺,顺便用手卷了卷额前两缕刘海。

贾磊有点急于想听下文。

 

“不过,我自己已经有住房了,即使要投资,再买一个新的也足够了。多余的那个名额您有没有兴趣啊,磊哥?“Selene了无痕迹的抛出了自己的绣球,最后的”多余“二字说出来的时候,Selene能深刻的体会到贾磊从内心深处泛起的波澜。

 

“哈哈,这等好事哪能轮得上我,孩子毕业还早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贾磊欲拒还迎的答复着。

 

“磊哥,您是不是把我想歪了?我才不会拿这个和您谈交易,这么多年做项目我靠的是本事,拉领导下水的事情我从来不干!我可是把您当哥才告诉您这么个机会,再说了,我们员工交多少钱,您也得交多少钱,一分都少不了!”Selene故作十分地生气,结尾又撒个娇,分寸火候把握到位。

 

看到Selene写满情绪的漂亮脸庞,贾磊连忙堆起笑脸:“还真生气了,好了,好了,我领了妹妹的这份美意了,知道你是为了我好!”Selene看到贾磊满脸诚意,立马嘴角往上一扬:“这才是我哥嘛,名额我先给您留下了,下次来上海我陪您看看房子户型。”

 

这才叫不虚此行。搞定项目实际拍板人意味着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李泉在梦里,似乎也不平静。李泉使劲追着那白衣美女,突然张大山出现了,李泉大吼一声:“张哥,帮我拉住她,”没想到,白衣美女见了张大山停了下来。回头望了望李泉,竟然是白脸一张。

妈呀,”李泉大吼一声,惊醒过来。这一梦让李泉猛地想起他去设计院找冯凯时提及过上海安泰公司去过一位气质非凡的女总监,和张大山关系非同一般。这几天一忙还真给忘记了。下次得好好问问他去。

 

临上飞机,李泉查了查上次给王小兵的邮件,还没回复。就拨出去了电话:“王总,我现在马上登机回京。因为明天我们蓝天集团下午会去您那边做技术交流,所以这次赶回北京想先和您见上一面。一是就您上次担心的一些问题做一下汇报,另外我想准备充分一些。“王小兵没有立即答复。李泉猜测对方有些顾虑,忙补充道:“您不用担心,我先表个态:一是时间地点您来定,以您方便为基准;二是我绝对不会乱提要求,以您分内之事为基准;三是咱们见面属于两个奶爸之间的探讨,聊聊生活。”

 

李泉有关“奶爸”的这条理由戳中了王小兵的软肋,回想起这个大胖子艳阳下送“尿不湿”的情形。王小兵便答复道:“这样吧,你赶飞机回到北京估计正好下班点堵车,我这边正好也加班赶个资料,晚饭咱们就不吃了,你到SK大厦后,给我打个电话,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

 

李泉从首都机场赶到SK大厦时已经晚上八点了,给王小兵发了短信:“王总,我刚到楼下,您先忙您的,我在楼下等您一会儿。”不给对方压力是约见拜访的另一要素,没有哪个客户的时间是专门为了接待销售而随时准备着的。李泉心情虽然着急,但这个细节是邵总特意强调过的。

 

大约过了15分钟,王小兵下楼,李泉让司机鸣了下笛。王小兵听到示意快步走过来。李泉先解释自己的“怠慢”:“王总,公司楼下人多嘴杂,我就没下来等您!”

 

王小兵“嗯“了一声,上了后座。李泉继续说道:”现在8:15,我有三个建议:一是咱们找个酒吧或者串摊喝点小酒;二是咱们找个茶馆抿两口小茶;三是咱们找个洗澡的地方疏松下筋骨。酒喝多了伤身,茶喝多了失眠,目前这个时间可能最适合洗澡。泡一泡,蒸一蒸,搓一搓,捏一捏,回来一觉到天明。最主要的是可以在浴池里坦诚相待,聊什么都方便。您看呢?“

 

王小兵看这李泉也是个有城府不毛躁的销售。一天加班也累跨了,稍加思索,兴许是被描述的泡澡场景吸引了。放松下也没啥错,便没再拒绝:“听你安排就是了。”

 

少帅打单秘籍:

销售最怕的就是靠历史经验去主观臆断项目现状!永远记住只有客户自己最清楚他们内心真实想法是什么!赢取信任的核心技巧:通过细节引导对方自己得出他认为的结论。好吧,别躺在宾馆里编故事了。去做一名合格的销售,去到客户那里,到现场去演绎故事吧!!!

 

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查看更多精彩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