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系统养生创始人蒋成博 > 系统养生 > [原创]朱清时的真气观是伪科学吗?
2017/6/20 8:15:30

[原创]朱清时的真气观是伪科学吗?

朱清时的真气观是伪科学吗?

蒋成博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教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以《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为标题进行的“气功”或“真气修炼”讲座,引发热议,有人说朱清时的真气观是伪科学的,有人则不以为然,认为其真气观不伪。

我们不得不正视的是,传统意义的真气,确实存在伪与不伪的两面性,但从朱清时的真气观是伪科学,进而认为中国传统意义的真气是伪科学的,显然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真气伪与不伪,需要分而论之,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不可一概而论。

首先,我们谈谈真气不伪的一面。

真气不伪的一面,是把真气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养生、气学、哲学、气功、心学、心理学、中医学等概念具体运用时,所表达的气的符号性特点——非巫医、非巫术、非玄学、非神秘化、非超自然、非特异功能意义的传统文化符号,即一种人文、哲学符号意义的气。

例如在我国传统的中医学中,“真气”是四气之一。中医学的四气包括元气、宗气、营气和卫气。真气又名元气、原气,是人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气”——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

真气元气、原气三词,本为儒道两家的人文哲学术语,中医学用来指代先天禀赋,即先天之精化生的先天之气。

我国中医学理论大厦最重要的奠基作——《黄帝内经》便建立在传统气文化或气学基础上,“真气”是其重要概念之一。《黄帝内经·素问》:“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黄帝内经·灵枢》:“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

中医学视域内的气是依据大、小宇宙生气互动循环关系,着重研究与大宇宙相应的小宇宙,即人体心理(心)—生理(身)—形态(形)各个环节的正邪气机运动、发展、变化规律,以便有效指导人们防病治病,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理论系统,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

“1.生理、物质意义的气,包括阴阳、血气、正气、邪气等人身诸气。《黄帝内经·灵枢经·决气》:“上焦开发,宜五谷味,熏夫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论衡·气寿》:“强寿弱夭,谓禀气渥薄也……夫禀气渥则其体强;气薄则其体弱,体弱则命短,命短则多病寿短。”

2.形态、功能意义的气:五脏、六腑、经脉之气。《周礼·天官·疾医》:“以五气、五声、五色眡其生死。”郑玄注:“五气,五脏所出之气也。”《黄帝内经素问·刺志论》:“气实形实,气虚形虚。”王冰注:“气谓脉气,形为身形也。”

3.病理、病邪意义的气:某种病象、病症之气、邪气,湿气;疝气。唐白居易《自欢》:“春来痰气动,老去嗽声深。”

4.信息、媒介意义的气。经络、穴位之气;经气,针灸时,针体刺中穴位后人体产生酸、麻、重、胀等感觉,叫“得气”,又称得经气。

5.时空、结构意义的气:内外、出入、分合、表里、动静、上中下三焦诸气及时气。”(《气功:气的综合修炼功夫—气功的基本思想和方法》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这里,真气作为一种传统养生学、气功学、中医学术语,一种中国传统的人文、哲学概念,一种气文化符号,即中国传统人文、哲学符号意义的气,是不伪的。

《气功:气的综合修炼功夫—气功的基本思想和方法》一书从传统文化学、系统科学、符号学等多学科角度进行阐述,提出“气是一个具有系统意义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气功所产生的一系列心理、生理、形态效应是人—气符号互动循环作用的必然结果”的论断,把气功定义为一门以中国传统的气文化为基础,以“气”为标志,以人—气符号互动循环修炼为基本模式的综合修炼功夫,恢复和重建了以调气(和气)—练气(呼吸)—运气(行气)—养气(正气)—发气(外气)—调气(和气)为主线的传统气功综合修炼体系

练功者在科学、合理、正确、长期、反复的气功锻炼中,逐渐建立“人怀天地之气。天地之气,在形体之中”,“人在气中,气在人中”或“理在气中,气在理中”的人—气符号互动循环系统修炼模式,促使心、身、形协调一致,心理、生理、形态系统稳定,精、气、神充足,意、气、力合一,内外气机通畅,神经—体液—内分泌系统平衡,免疫力增强,正气勃发,充满活力,活出最佳状态。

其气、真气、内外气等传统气学、气功学、中医学概念,符合“浓缩中国传统文化精华、保持中国传统气功本义、原逆命题必须同时成立、科学的方法论体系、经得起科学实验的检验、经得起应用实践的检验六大气功真伪与否的检验标准,划清了非巫医、非巫术、非玄学、非神秘化、非超自然、非特异功能意义的气——传统人文哲学或科学哲学意义的气,同巫医、巫术、玄学、神秘化、超自然、特异功能之气的明确界限,因此,是不伪的。

接着,我们谈谈真气伪的一面。

虽然,伪真气所说的“真气”,同样是中国传统人文、哲学符号意义的气,但它把气、真气、内外气,巫医、巫术化、玄学化、神秘化,视为一种超自然的力量或特异功能的东西,则属于伪气功、伪科学的

例如古代带有巫医、巫术、神秘主义和玄学色彩的布气、施气或布气疗疾,近代的神手、神掌或印掌功夫,现代特异功能、超自然力量意义的真气、内气外放的外气等,都是伪气功、伪科学真气观的不同表现形式。

其伪,早已被张洪林等气功、养生专家的大量科研实验和临床实践反复证明。

伪气功是一种打着气功招牌,以各种经不起科学检验的主观感受或虚幻臆断内容、魔术戏法、欺骗手段作支撑,通过人为夸大人体内气、真气或外气的心理作用,把诸气神秘、玄秘、超自然化,进而神化成现代科学无解或特异功能的东西,甚至以招摇撞骗伎俩牟取暴利的假冒伪劣行为。

张洪林教授认为:“伪气功所讲的气,既不是古代哲学之气,也不是中医之气,更不是呼吸之气,而是一个打着气功、中医招牌,偷换气功和中医之气概念的虚幻之气,是一个以这种虚幻之气作为图腾物的邪教崇拜。”

最后,我们谈谈朱清时的真气观伪在哪里?

朱清时的真气观,要点有二:一是“修炼真气”;二是“禅定真气”。从朱氏的公开言论看,其“真气”是指他个人在气功锻炼过程中“体验”到的真气,即一种心理—生理—形态互动效应形成的主观体验、主观感觉——“得气感”。

这本是气功锻炼过程中,一系列心身反应或心理—生理—形态变化的一部分,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正常反应,古人描述为“八触”等心理效应;异常反应,古人描述为“练功出偏”,严重者即“走火入魔”。

然而,到了朱清时院士那里却变得夸张起来。他先说:“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会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气团到腰锥时,有热辣辣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他接着说:“真气可以产生强烈的生理感受,可以让身体发热、一念不生、并有极大的快乐。无论修炼时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而且,智力还会明显提高。”

朱清时院士说这些话,足见他对我国传统气学、气功、气功态、气功反应等概念一无所知。

因为在气功、养生、中医、传统气文化、现代医学、生理学、心理学、符号学等方面的无知,朱清时院士在没有进行任何科学研究的前提下,把本属于我国传统文化、气学、气功、中医学,以及现代生理、心理学等范畴的“真气效应”,想当然地用现代医学、神经生理学的“神经元”概念,解释为“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

他说:“真气其实是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神经元运行时的队列。神经元是人体细胞的一种,因此真气应该是意识范畴的东西。”

其说,严重混淆了神经元和意识的概念内涵,混淆了物质和意识的本质差异,无形中陷入唯心主义、神秘主义或玄秘论的泥潭,无形中蒙上了一层浓厚的伪气功、伪中医、伪真气等伪科学面纱,急需改弦更张,悬崖勒马。

2017年6月14日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