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童刚的博客 > 我的生活乐趣 > [推荐][转贴]写给未曾谋面的你!
2008/8/28 15:13:23

[推荐][转贴]写给未曾谋面的你!

从来没有想象过,还会有这样的时刻,安静地生活,写信,梦见你。生命是这样一种神奇,血液在脉管里流动,思念如火焰一样燃烧。总是有乐声,伤感的流水般的乐声,在周身潺潺流淌。在幻想中憧憬,为着这意外出现的一簇灿烂,活着是美好的。也许是因为你吧,纷纭世界,亿万人群,知道了这个人。
  
   少年时读过伏尼契的《牛虻》,亚瑟和琼玛青梅竹马,后来却闹了误会,亚瑟跳了河,琼玛痛不欲生。若干年后,她身边出现了一个叫牛虻的革命者,为了拯救意大利,毁了容。直到他被捕即将临刑,她才读到他的绝笔信,她终于失去了他,她终于失去了他。文字的力量,在那时稚嫩的心灵里,投下了惊雷一般的震撼。如同自己失去了,错过了,那时不知道它是什么。却如此地向往这种遭际,牛虻和琼玛的,叶芝和茅德•冈的,灵魂之间的共鸣和奔行。或者《飘》,那里面的郝思嘉和白瑞德,离乱战争下的人生场景。造化把我们遗弃在这个荒凉的尘世,但我们竟然遭遇了,没有错过,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如果真有上帝,他一定有着悲悯的体察之心。
  
   网络真好,让遥远的生命咫尺之隔,温暖扑面。你那样亲切,善良,温婉,如同南方春天的小雨,南方的长城。你来了,你去了,世界瞬间就不一样了。我告诉自己说,这是梦,可灵魂却依然飞蛾扑火般地径自奔行,向着它看到的光亮。每一个你都是具体的,每一个你都是抽象的,是一种意念和存在。肉体在承认现实,灵魂却试图超越此世的藩篱。你当然只是别人的,是别人的爱情,别人的美丽,因此也只是我视野里的风景,可望而不可即。但一样地能够欣赏。在夜静更深时,互道晚安睡去。
  
   淡淡地记住这个人,记住许多光阴。如同初恋时光,只是彼此已不再年轻,却在各自独立的天空下怀念。如今,我还年轻,还敢做梦,说出,以后就没有这分勇气了。见过一些衰老的生命,气息微弱,面容颓唐,不敢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如此,那样,我情愿从你的世界里消失。留在你记忆里的,只会是此刻朝气灿烂的印象。活着,做梦,行走,是真实的。
  
   也许有相见的缘分,也许永远没有,只是知道这样一个生命的存在,这样的一种温暖。人生如同午夜梦境,以盛大的烟花揭幕,而我只能在遥远的一隅眺望,恍惚,不知今夕何夕。匆匆行走着的生命,被俗世的风切割着,却把梦藏于心里,世界的快乐,深沉海底。
  
   我在这个城市里,它的风格是粗犷绵长的,长长的带状公园,节日晚上的焰火,春天里的风尘。我隐藏在这里,愈深便愈感安全。水滴在大海里,那是怎样的状态?世界光怪陆离,万象奔走,人心沸腾,我看到了,在经历,只珍视生命中那最简单的快乐,比如在暑天吃雪糕,坐公交车穿越城区,比如梦到你,仿佛得到了安慰。我们都在各自的人生舞台上行走,演绎梦想和追求,戏尽了,人散了,你还在吗?
  
   如今写下这些文字,如同自己真实地经历、发生。如同在大剧场里看电影,只有自己一个观众,甚至连你也不会知道。感觉和文字,它们构筑的意象,如大海涌潮,波澜壮阔。
  
   人生的质地,有着悲凉和虚无的一面,所以《家》里的觉新会说,“你得到的是你不想要的,你想要的你得不到,”觉新性格懦弱,他只能离开,出家,一如彻悟后的贾宝玉,踏雪出走,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人这一辈子,出生、成长、老去,要留下多少遗憾啊。
  
   曾经读张洁的《祖母绿》,为其中的一句话触动,“还有那样多的人,走完了没有被呼应的人生,”那该是怎样的伤痛,沉浮了一生,经历过,痛过,呼喊过,却没有真正爱过。灵魂在旷野里独自行走。而我要感谢你,是多么美,虽然只是我视野尽头的模糊一闪,刹那的光亮却已足够。我以为那就是呼应了,尽管未能在红尘中照面。生于此刻,感念此人,存乎一心,是遗憾也是幸福。
  
   你,是什么样的?丰满还是苗条,开朗还是忧郁,成熟还是天真?用最美好的意象打造你的形体,外在的躯壳包容一颗玲珑之心。生命是如此奇妙,造化点化了它,让我们见识到此种神奇。在每一个时刻,会意外地想起你,你在吃饭吗,你在开会吗,你在异乡转车吗?一个人的静夜,是否流泪失语?电光闪烁间,手机屏幕上出现你的文字,它们清晰热烈,温暖扑面,那还是你。无处不在的,无时不在的,星与夜。
  
   我知道这是梦,可还是想伸手触摸一下它的光彩,怀着胆怯。这是我陌生的感情,如同未曾谋面的你,总是在路上错过,消失,它是多么地不可企及啊。它神圣,美丽,而我已经堕入凡尘。永远在彼岸,天地相隔。年轻时刚猛纯粹,血性充盈,却对世事一无所知,如今悟解了太多,却也丧失了一往无前的勇气,已经习惯了放手。
  
   我如此胆怯,不敢说我爱你,因为我不配。
  
   我如此谦卑,貌似随意地走到你面前,让内心的疼痛永远新鲜。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生活与天下 休闲 情感 灌水有理

评论

千秋岁引 王安石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
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
楚台风,庾楼月,宛如昨。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它情耽阁!
可惜风流总闲却!当初谩留华表语,
而今误我秦楼约。梦阑时,酒醒后,思量著。

发布者 lior
2008/8/28 20:13:47



发布者 九西哥
2008/8/29 21:14:00



发布者 tdk969
2008/10/24 22:38:19



发布者 yiping978
2009/12/20 20:15:49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