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风在窗外 > 王煜全:未来的世界将由概率性思维主导
2016/10/10 21:42:12

王煜全:未来的世界将由概率性思维主导

1新变化的出现 美国目前存在一个新的趋势,就是大量的小创新公司崛起。通过将高校科技产业化,外包协作其他单项优势的模块化开放创新方式,小公司几乎掌握了国外大部分的先进科技。 1981年前后,大于25000人的美国大公司研发费用占到了全美产业研发费用70%,不到1000人的公司研发费用占比还不到5%。 然而,自2000年以来,不到500人小公司支出的研发费用已占到全美整体研发费用20%以上,大公司占比同时缩小至35%。还有一个现象是,世界500强的科技企业,也越来越热衷于通过公司并购积累核心专利技术,部分公司甚至关闭了自己的研究院。 不过,作为美国创新主体的中小高科技企业在井喷式发展的同时,也遭遇了瓶颈,主要表现在批量生产能力不足、融资能力有限。用最先进的技术实现0到1比较容易,但从1到100万、1000万,不仅需要技术上的提升,更需要大规模的生产能力和投资——研究和研发是两码事,一个科技成果要成功转化成产品,中间还需要很多环节。 而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可以帮美国中小高科技企业突破瓶颈期。对中国参与全球科技创新,摆脱产业链末端地位,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2小企业才是科技创新的未来 很多传统产业的公司,也许它们能学会互联网,但不一定能做出真正的科技创新、研发出好的产品。 我认为目前小企业才是科技的未来,理由是现在美国的创业公司,那些连环创业者们,非常擅长于和高校的研究界结合,从高校的教授那里吸取到最新的科研成果。 我们知道,乔布斯并不是个科学家,但他有很好的判断,他知道用户要什么——比如他做ipod,当时这个产品采用的科技成果是「高密度存储」,这个技术是日本人做出来的,但那些做科研的人员并不知道如何把这个技术产品化。乔布斯运用这个技术,将其批量生产,最终做出了革命性的产品。 美国的很多初创公司,那些企业家们,他们独具慧眼,知道什么样的科技拥有未来,知道如何将实验室里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产品,也知道如何将其批量制造、推向市场。 企业家知道如何将科技推向市场、大学里的教授知道如何研究出最好的科技成果,企业家和教授之间形成良性互动,这才是企业创新之道。很多这样的企业、这样的高校加在一起,以及金融体系的高效运转,共同形成了美国强大的科技创新的生态体系。

 

3中国「制造业的优势」 以上我讲的这些事情,对中国企业有什么关系?首先,我们来看看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全世界都在说,中国有「制造业优势」。这句话要加几个定语:中国是唯一能够大规模生产复杂产品、具备开放制造能力的经济体。大规模复杂产品日本、德国都能制造,但为什么iPhone只能在中国制造,并不仅仅是因为价格,还因为中国具有「开放的制造能力」——你不仅需要能生产产品的人,还需要一大堆对接生产端和设计端的人,一整套开放的体系。 很多人说,德国人有工业4.0、中国人连马桶盖都要从日本去买,但是为什么是中国人在制造iPhone,而不是德国人、日本人?马桶盖是工业体系的核心产品吗?中国的制造业有它独特的优势:大规模、复杂产品的开放制造体系,以及产业集群。 中国在全球产业链里的角色,并不是简单的来料加工,而是有自己的独特能力。现在中国企业出去和老外谈判,其实是挺着腰板的——因为,如果没有中国制造,即便你科技领先、设计精良,你没有把这个科技进行量产的能力,什么都是白搭。现在,研发能力是中国最大的缺陷,但是只要一旦这个缺陷补上了,中国的产业一定会不一样。

 

4积木式创新 企业界一直以来比较困惑的一个矛盾是,如何既能有创新的复杂系统,同时又可以避免大公司的僵化? 这似乎是个无解的问题,而我为它找到的答案就是,积木式创新。 所谓积木式创新系统,指的是,以企业家和高校的科研组合为核心,将需要的相关能力按照新木桶理论,通过长板和长板结合的方式拼凑起来。 打麻将「三缺一」容易成局,但「一缺三」就很难——这句话说的就是生态体系。美国有一家公司,110个员工,能生产出出航天飞机,这件事你能想象吗?举一个细小的案例,做航天飞机需要特殊的设备:战斗机起落架。 这家公司没有人能研发这个装备,但就是那么凑巧,在美国你还真能找到专门生产战斗机起落架的民营公司。后来,110人的团队,果真做出了航天飞机。这家公司叫XCOR,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 「协同体系」的核心,就是有足够复杂的生态,各个节点公司之间达成长期的、有股权关系的协作。要想形成一个复杂的生态体系,要市场足够大,不计其数的生产创新互相协作,形成几何级数的创新效应。过去的资本主义是以跨国企业、大企业为代表,未来这种体系会被颠覆掉,被小企业的产业协同颠覆掉。 中国在高校的基础科研上,和国外有大量的协作,与世界前沿差距并不大。但是产品转化上,却远远落后于美国,新锐企业的产品转化经验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现在为什么我说「积木式创新」,是因为一整套生态体系都在发生改变。传统大企业的那一套体系,现在小企业通过协同经济,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90后创业潮」、「互联网+」、「海归创业」,都是TMT领域很时髦的概念,但是大家往往会忽略了制造业。制造业强大,出口多,整个经济体就强大;制造业衰败,出口少,整个国家就很困难。现在我们说供给侧改革,怎么改?就是要和世界前沿科技对接。

 

5积木式创新在未来 积木式拼接的前提必须要无缝,假设中间咬合不上,就不是积木,也拼不成一个像乐高一样的玩具,这个前提其实就是每一部分都要足够职业化、标准化。 如今的中国之所以不能奢谈积木式创新的生态环境,就是因为各个部分还没有达到足够的标准化。在当下的中国,一个企业足够强大后,把任何职能都内部化的效率反倒更高,我们还在重复西方四五十年前的路,要把企业做大。这是一个差异。 不管怎样,只有横向和纵向都是可以拼插的标准件后,创业企业才有资格与大企业竞争。事实上,我们看到积木式创新在今天已经显露峥嵘,这种协作方式已经战胜了很多传统企业,比如像特斯拉这样的创新企业,其效率远远高于传统的汽车企业。 当然,今天,还没有一家创业企业用积木式创新的模式完成复杂的核电站设计,也不能用积木式创新的模式生产出一架波音747。但是,我们已经能生产出复杂的手机、复杂的汽车,甚至我们投资的一家企业已经能够生产出复杂的飞行汽车,我们也投资了能够生产复杂的航天飞机的企业,这意味着积木式创新系统将会越来越成熟。 所以从趋势上来看,未来一定属于积木式创新。

 

6我眼中的大数据 我再跟你分享另一个正在到来的趋势——大数据。 这个趋势到底能不能基于此,构建起下一个伟大的企业,以及如何去构建。 重点谈的不是技术,是技术以外的东西,我总结为道术势。 道,就是大数据思维,我认为这比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有价值。术是支撑你商业结构的,真正的大数据里面有巨量的金矿可挖掘。势是利用大数据能干哪些事,怎么用大数据。 第一个,大数据后面是有思维的。 一切的基础是实证性思维,什么叫实证性思维?就是所有的东西都要讲证据、讲数据。 这个数据支持没有那么简单,很多时候定义好问题和测量,才真正能找到好的解。如果问题定义错了,你的测量方法也会有偏差,你会得到错误结论。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霍桑实验,当时先进的所谓技术管理学派的人,希望找到企业更有效率的关键所在,所以他们做各种实验,比如去调整一个厂里的各种参数,看这个厂的生产效率是不是提升。 有一个参数是最有效果的,就是把灯光调亮一点,因为很多人晚上要加班。发现效率提升了,这很有趣。再增加亮度怎么样?生产率继续提升,进一步印证了。 找到了规律,进一步验证,听起来很理想。但是我们只想到理想的一面。学者说如果调暗点儿呢?很不幸,生产率还提升。暗到机器几乎都看不见了,生产率才掉下来了。 真正使生产率提升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工人在很沉闷的生产线操作,现在天天有一帮人问你,生产率提升了没有,他觉得得到重视了,所以生产率提高了,重视是原因。 所以定义问题很关键。但是不管怎么定义问题,一定要有数据来证明。 我们很幸运,我们生活在一个美好的时代,各种数据都是可以提供量化证明的,各种问题都是可以被定义出来的。 当然,还有一个叫复杂性思维。

 

中国人喜欢造神,实际上《第五项修》这本书里说了一个朴素的系统,很多复杂系统输出会影响输入,自反馈系统加强和削弱是有延时的,就这么简单。 而这里面的真理在哪儿?就是人类对所有延时返回系统都有严重偏差,创业也一样。一个企业经营,说你今天做一个决策,产品或者供应商或者经销商策略上有调整,结果反应在数据就是财务数据,但是财务是严重滞后的,一旦财务出事了这公司基本就完蛋了。 所以实际上是你如何能在今天建立一套更科学的决策系统,来知道你这个企业到底是往良性还是恶性发展。 我们过去说的很多指标甚至都不对,所以有一本书叫《大数据时代》,说关系比因果更重要。 什么意思?不是说因果不重要,是说要判别一件事情的因果特别难,比判别关系要难很多。有了A就有B,A涨就B涨,A降B就降,你可以判断这两者有关系,但是你能判断他们俩的因果吗?你不知道。 绝大多数大数据只能告诉你相关性,还做不到告诉你因果性,那你说一定要找因果,那就可能会出现错误归因。 基于实证性的思维和基于复杂系统的构建,就是你能把一个规律真正找到,而且能够在找的时候知道自己可能会犯哪些错误,把错误排除掉,你才能见到真相。 我自己原来是做数据咨询出身的。当时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投资者不重视咨询和数据。后来我做投资也是,也不重视咨询和数据。 为什么?你复杂系统判断依据发生了变化,不是以前想的财务指标这些判断,而是另外一些东西。 比如说我现在判断美国企业投不投,不是看收入利润增长这些可以拿到的数据指标,而是创始人多么资深,CEO是不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技术是不是从最牛的高校来的,董事会是不是有前辈把关,剩下的无所谓,还看什么数据啊? 所以我们叫复杂性思维,找到了背后真正的复杂性因素,你做创业就是要克服这个关键问题的。 

 

未来的世界是概率性思维,再有把握的事情也只是概率不同,不会保证百分之百成功的。 马云的成功有没有概率?一定有。所以概率是什么?就是《黑天鹅》这本书讲的,我的商业如果不成功也别沮丧,未必是我的策略错了,可能是概率造成的,那么我就要进一步去坚持,可能重复几次就会大大降低概率,我可能就会成功。 反过来讲,你对意外的事情要保持警惕,对社会的变革保持警惕,因为这个变革可能会阻碍你的思维。 举例来讲,我自己理解到的很多社会变革,就是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我们以前完全不同了。人性没有变,但在人性一致的前提下,很多事情被另外处理了。 YY出来的时候我认为它不会成功,它反人性,一开始被当做约炮工具,搞搞一夜情。很显然,一夜情的工具是不可能长期大用户稳定存在的,一夜情本来就是低发事件。 但是YY为什么存在了?我们对交往上对这件事说法上的东西降低了,就是我不介意,即使他说是个一夜情工具,我还是可以在里面交到好朋友的。我不介意让别人以为我有一夜情,社会公平、道德正义是嵌在脑子里根深蒂固的。

 

所以我总结下来,我认为大数据思维最核心的是这三点:实证性思维、复杂性思维、概率性思维。 7三个创业的悖论 所以思维的改变与迭代才是决定你是否能进入到下一个时代的最大门槛。硅谷成为创新中心是因为它的宽容性。 20年前,极客代表的是一群在学校找不到女朋友,只知道回家玩电脑的男生,但是硅谷允许极客自由发展,从非主流变成主流。在中国,如果你今天是非主流,没人理你,但是也许过5年,你就能活。 当下有什么是不能碰的? 现在热门的都别碰,没有人能预言谁会成为下一个Facebook,所有的创新刚开始都是叛逆的、不可预料的。不可预料,就是你必须要承担压力,你孤独、寂寞,都是应该的。 如今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出现了几个常识性的悖论。

 

1、机器人的悖论 之前,机器人能做到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现在反过来,机器人绞尽脑汁想做人能做的事情,却做不到,这和人的距离差了十万八千里。 其实机器首先威胁的是知识工人的市场,而不是劳动力的市场,如果你是医生和律师,很容易被替代,而不是送外卖的员工。美国穷人和富人少,中产阶层多,也许机器人更多是替代中产阶层。

 

2、人工智能的悖论 人工智能能解决99%的共性问题,但是无法解决1%的个性问题。谷歌的无人车把方向盘去掉了,其实这是错误的,因为总要有1%的事情交给人完成。 未来很多领域,通用智能是不完备的,针对特异问题的特异智能会非常发达。人和机器相比,有一个优点是灵活性更强。大家是不是需要所有的时候都需要机器和智能驾驶呢?不是的,是把所有最烦的事情交给机器做。我认为无人驾驶还是一个概念,猴年马月的事情,但是辅助驾驶会成为未来重要的概念和题材。

 

3、技术创业的悖论 我们知道,成熟的技术更容易拿来创业,但是对你而言成熟的技术对别人也是成熟的。在中国,一个技术或一个模式出来,就一堆人复制。因此通用技术没有办法成为竞争的壁垒,没有壁垒的事情,一定是大公司做得更好,它用完整的团队、财务支持可以做得更好,因此创业者你不要加入这个领域。 那么,创业者到底该做什么?该选什么武器?周鸿祎说:“作为创业者你该选择什么武器?我会选择AK47(步枪之王)。”其实AK47是老武器,但是对于新人来说并不好使。 我认为对创业者只有一个选择:制导武器。今天年轻人拥有的优势就是新技术、新东西和新方法,这是老人家不懂玩的,这就是你的机会。微创新是大公司最擅长的,它有系统支持。 年轻人、创业者打败成功者的唯一机会是面向未来做赌博,因为创业成功的人都有一个心态:不敢赌。以前我认为在微信出来之前,腾讯在移动互联网就没戏了,微信是张小龙被收编之后还不屈不饶想做出来的事情。 汪海兵,淘米网创始人,本来是腾讯的产品经理,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出来创业。所以,不要怕大企业,不要在巨头围墙边做微创新,而是要自己在「农村」慢慢做出优势。你会说「农村」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去做? 关键是流着油水的地方,轮不上你去做。 创业就是一场赌博,对创业来说,先进科技是你唯一的赌本,你不一定是先进科技的开发者,你可以是先进科技的掌握者和利用者,然后叠加业务模式,加以放大。 我们说,坦克是英国人发明的,是一战后补漏阵地缺口、消极防御的武器,德国人一战打败后发现坦克是个好东西,后来德国发明了闪电战。如果没有先进科技,思想是个零。如果是零乘以互联网,还是零,如果你有先进技术,乘以互联网之后是可以放大效果的。

 

现在很多创业者被误导,只关注互联网思维,没有业务的互联网,就是耍流氓。对于创业者来说,时机的掌握非常关键,所以判断出台风是非常难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台风来的时候才判断出来。 现在智能机器的成熟特点是思维成熟了,但是行动还未成熟。微软小冰、Siri、淘宝客服、银行微信客服账号都是人工智能,这是软的部分,硬的部分就很难做出来了。另外一个特点是理性成熟了,解决问题的逻辑分析没有问题了,但是感性还未成熟,未来就好比人和人的感性交流。 给大家一个创业忠告:个性比通用有时候好得多,要重视应用场景,要有明确需求场景的应用。如果我们现在去卖一台PC,客户会非常挑剔,只要有一个功能不满足你,就恨死它了,但如果你卖的是一个玩具,如果它有好多个功能,你会有很多惊喜,所以它的用户体验好,宽容度高。我们在买计算机的时候,如果计算机屏幕上有几个白点就会不开心,但是玩具是允许有瑕疵的。

 

————————————

被神话的硅谷,被蒙蔽的糊涂 /后记/

在王煜全看来,中国天天喊硅谷,硅谷在中国人眼里面被神话了。但中国真正理解硅谷没有几个人。事实上,不是硅谷在创新,而是美国在创新,不是互联网在引导,而是从高校拿出来,由创业者,企业家们从高校拿出来高科技作为创业的推动者。 最近社会上两大怪现象热得一塌糊涂:啥都没干出来的90后在台上忽悠,事业做得很大的70后、60后在台下洗耳恭听;任何一本营销和管理教科书上都会强调的客户导向、组织扁平化被包上“互联网思维”的壳子,被一帮没干过互联网,或者撑死干过两天网络营销的人吵翻了天,台下坐的,还是那些事业做得很大的70后、60后。

 

未来的10年,会是中国企业迅速品牌化的十年。 但这个结果,可能是被90后忽悠出来的,却是被70后、60后们扎扎实实地实干出来的。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战略管理 战略流派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