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落地堂(www.luoditang.com)耿启亮 > 书稿连载 > [原创]韩信拜将记——职场人生竟暗合八卦(14)
2010/9/7 18:01:42

[原创]韩信拜将记——职场人生竟暗合八卦(14)

 

九四:跳上好位置

 

九四指乾卦的第四根阳爻。爻辞说,九四这个位次和九三一样,也是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悬在半空之中,处在这个位次的龙可以作出两种选择:或者往上向天空飞跃,或者往下退居深渊,随时进退,免犯过错。《小象》解释说,九四象征一条龙业已经历了其下的三个位次,呈现一种前进的态势,应该适应这种态势,作出勇往直前、积极进取的选择,谋求更大的发展,可以无咎。

    跃龙阶段可说是乾卦六个阶段中最能展现自强本色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将充分地体会到一种刚健的信息——“一切靠自己!”

 


 

 

第一节 挑战风险 “锋不可当”

 

1.向临淄进发的决心

井陉战之后,韩信按照李左车的建议,安定赵国,恢复秩序,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戴。在此基础之上,他适当地扩充了兵力,并正式加强了军队的训练。此后,他还多次打败偷袭赵国的楚军。看上去,韩信此时的日子过得不错。

然而,荥阳的老板刘邦却被项羽打得丢盔弃甲、四处逃命,兵力损失严重。六月的一天,刘邦偷偷逃进了韩信和张耳的军队中,并乘他们还没起床的机会,迅速夺取了他们的印信和兵符,更换了众将的职务。给韩信留下几句不疼不痒的口头表扬和另一个艰巨的任务——攻打齐国,便带着大部分精兵大摇大摆的走了。

韩信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老板再次“无耻”地抽走了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军队。这一连串的事态变迁,让韩信下定了决心,必须主动出击,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军队,为此,韩信选择了齐国。

韩信的这种选择是有道理的。魏、代、赵和燕等国,离刘邦太近,实际上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所以,即使占领了这些国家,韩信依然很难拥有真正的兵权。而齐国则不然,不仅富有而且离刘邦远,在项羽势力范围的背后。只要占领齐国,就自然形成了项羽、刘邦和韩信三大相对独立的军事势力,如此,韩信才有可能获得军事上的自由。这不得不说是韩信的一个绝佳机会。

于是,韩信再次拼凑了几万兵力,向齐国都城临淄进发。

然而,恰在此时,传来一个消息——刘邦已派郦食其说降了齐王。韩信立即拉住缰绳,命令大军停止前进。

韩信的紧张也是有道理的。正如李左车的建议,现在派人劝降齐国很可能会成功,因为齐国虽然邻近楚国,但与项羽结仇太深,此时投向刘邦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刘邦为什么同时派出两路人马对付齐国呢?更可怕的是,为什么刘邦派郦食其去劝降齐国却要瞒着韩信?这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违背常理的。万一郦食其劝降成功,而韩信不知情,又攻打齐国,会出现什么局面?谁对此负责?

很可能刘邦并不相信齐王的投降,更可靠的办法是彻底占领齐国,但这个“罪名”却要安到韩信身上。那么,韩信该不该继续攻打齐国呢?

从自身发展的角度讲,韩信不会放弃伐齐的绝佳时机,但是,如何承担刘邦设计下的这个“罪名”呢?要知道,如果攻下临淄还好说,自己成为齐王都有可能,可一旦失败,这个“罪名”就足以让韩信身败名裂。韩信究竟该如何面对这个风险?

此时,有个人一直关注着韩信,这便是范阳说客蒯通。

蒯通去见韩信,问他,“将军,为何突然停止进军呢?您是奉诏攻打齐国,难道有诏令要求您停止进攻吗?郦生不过是一个书生,舒舒服服坐着车,鼓动三寸之舌,就收服齐国七十多座城邑。将军率领数万大军,一年多的时间才攻克赵国五十多座城邑。为将多年,反不如一个读书小子吗?”

一席话说得韩信心动。

蒯通近前继续说道:“汉王只不过暗中派遣一个密使游说齐国投降,而将军对此并不知情。郦生的成败与将军并无干系。将军为什么不进军呢?”

韩信一听,略一迟疑,随即坐直了身子,英气风发。

虽然蒯通只是给韩信找了个牵强的借口,但是,就是这一点点力量,坚定了韩信伐齐的决心。

 

2.遭遇感性博弈高手

韩信这次的对手是田横,一个在齐国非常有人气、有威望的人,很善于在关键时刻鼓舞士气,也是一个感性博弈的高手。

不仅如此,从地利上看,韩信也处于极大的弱势,长途奔徙,很难出奇制胜。再加上远离根据地、深入敌域,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粮食供给和援兵都会成问题,最后很可能变成孤军奋战,陷入绝境。而齐国相对比较富裕,兵力和武器都相当可观,加上田横的机警,一旦齐国死守不战,韩信就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

事实上,在韩信攻下赵国、降服燕国之时,齐国就已经提前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并特意调遣大将华无伤和田解带领军队在历下驻扎以抗拒韩信。

唯一的机会就是郦食其成功劝降的消息,韩信不得不充分利用这个机会。

当历下的守将华无伤及田解正为如何抵抗诡异的韩信而犯愁时,突然从后方传来消息,“齐王同意了郦食其的建议,联汉抗楚了”。如此一来,抵抗韩信就毫无意义。整个齐军都因为避开了与韩信的交战而兴奋不已。全军庆贺,把酒言欢。当夜守卫少了许多,大家都极度放松地进入了梦乡。

就在此时,韩信到了。夜袭开始,齐军毫无反击之力,迅速瓦解。战争进行得很顺利,汉军斩杀无数,其中就包括田解,此外,还生擒华无伤。

齐军败阵后,纷纷逃都城往临淄。汉军也乘胜追击,一路追到临淄城下。

此时的临淄城中,齐王田广、丞相田横正在宴请汉使郦食其,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忽闻历下失守,大将田解被杀,华无伤被俘,且韩信已杀到临淄城外,不仅齐王田广、丞相田横无法相信,就是郦食其也无法理解。此时,只听从城外逃回来的齐兵越来越多,将城门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并大声质问:“为什么传假消息,为什么说已经联汉?”声音越来越大,大有不给说法就暴乱的势头。

田横来到城头,迅速恢复了平静,通过理性思维,他发现了韩信的致命弱点——深入腹地,兵力不多,必然速战速决;而临淄城内守军有几万,再加上逃到城下的士兵,一共也得十几万,远远超过汉军;而且,临淄城内粮食储备充足,只要稳定齐兵情绪,坚守不出,时间一长,韩信必败。

此时的士气决定了战局,于是,田横的感性博弈开始。田横双眼转向郦食其。郦食其顿时吓得满脸铁青。在一阵无聊的辩解和争论之后,郦食其被高高举起,随着他的大喊:“齐国休矣,恨我不能亲见”,噗的一声进了沸锅之中。

见到“罪魁祸首”如此惨烈的下场,聚集在城下的齐军将士齐声高呼,士气一下子提了上来,组织起来,严阵以待,声势浩大。势决定了战场的进展,得势就能得胜,而解决了士气的齐国,显然此时已经得势。

 

3.酒肉飘香定乾坤

问题和危机又一次被抛给了韩信。

深入敌军腹地,远离自己的根据地,没有援兵,没有粮食供给,兵力还远远不如,如果不能速战速决,汉军将陷入绝境,这些近乎常识的认识连普通士兵都意识到了。汉军将士心中开始忐忑,就连步兵统领曹参和骑兵统领灌婴也时不时地看看韩信。

韩信望着临淄城下的齐兵,转头叫来了曹参,“抽出一千士兵,在营前大张旗鼓的支起大锅,把前天在历下刚刚缴获的牛羊肉全部拿出来,统统煮熟,就在营前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嚼。”

曹参一听,领命操办去了。

接着,韩信对灌婴悄悄的几句耳语。灌婴点头,领命离开。

不久,曹参的大锅支成了长长的一排,水开了,牛羊肉入水了,肉香开始悠悠的传开,越来越浓,越飘越远,随风一直飘到了临淄城下。

城外的齐兵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连续逃亡了两天两夜,再加上刚才的群情激动,腹中的饥渴感一下子强烈的迸发出来。望见汉军就在眼前大大方方的喝酒吃肉,大嚼大咽原本属于自己的酒肉,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齐兵开始蠢蠢欲动。对面的肉香、酒香,香香入鼻,欢畅声、酒令声,声声入耳。实在受不了了,齐兵开始混乱,都纷纷集中到城门之下,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攻城”。

田横意识到了眼前的危险,却又不得不面对紧急的抉择。他看看城下已经很难控制的士兵,又望了一眼远处的汉军。汉军丝毫没有动静,也看不出有进攻的意图。

田横下令——开门。

城门刚刚开了一个缝,就被城外的齐兵硬生生的冲开了。士兵们纷纷往城里挤,城门口混乱一片,数万齐兵都集中到了城门之前,一下子绵绵延伸老远。最远的都快进入汉军射程以内了。

就在乱成一团已经无法控制的时候,从侧翼突然有一队骑兵冲杀过来,正是等待多时的灌婴。接着就是更加混乱的局面,汉军、齐军混成一团。

田横立刻发出严令,迅速关门。齐兵虽乱,但毕竟训练有素,也看清了汉军的威胁。于是门前的齐兵抓紧入城,稍外的齐兵看到已经没有入城的希望,反而冷静下来,开始主动保护城门,与汉军冲杀在一起。顿时,齐军士兵一片片的被汉军骑兵冲杀倒地。城门前很快血红一片。

在城外齐兵的舍身保护下,城门终于关上了。汉军几次冲击都未成功,只得撤离。

田横再次冷静下来,进城的和城里原有的士兵加起来也有数万,再加上坚固的城池,齐国此次应该无忧了。毕竟田横对守城相当自信,以往齐国就是这样让楚霸王项羽无功而返的。

 

4.声东击西现奇迹

天空零星下着小雨,夜色降临。整个汉军却安然不动,又一次死一般的寂静。

田横来到城楼,一刻不停的关注着汉军的动静。时间就这样一秒秒的过去。夜已深沉,田横终于可以安心的小憩一会了。

突然间,西城传来密集的攻城之声。田横马上惊醒,立即调派兵力,支援西城。谁想到,西城汉军的攻击一阵强过一阵,似乎要做最后的一搏。田横亲自来到西城,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汉军在疯狂的攻城,而且越来越多。田横一回头,急调东、南、北城大部分军队过来支援。战争一下子进入了白热化,城下汉军的尸体已堆成山,却依然不见缓和的迹象。

就在此时,站在西城亲自指挥抗敌的田横无意间看到了北城一片火光,接着便听到一名士兵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北城失守,汉军已经进城。”田横顿时胸口一闷,一股鲜血喷口而出。身边的将士护着田横,不得不乘乱逃离临淄。

听到汉军破城的消息,齐王田广也不得不在将士的护送下逃离临淄。

就这样,固若金汤的齐国都城临淄,一夜之间被韩信攻破。原来,白天齐兵进城之时,灌婴明里率一队骑兵冲杀,暗地里却早已安排了一千士兵身穿齐兵服装,乘乱混入城内。夜半时分,韩信让灌婴领主力强攻西城,把北城防兵引调到西城,而后进城的一千汉兵迅速攻击薄弱的北城,很快打开城门,迎进了等候多时的曹参,杀入城中。从身后冲杀惊魂失魄手足无措的西城防兵,迎进了汉军主力,占领了临淄城。

 

面对风险,韩信成功了。现在,我们回过头来分析一下,韩信攻打齐国所担的风险究竟有多大?

单从战役本身的角度看,长途奔袭,兵力不足,粮草供给不足等等,虽然有风险,但对于韩信这种军事谋略高手而言,并不算真正的风险。所以,对于这个风险的分析,我们必须跳出战役本身,而是从大的局势背景上来分析。

当时大环境下,实际上已经形成项羽和刘邦两大军事势力的相持局面,所以,其他小诸侯国的归宿在很大程度上是最终决定两大势力胜负的重要因素。也正是因此,刘邦才会手握重兵与项羽对抗,而不断地命令韩信去攻打降服各个小诸侯国,从而逐步积累汉军的势力。所以,作为当时较有实力的齐国就显得非常重要。

不仅如此,在这些诸侯国中,齐国更加特殊,其关键就在地理位置上。魏、代、赵、燕等国处于楚汉的北面,从军事战略上讲,不会对项羽构成地理上的隐患。而齐国不同,它恰恰处在楚军的背后,如果项羽得齐,就能消除隐患,专心攻汉;反之,项羽将腹背受敌、陷入极大的被动。所以,在楚汉之争局势下,齐国的归宿更为关键。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信攻打已经归降的齐国失败,刘邦将毫不犹豫地舍弃韩信,再次用外交手段去安抚齐国。如此,韩信将死无葬身之地。如果韩信攻齐成功,就极大地触痛了项羽,项羽必将给予强大的反击,消除隐患。而面对项羽的进攻,刘邦既无力也不会真正帮助韩信,如此,韩信将再次靠疲惫之师独自面对项羽的正面进攻。

所以,韩信攻打齐国必将面对来自内外部各方的巨大压力,几乎毫无退路,风险极大。

但是,这却是韩信实现高定位不得不选择的机会,为了这个定位,韩信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出击,而他所能依靠的就是军事谋略上的极大自信。

 

韩信受了刘邦无数次的气,即使经过理性思维读懂了老板,不再抱怨了,但心中的气愤和郁闷还是很难根除,所以,韩信在郁闷之后,必须寻求摆脱“气愤”的机会,而这种机会只能是可以让韩信真正获得军事自由的机会,于是,韩信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风险极大的伐齐。

我们也是一样,受气的根源在于势不足,还不能真正获得大展身手的自由,所以,光郁闷是没有用的,必须主动出击。现实中,往往找到这样的机会不是最难的,最难过的关恰恰是我们自己——挑战风险的勇气。

一般而言,阻碍我们具备这种勇气的因素来自几个方面:

  • 出击后果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恐惧;
  • 失去现有安逸环境而产生的惯性心理恐惧;
  • 对出击行动本身的不自信。

其中,最核心的恰恰是最后一个。只要我们拥有足够的自信,实际上前两种恐惧都将消失。许多人往往后悔自己当年没有把握住什么什么样的机会,如果有了那样的机会,自己就会如何如何了。而分析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的时候,往往会归结为自己的性格等等,但实际上这种勇气从根本上来自于我们的自信,而这种自信恰恰是在平时的积累中去培养的,这才是关键。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职业发展 职场案例 精品资料 职场技巧 励志 成功学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