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落地堂(www.luoditang.com)耿启亮 > 书稿连载 >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一章:胯下之辱
2009/7/9 15:32:04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一章:胯下之辱

第一章、胯下之辱

【史记•淮阴侯列传】:

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①,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②。”众辱之曰③:“信能死④,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⑤。”于是信孰视之,俯出袴下,蒲伏⑥。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①屠:以宰杀牲畜为业的人。②中情:内心。③众辱:当众污辱。④能死:不怕死。⑤袴:通“胯”,两腿间。⑥蒲伏:同“匍匐”,跪在地上爬行。

 

自强不息,几乎是所有大志向者的共性。只是,这四个字,说起来如此容易,真正能够坚持下去,并成就志向的人却并不多见。

曾经与朋友探讨过这类的话题,没有得出所谓的“公认”的答案,不过,其中有一个故事倒是有些意思,值得一提。

有个虔诚的小伙子,总是向上帝祈祷着功成名就,但是,茫茫大地总是看不到自己成功的影子。于是,郁闷,颓废,一蹶不振。

上帝来到他身边,轻轻的带领着他,来到了20年后。这个小伙子惊喜的看到,20年后自己居然如此的成功,小伙子的眼一下子亮了起来,惊讶的问上帝:“我能如此成功?这是真的吗?”

上帝没有直接回答,接着便带着小伙子从未来的20年逐渐返回。于是,小伙子亲眼看到,未来第15年自己才刚刚有成功的眉目,未来第10年自己痛苦的等待,未来第5年正郁闷的寻求着出路,还没有真正认清属于自己的方向,接着回到了现在,看到自己痛苦着,颓废着。这时,小伙子陷入深思。

上帝离开了。

小伙子默默的对自己说:“原来我只要坚持下去,15年后就能够有收获,20年后就能功成名就,而且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成就。”小伙子微微一笑,从此,他不再颓废,不再苦闷,反而始终保持着一份强烈的自信和乐观。

这个故事当然不会是真实的,不过其中有一点很有意思,值得我们思考和品味。小伙子刚开始的痛苦、颓废和跟着上帝晃了一圈后的自信、乐观显然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问题是,还是同一个人,是什么让他产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答案似乎非常明显:小伙子对自己的认识左右了自身的状态。当小伙子没有认定自己会成功时,痛苦、颓废,而一旦认识到自己会成功后,马上变得自信和乐观。

所以,自强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基础:对自己的认识。这一点讲起来好像非常的简单,但是一旦到了现实中,我们还是很难真正做到,还会痛苦、郁闷、迷茫等等。这就让我联想到了历史上的各类成功人士,他们一开始也会痛苦、郁闷吗?他们又是如何认识自己的?他们又是如何真正自强的?毕竟,现实中,不管是我们还是这些历史上的伟人、智者、英雄、圣人等等,都不可能想刚才的小伙子一样得到上帝的眷顾,也没有什么科幻小说中时间隧道(至少近些年没有)之类的东西,能够让我们看到未来。

这就很容易让人想到志向、理想等等,认为一个人有了远大理想,心中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来支撑我们。没错,不过,仅此认识是不够的,要知道,作为一个有志向的人,在成功之前,也一样会经历痛苦,出现迷茫、郁闷等等,甚至有些时候还会产生放弃的念头。

这又会让很多人想到自信和乐观,同样,也没错。不过,这些乐观和自信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当我们有了理想和志向之后,如何才能一步步的成就理想,实现抱负,自信、乐观、坚韧等等都是不错的,但是简单的把这些要素堆放在一起却并不能让我们真正实现抱负。易经64卦中的第一卦,也是其基础卦——乾卦,在很大程度上能为我们解答这个问题。历史中的名人经历也会很形象的细致的让我们体会和领悟其中的奥秘。这里,我们就从战神韩信的童年来开始品味。

韩信的童年并不显贵,同样的故事在其成名前和成名后,人们给出的解释完全不一样。

韩信,是淮阴人,童年贫穷,经常寄居在别人家吃闲饭,人们大多厌恶他。这就让周围人直接怀疑到他的品行,在人们看来,韩信将来不可能成就功名,谋得一官半职,甚至连经商维持生活都困难,是个不折不扣的市井无赖。童年时期的韩信,很难让人们联想到将来的战神淮阴侯的光辉形象。

那么,韩信当时确实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吗?如果我们直接否定人们当时的看法,或许并不是最明智的做法。童年的韩信之所以会有如此恶劣的“名声”,与其自身的行为不无关系。如果我们硬说此时的韩信是块玉石,只是人们看不出来,或许也过于牵强。

韩信此时或许其内心深入的某种“伟大”的东西还没有被激发出来。有关这一点,司马迁在《史记》中也特意提到了一件事情:“吾如淮阴,淮阴人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余视其母冢,良然。”(我到淮阴,淮阴人对我说,韩信即使是平民百姓时,他的心志就与众不同。他母亲死了,家中贫困无法埋葬,可他还是到处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让坟墓旁可以安置万户人家。我看了他母亲的坟墓,的确如此。)

韩信葬母应该是在其童年时期中的早期。当时的韩信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母亲也很难给他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他并没有像身边的众人一样,简单的安葬母亲,而是做了一件人们看不懂的事情,在一个风水宝地,安葬了母亲。我不知道当时的韩信是如何做到的,如何筹集到所需的资金葬母的。而且在极为贫困的条件下,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资金,他几乎全部用到了葬母之上,而自己继续选择居人篱下,靠吃闲饭来维持生命。

这件事情是值得人们思考的,这隐隐表现出韩信的与众不同。从后来的成就看,韩信当时葬母的举动,已经可以隐隐体现出他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一个模糊的定位:这辈子一定要成为一个显赫的人。而把母亲简单的葬在普通人的地方,显然已经刺痛了韩信内心这么一个隐隐的定位。

不过,这种定位依然是模糊的,还不足以激发韩信在实际行动上的改变,并进一步让这个定位真正清晰化。这实际上还需要几次更为强烈的刺激,才能真正唤醒韩信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并使其付诸行动。

而这种刺激在后来却变成了经典。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晨炊蓐食、一饭千金与胯下之辱。

晨炊蓐食现在已经成为人们常用的成语,意为早晨未起身在床席上进餐,谓早餐时间很早。指韩信寄食南昌亭长处,借指怀才不遇而不得不寄人篱下者。

在葬母之后,韩信就成了名符其实的无家无业人士,仅有的家产就是常带身边的一支旧箫,一把破剑。而生存之道就是吃闲饭。

当时,在韩信所在的地方,吃闲饭并不少见,也就是说,韩信的同行竞争者不少。从心里上将,这样的大环境或多或少也麻痹了韩信的内心,让其在那段岁月里,隐其内心,坦然接受。

不过,从一定程度上讲,韩信依然看重饭的形式,只吃闲饭,但不吃所谓的嗟来之食,也从不埋下高傲的头去进行乞讨之举。

为了实现这样“高要求”的目标,韩信选择了当地较为富裕的大户——南昌亭亭长。没到亭长家饭点,韩信就会准时光临。亭长也就让其一起进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天天如此。

终于有一天,亭长夫人对韩信的厌恶程度到了极限,于是就出现了后来的这个成语。那天,快到饭点的时候,亭长夫人特意提前做好早饭,并且直接端到内室床上就餐。开饭的时候,韩信依旧准时到了,却怎么也等不到闲饭。韩信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用意。一怒之下,转身离去不再回来。

亭长夫人的这一举动,在一定程度上撕开了裹在韩信内心表面的衣衫,让其内心的某个地方坦坦荡荡的重新见到阳光。自尊强烈的趋势着韩信毅然离去,并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这可能是推动韩信迈开步伐的第一个刺激。

一饭千金比喻厚厚地报答对自己有恩的人。

韩信一怒之下离开了南昌亭亭长家之后,日子便过得更加艰难。而且,在多数情况下,韩信的肚子比以前更不听话了。

亭长夫人的举动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韩信的自尊,但完全放弃闲饭的勇气还没有真正具备,不过,内心里的某种东西却开始蠢蠢欲动。虽然在肚子强烈的要求面前,韩信依然没有完全放弃吃闲饭,但此时的韩信已经开始思考别的出路,除了闲饭之外,还必须有别的生存手段。但是,正如人们普遍认为的,韩信没有家产,也没看出来有走仕途的基础,还没有经商的能力,除了吃闲饭他还能做什么呢?

大的不行,还有小的。于是,钓鱼便渐渐成了韩信的工作,虽然长期以来,这项工作业绩也并不突出,但它毕竟反映出一些隐隐的自强信息。在韩信钓鱼的河边,经常还有几位老大娘过来漂洗丝棉,总是习惯于将午饭带在身边,到了饭点的时候,就直接在河边就餐。而这种近在咫尺的刺激,对韩信来讲便成为巨大的诱惑和考验。

终于有一天,其中一位大娘看不下去了,就把自己的饭分一部分递给韩信吃,而且,几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毕。韩信从内心里非常感激这位大娘,或许不仅仅是因为肚子的原因,从中可能还有体味到母爱的原因,于是,韩信非常郑重的对那位大娘说:“等我发达了,我一定重重地报答您。”

可是,没想到,这位大娘却非常生气地说:“我只是可怜你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再说,一个小伙子,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谈何报答。”

这意外的话深深的击中了韩信的内心,那种蠢蠢欲动的东西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韩信的脸胀的通红,羞愧无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此时的韩信,内心里却已经下定了决心,将来一定要有所成就,并且一定回来报答这位大娘。所以,韩信再次仔细的看看这位大娘,确信自己已经牢牢记住了她之后,转身离开了。

从此,韩信便开始更加理性的思考自己的未来,不仅仅是解决肚子的问题了。

在若干年之后,韩信帮助刘邦打败了项羽,被刘邦奉为楚王。此时,韩信特意回到自己的家乡,找到了这位大娘,拿出一千金递给她,作为自己的报答。这就是一饭千金的来历。

胯下之辱,意为从胯下爬过的耻辱。后以“胯下辱”指胸有大志的人能屈能伸甘受小辱。

离开大娘之后,韩信决定筹划自己的未来,静静的在这个小地方,默默的等闲饭,钓鱼显然已经不在韩信的思考范围以内了。而藏在内心里的志向终于被直接放到了意识范围之内来关注了。于是,韩信现在更多的在关注时局,关注各种各样的有关天下的大事新闻,关注各个诸侯的动静。也开始为自己谋划下一步了。

有志向不等于有出路。最痛苦的往往并不是肚子饿所带来的生理感受,而是有理想有抱负却找不到出路。韩信此时也正处于这个阶段。而此时的韩信从行为和表情上也已经有所转变。不再与闲饭者同流,让很多人觉得韩信变得不识时务的某明奇妙的高傲了,这反而更让一些人看不惯了。

一天,正当韩信在留意时局的时候,大街上,迎面走了一个年轻人,拦住韩信,并侮辱韩信说:“你虽然长的高大,还喜欢带刀佩剑,但你其实是个胆小鬼。”

韩信看也不看,侧身躲开。

这个年轻人再次拦住韩信,又当众侮辱他说:“你要不怕死,就拿剑刺我;如果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说完,在韩信面前张开了双腿。

这时,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增多了。人们开始看热闹,还有人煽风点火。那个年代,无聊中看看人们打架,或许已经成为有些人的消遣和乐趣。只是,让众人失望的是,韩信仔细地打量了年轻人一番,竟然低下身去,趴在地上,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接着,在满街人的嘲笑中,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

这便是有名的胯下之辱。

后来,做楚王的韩信回到淮阴,除了找到当年的大娘外,也找到了这个年轻人,并将这位年轻人带到了自己的军队里。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