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落地堂(www.luoditang.com)耿启亮 > 书稿连载 >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二章:背水一战
2009/7/9 15:33:32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二章:背水一战

第二章、背水一战

【史记•项羽本纪】:

乃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①,救巨鹿。战少利②,陈余复请兵。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③,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于是至则围王离,与秦军遇,九战,绝其甬道,大破之,杀苏角,虏王离。涉间不降楚,自烧杀。

①河:这里指漳河。②少利:胜利不多。③釜:锅。甑(zèng,憎):做饭用的一种瓦器。 

 

韩信放弃闲饭,走出改变自身命运的第一步便是投军。之所以选择投军,或许会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在那个时代,时局给韩信的选择其实并不多。当时,秦二世的残暴腐朽,给人民造成了无穷无尽的灾难。大泽乡陈胜揭竿而起,各地纷纷响应,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的烈火迅猛地燃遍全国。在这种局势下,要么沉沦,要么投军。显然,对韩信来讲,沉沦不会是其选择。

其二,韩信投军,很可能也是韩信自身志向驱使。正如人们所说,韩信并没有士家之气,饱读诗书,之乎者也,更重要的是,恐怕韩信自身的兴趣并不在仕途,并且,他并不擅长仕途,这也是其最终产生悲剧的重要原因。韩信也不擅于经商。而在“游荡”的日子里,耳闻目睹的战斗故事,很可能不仅深深的吸引了韩信,而且还让韩信惊喜的发现,自己在军事上具备较强的天赋。从而更让韩信对军事产生兴趣。在这种认识的强化和积累之下,经过理性的分析,投军便成为韩信实现抱负的最佳手段。

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除了秦王朝,还有众多的农民起义军,加上各地的军阀,韩信该投奔谁呢?

首先,在韩信眼里,秦的残暴已经深有感触,不仅在感性上对秦有敌意,从理性上讲,秦要灭亡已成定局。韩信不会投奔秦。

但是其他义军和军阀呢?韩信对各个势力的了解还不够,又或许是韩信对时局的把握还不够透彻,此时做出准确的选择和判断,对他来讲是非常困难的。在这个基础之上,韩信选择了当时实力最强的项梁。这便正是开始了韩信的军旅生涯。

在项梁部下,韩信立即得到了二大实际的好处,其一,解决了肚子问题,他再也不需要为肚子问题而伤神,而是可以全身心的去思索自己喜欢又擅长的军事策略问题。其二,在项梁部下,韩信不断经历着大大小小战事,并更直接的了解和体会到真实的战场。这些就给韩信领悟军事策略带来了方便,也让他迅速的提升了自己的军事才能。尤其是这第二大好处,对韩信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在这段时间里,韩信经历了几个关键的战役。当时,秦虽然衰败,但并不等于秦军无力,章邯就是秦末时期的一员猛将。自起义以来,项梁经历的大大小小若干仗,都取得胜利。在这种情况下,项梁逐渐滋生出一些轻敌和骄傲,终于在定陶之战中遇上了章邯。项梁是员猛将,但章邯毫不逊色,而且谋略强于项梁。定陶之战项军大败,主帅项梁战死。于是,项羽正式成为楚军主帅,并很快一鸣惊人,震慑诸侯,最著名的就是巨鹿之战。

定陶一役之后,章邯认为楚地的军队不值得忧虑了,于是渡过黄河北进攻赵,大败赵军。这时候,赵歇为王,陈余为大将。张耳为国相,都逃进了巨鹿城。章邯命令王离、涉间包围了巨鹿,自己的军队驻扎在巨鹿南边,筑起两边有墙的甬道给他们输送粮草。陈余作为赵国的大将,率领几万名士卒驻扎在巨鹿北边,这就是所谓的河北军。

项羽亲自率领楚军来救巨鹿,这便是有名的巨鹿之战。秦军拥有40万大军,并且,其中统帅章邯自领20万,王离与涉间领20万包围巨鹿。楚军共20万,项羽自帅2万精英,另有义军和各诸侯18万。单从兵力上看,悬殊巨大。

面对这种战局,项羽率领2万抵达漳河之畔。望着乌泱泱的秦军,项羽眼中没有丝毫退意,无比的自信迅速感染了所有楚军将士,亲自率领全部军队渡过了漳河。略微停顿,项羽回头望着将士,就在2万楚军嗷嗷叫的时候,斩钉截铁的发出一个清晰的命令,“把船只全部弄沉,把锅碗全部砸破,把军营全部烧毁,只带上三天的干粮。”将士们稍一思索,便齐刷刷的破釜沉舟,士气再次激发,一个明确的认识顿时在2万将士心中产生:没有退路,死战才有生机。

项羽的一个指令,楚军就很快包围了王离,正式与20万秦军遭遇。一时间,困兽般的2万楚军便陷入浩浩荡荡的秦军之中。秦军将士显然被这群一上来就疯狂的楚军弄的有些手足无措,整个20万大军反而瞬间阵型大乱。楚军在秦军中如入无人之境,在项羽的带领下,专攻秦军薄弱之处,来回厮杀。

就在一个转移的空挡,项羽乘势回望了一眼诸侯各军,然而,这些诸侯的十几座营垒,居然没有一个敢发兵出战的,都只在营垒中观望,人人战慄胆寒。

项羽恨得牙痒痒,轻蔑的转回头,看了看面前绵绵不绝的十几万秦国大军,再看看仅仅跟随着自己的1万多勇士,微微一笑。接着大喝一声,选准时机冲杀出去。秦楚两军有一次直接进入白热化……

在项羽的率领下,楚军将士在秦军阵中九战九捷,成功的阻断了秦军所筑甬道,大败秦军,杀了苏角,俘虏了王离,涉间拒不降楚,也自焚而死。秦最后的一点有生力量,40万只剩20万,再也不能主动攻城掠地。大将章邯只得后退坚守。

项羽在打败秦军以后,召见诸侯将领,当他们进入军门时,一个个都跪着用膝盖向前走,没有谁敢抬头仰视。自此,项羽真正成了诸侯的上将军,各路诸侯都隶属于他。

巨鹿之战,不仅让各方势力真真切切的认识到项羽的实力,也让韩信更加真实的体会到了战场的残酷与机变,更让韩信的兵家谋略得以初步成型,对其后来的将兵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在楚军中,韩信的第三个收获便是,更进一步的接触各方势力核心,并更清晰的认识和把握到市局,为自己的未来找准定位于方向。

当秦二世的残暴腐朽,致使大泽乡陈胜揭竿而起,各地纷纷响应之时,韩信敏锐的看到义军的崛起和秦的衰落与结局。韩信选择了义军,参加了反抗暴秦行列。同时,在对各方势力还不够清晰的时候,韩信首先选择了实力最强的项梁。此时,韩信对楚军充满期望。

接着,项羽接手楚军,杀死宋义,并经历巨鹿之战,重挫秦军,真实的称谓楚军领袖。此时,几乎所有人都看好了项羽,纷纷俯首称臣。然而,从此时起,韩信看到了危机——项羽勇过于谋。

当时义军依然以楚怀王为名义盟主,楚怀王为了均衡义军中各方的势力,故意设定出灭秦的策略,由项羽和刘邦分别率领两路军队,进军咸阳,并且约定先入咸阳者为王。而且,还特意让项羽选择一条秦军阻力更大的路,让刘邦轻松入咸阳。

此时的韩信已经做到了楚军的执戟兵,更容易直接接触项羽。于是韩信主动献策:“提防汉王(刘邦),避开秦军主力,以入咸阳为主要目的。”然而,此时的项羽自信过剩,不仅不把秦军放在眼里,也不把刘邦放在眼里,坚信自己先消灭秦军主力,一样可以比刘邦先入咸阳。韩信此时心中已经隐隐灼痛。

而后,巨鹿之战,威慑四海,项羽不仅折服各路诸侯,还直接震慑秦军。再加上秦二世对秦军统帅章邯起了疑心,章邯不得不主动投降了项羽。然而接着,项羽仅仅因为粮食不足,不愿意受到降军拖累,便将这20万降军全部活埋。再次震惊四海。

此时,韩信对项羽失望到底,心彻底凉透。对于韩信而言,楚军已经不再是他谋略的实战平台了。从此时起,韩信便开始寻找真正的平台。然而,当今天下,除了项羽还能有谁?在巨鹿之战中,各路诸侯作壁上观,战后又战战兢兢,甘愿臣服,显然连项羽也不如,更不值得投靠。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被项羽轻视的强敌——刘邦。但是,刘邦所流传的事迹对于韩信而言,还不足以让其确定为真正的“平台”,在楚军里流传更多的是刘邦小混混,胆小懦弱的小道消息,这些虽不足为信,但有利于刘邦的信息却也不够。

不久,刘邦先入咸阳的消息便传来。项羽气愤异常,欲杀之而后快。然而,刘邦利用项伯传信于项羽:“我进驻函谷关以后,连秋毫那样细小的东西都没敢动,登记了官民的户口,查封了各类仓库,只等着项将军到来。我所以派将守关,是为了防备其他盗贼窜入和意外的变故。我们日夜盼着项将军到来,哪里敢谋反啊!希望您详细转告项将军,我是绝不敢忘恩负义的。”从而躲过一劫。

接着便是有名的鸿门宴。在这次宴席之上,韩信有幸近距离观察这个神秘的汉王刘邦。首先,刘邦的城府很深,政治手腕和谋略远远高于项羽。这让韩信开始相信,刘邦很可能最终完成统一大业。其次,这次宴席让韩信真实的看到了刘邦身边的谋臣及勇士。樊哙的勇猛与忠诚,张良的果敢与谋略,这些进一步加深了韩信对刘邦的信心。最重要的,韩信已经发现,刘邦军事谋略不足,身边急缺一个真正善于战场谋略的帅才,这恰恰就是韩信的特长和机会。于是,一个决定产生了:离开项羽,投奔刘邦,在汉军中大展雄图。

当眼前的道路一旦清晰,所需要的仅仅是时机了,韩信就在等这种时机。

在楚军中,韩信的第四个收获,便是结识了一位生死之交的朋友——钟离昧。韩信在楚军里,经过大大小小的各场战役,但并没有什么战绩,也没有什么英勇表现。这或许与韩信的志向和性格有关。韩信善谋略,勇猛并不是其长项。另外,韩信志存高远,在战场上很难有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置生死于不顾欲望,这或许也是韩信能在如此惨烈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主要原因。

钟离昧与韩信不同,是位地地道道的猛将,在各场战役中获得大大小小各种奖赏。巨鹿之战,钟离昧杀敌无数,英勇异常,再次得到了提升。只是,钟离昧对时局,对谋略的领悟显然不如韩信。韩信思考更多的是时局变化,将来谁可统一天下的问题。而钟离昧更多的考虑的是战役本身如何打,对时局却并没有多少灵感,不过,钟离昧最欣赏的也就是韩信对时局的评论。

当韩信认清时局,决定离开项羽,投奔刘邦之时,最佳的时机到了。鸿门宴后,项羽一把火烧掉了阿房宫,进入咸阳。各路诸侯不得不屈服于项羽之下。于是,在项羽的强权之下,各路诸侯甘心或不甘心的都获得了象征性的封地。为了打压讨厌的刘邦,项羽将最贫瘠的巴、蜀、汉中之地,扔给了他,建都于南郑。不仅如此,又把关中分为三块,封秦朝三名降将为王以阻断汉王的东出之路,以彻底消弱刘邦,让其自然“老死”。

当各路诸侯分封完毕,战局似乎平缓下来,各路军队将士逃亡、投奔的便逐渐增多起来。同时,汉王对大将和统帅的渴求也到了急切的地步。于是,韩信的时机到了。

一个看似平常的日子,韩信以某种理由走出了楚军大营,并且越离越远,大营已经逐渐消失在韩信的视野之中,他和若干士兵及将领一起踏出了逃离楚军的路程。只是,这种逃兵并不一定安全,各个诸侯针对逃兵都有相应的搜索部队,韩信同样也遇到这样的危险。

眼看夜色已经降临,路慢慢模糊起来,再翻过一个山岭,或许就不会再有楚军搜索了,韩信松了口气。然而,不久急促而密集的马蹄声立即惊出韩信一身冷汗——楚军确实来了。跑肯定是来不及了,躲好像也不行了,马队显然已经发现了自己。霎时间,韩信索性镇定下来,平常一样站立,坦然的等待着马队的到来。

让韩信惊喜的是,带队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好友——钟离昧。钟离昧将士兵远远的停在一边,下马独自走到韩信面前:“信,真要走么?”

韩信点点头。

钟离昧抱了抱韩信,算是道别,而后郑重的说:“谋士范增特意让你回去。并告诉我,如果你不回,就让我们杀了你。”

韩信看看钟离昧,又点点头。

钟离昧深深的打量了一番韩信:“希望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快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马队已经走远。韩信望着朋友的背影,深深一鞠躬,转身走去。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