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落地堂(www.luoditang.com)耿启亮 > 书稿连载 >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三章:品味潜龙
2009/7/9 15:35:22

[原创]【《乾:韩信将兵》连载】第三章:品味潜龙

第三章、品味潜龙

 

【文言】: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达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初九,潜龙勿用,是乾卦的第一爻,也是自强过程中的第一个阶段。潜龙,形象的看就是一条潜在水底的龙,虽然是条真正的龙,但却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关注,只是自己在水底潜伏,沉淀,成长,等待。

    所谓“潜龙”,从内在的素质看,具有阳刚的品德,就外在的处境而言,却是沉沦于底层,穷居于下位。一个真正的“潜龙”应该把这种处境看作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磨练,保持一个平常的心态,做到自尊、自信、自强,不去迎合世俗时尚而改变操守,也不迷恋追求浮华虚名。

    遁世并不是逃避人世,只是时运不济,不为人知,隐遁于下层民间,虽然如此,却不感到苦闷烦躁,牢骚满腹,以免让自己变得过于特立独行,而不被人们所认可,甚至受到排斥和打击。面对事情,无怨无悔,心平气和。拥有自己的原则和标准,碰到高兴的事就去做,违心的事就坚决拒绝。

    因此,尽管外在的处境限制了自己,不能有所作为,施展才学,但内在人格素质的磨练上却是一个值得庆幸的可贵时机。只有通过这种磨练树立了一个“确乎其不可拔”的坚强的人格,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潜龙”。

    潜龙,最核心的目标是磨练和提升自己,同时了解把控时局,为自己的未来设计出清晰的总体方向,并等待最佳时机,等待跃出水面。

    潜龙的核心要诀是:潜。很多人在潜龙阶段喜欢另一个字:忍。有相关性,但潜不完全是忍。最核心的区别在于,潜是主动的,而忍是被动的。所以,人有忍不住的时候,但是却可以潜很深。

    胯下之辱已经成为韩信在潜龙时期最经典的故事。在韩信没有成名前,经历胯下之辱当时,大多数人会认为韩信懦弱,至少会认为韩信武力不足。当韩信成名之后,返回淮阴,寻觅到当时的年轻人时,这个年轻人顿时为当年的经历感到羞愧和后悔,而大多数人又觉得韩信才是真龙,并为韩信当时的举动产生无比的敬畏。

    这似乎是件再平常不过的认识,几乎所有人都能想象到类似事情前后间的变化。这里,我们或许可以思考一个问题:人们为什么会产生前后两种截然相反的认识和态度?答案可能很简单,因为之前,人们不知道韩信是真龙,但当韩信的成功让人们深信不疑他是条真龙的时候,这种认知基础之上再次看待同样的事情,结论就出现了天壤之别。也就是说,这里真正的关键不在于人们怎么思考问题,或者思考问题的方法本身,而在于支撑人们思考问题的依据,也就是韩信到底是不是真龙。换句话说,如果在发生胯下之辱之前,有人已经确信韩信是潜龙,那么当他看到韩信坦然接受屈辱的时候,认知肯定不会是所谓的懦弱和胆小,而很可能是敬畏。这对于我们认识潜龙有一定的帮助。

    现在,在此认识基础之上,我们来思考另一个问题:胯下之辱前与后,韩信自身的认识和感受又是什么?现在看,显然差别不会太大,如果有差异,也仅仅是心情上的差异而已。因为韩信早已认定自己是条龙。

    从这点看,能否真正的潜,对自身的认识很关键。所以,潜的第一要务是认识自己。

    对于潜龙,认识自身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因为并不是自己告诉自己是条龙,自己内心就真的会把自己当成龙的,自信并不是一个能够被自己的意愿所左右的东西。所以,对于潜龙来讲,不仅需要觉醒,认识到自己龙的本质,还需要不断强化和证实这种认识,并增强自己龙的特质。

    韩信葬母的时候,对自己第一次有了认识,但此时并没有完全形成龙的特质。晨炊蓐食、千金一饭再次刺激了韩信,并加深了韩信对自己的认识。胯下之辱让韩信开始形成龙的特质。到了楚军之后,通过大小各场真实战役的洗礼,韩信进一步清晰了自己军事谋略方面龙的特质,并逐步得到提升和加强。到了背水一战时,这种特质基本成型,潜龙的特质也更加明显。

    所以,潜的第二要务是,提升自己,从而形成龙的体质。

    潜龙还有第三件事情要做,就是认清时局,把握时局,为自己的未来腾跃做充分的准备。

    当韩信决定出发之际,就已经开始不断的思索时局,思考自己未来的路。一开始,他放弃了秦,而选择了义军;接着,他选择了实力最强的项梁;其后,他努力贴近左右时局的核心团体,成为项羽身边的执戟兵,不仅能近距离的观察项羽、了解项羽,甚至有一些机会直接向项羽表达自己的看法;往后,他看到了项羽军事上的天赋和政治上的平庸,从而产生放弃楚军,寻求新的平台的思想;最后,关注并近距离的认识到刘邦,并在此时完成潜龙阶段认清时局,设定自身腾跃方向的要务。

    所以,潜的第三要务便是,认清时局,清晰方向。

    另外,潜还需要深刻的认识到“勿用”二字的要义。勿用,不仅仅强调了这个时期“潜”的必要,同时也直接指出了“潜”的原因,和“不潜”的结果。这里,“勿用”不仅有“不要用”的意思,同时也包含了“无用”的意思。

    就第二层含义,在韩信身上表现的比较明显。尤其是当韩信经过战场的历练,逐步形成自身军事谋略才能的时候,一开始,韩信并没有遵循“勿用”的要点,而是不断试图向核心管理层表现自己。

    在楚军中,韩信还在当小兵的时候,就很喜欢对局势和战役高谈阔论,也正是因此认识了钟离昧,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钟离昧那样欣赏韩信,大部分人觉得韩信只是在空谈,也只会空谈。从而,这种高谈并没有让韩信得到核心高管的重视和认可,或许还起到一定得副作用。

    同时,在职务上,韩信并不在乎官职的大小,他更重视的是离核心管理层的距离,所以一个小小的执戟兵对韩信来讲却非常在乎,也非常重视和激动。一方面,可以近距离的了解局势,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我们肯定的。但另一方面,韩信还试图通过这种职位的变化,来完成自己对核心高管建议的表达和传递。这一点就不是“勿用”了。

    事实上,韩信对项羽的进谏不止一次两次。但其中较为重要的就是建议项羽绕过秦军主力,直接进攻咸阳,避免刘邦先入。项羽很轻易就否决掉了。再一次,对于项羽活埋20万降兵提出的异议,一样轻易的被抛弃。反而让项羽对韩信产生反感。

    在潜龙阶段,最关键的一点是,潜龙不得位,也不得势,在这种外界环境的限制之下,急于提出见解,过早的付出行动,很难真正成功,反而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利,甚至是杀身之祸。这一点,在战国时代,孙膑被庞涓所陷害的故事中就能得以体会。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