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价值共赢 > [推荐]你的大腦習於堅持自己是正確的(全文)
2013/3/20 15:44:29

[推荐]你的大腦習於堅持自己是正確的(全文)

 

朱迪絲.葛雷瑟 (Judith E. Glaser)
標竿溝通公司(Benchmark Communications)執行長暨「創造我們協會」(The Creating WE Institute)董事長。她撰有六本書,包括《創造我們》(Creating WE,Platinum Press出版,2005年),以及《對話的智慧》(Conversational Intelligence,BiblioMotion出版,2013年)。她也是多家「財星五百大」企業的顧問。

 

我敢說你有過這種經驗:你在一個氣氛緊張的小組會議上,試圖捍衛你對一個重大專案的立場,但卻開始覺得自己正在節節敗退。你拉高音調。你努力要說服一個同事,並糾正他的觀點。他反駁,所以你變得非常激動,力圖說服大家相信你才是對的。那種感覺就像靈魂出竅的超覺經驗,而在許多方面也確實如此。從神經化學的觀點來說,你的大腦已被劫持了。

在受到強大壓力、恐懼或不信任的情況下,荷爾蒙和神經傳導素皮質醇會湧入大腦中,這時執行功能(__executive functions)就關閉了,這種功能原本可以協助我們進行擬定策略、建立信任和同情等等高階思維過程;這時杏仁核(我們原始本能的大腦)接管了。對於如何最好地保護自己(在此案例中是保護自己免遭羞辱,以及不致因犯錯而喪失權力),身體作了一個化學選擇,其結果是無法調節情緒及處理期望與現實之間的差距。因此,我們訴諸四個反應之一:對抗(繼續主張自己的論點);逃跑(回到群體共識並隱藏在它後面);靜止(閉嘴不再爭論)或安撫(向你的對手示好,同意他的觀點)。

這些全都有害無益,因為它們阻止了誠實、有效益的訊息與意見的交流。但是,依據我數十年來擔任顧問,協助高階主管提高溝通技能的經驗,我可以告訴你,對抗的反應是對工作關係破壞力最大的,遠超過其他反應。不幸的是,這也是最常見的反應。

它有一部分是因為另一個神經化學過程所致。當你爭論並且贏了,你的大腦內會湧入不同的荷爾蒙:腎上腺素和多巴胺,它們會讓你感覺良好、大權在握,甚至覺得自己是無敵的。那是我們每個人寤寐以求的感覺。所以,下一次我們處於緊張狀態時,我們會再次對抗。我們習於堅持自己是正確的。

我已指導了數十個極為成功的領導人,他們深受這種癖好之害。他們都非常善於為維護自己的觀點而對抗(他們的觀點確實大多是正確的),但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種行為會令週遭的人非常洩氣。如果一個大權在握的人高高在上,其他人都被迫屈服就範,經歷上文所敘述的對抗、逃跑、靜止或安撫的回應,這會減少他們合作的衝勁。

幸運的是,還有另一種荷爾蒙,像腎上腺素一樣會讓人感覺良好,那就是催產素。它是由人與人的建立關係所激發的,會開啟我們腦部的執行部位(或稱前額葉皮層)的網絡,進一步提高我們的信任能力,並打開我們的心,願意與人共享。身為一個領導人,你的目標應該是激勵自己和他人產生催產素,同時避免(至少在溝通時)刺激皮質醇和腎上腺素的升高。

制訂與會規則。如果你正要去開的會議可能會產生火爆氣氛,那就先訂下與會規則。讓大家提供建議,以便會議的對話是有效益、包容性的,把那些點子寫下來給大家看。例如,你可能會同意讓與會者有額外的時間去解釋他們的想法,並且你只聆聽不作評判。這些做法可防範你們陷入有害的對話模式。會後,看看你和小組做得如何,並設法在下一次做得更好。

設身處地聆聽。在一對一的談話中,有意識地少說話,多聆聽。你愈了解其他人的觀點,就愈有可能對他們的處境感同身受。而且如果你這樣對待其他人,他們也會同樣對待你,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規畫由誰發言。如果你知道某人可能支配一個團體,就創造機會讓大家都能發言。要求各方確認,在會議室內誰有很重要的資訊、觀點或想法要分享。在活動掛圖上列出這些人和他們應該談論的領域,並以之做為你的議程;讓不同的人發言,詢問可自由回答的問題,記筆記。

和他人建立關係與密切合作勝過衝突。我發現,即使是最優秀的鬥士(會議室內眾所周知地最聰明的人),也可以破除他們堅持自己是正確的癖好,作法是改而習於由催產素誘導的行為。(侯秀琴譯)


原文請見:Your Brain Is Hooked on Being Right
更多主題文章:協作溝通自我管理個人效能
更多作者文章:朱迪絲.葛雷瑟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