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2006/7/4
  • 文章:12
  • 评论:17
  • 访问:22208
  •  

见附件。读史可以明鉴

编辑 | 阅读全文(1912) | 回复(0),jenon 发表于 2008-6-13 17:27
关键字:战略
这句话以前也曾听未知名的人提过,大意就是战略的制定大多依靠直觉,之前我难以理解,战略怎么能这么定呢?  
前期无意又看到《巨人的观点》,发现大前研一也是抱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精细的筹划分析导致了战略的迟滞,真正的战略思想多来自直觉,当然,这种直觉的背后有深厚的底蕴。  
细想下来,能够形成战略直觉的人需要具备至少3个条件:  
1、具有企业家精神有创新意识,这是战略思想诞生的前提;  
2、具有很深的使命感对某一使命的执着能够让人对与使命相关的信息、思想以及哪怕是瞬间的火花都有强烈的敏锐感,这是战略思想诞生的基础。  
3、分析及持续改进的思维对战略思想实现过程的关注及对思维的调整,这一点对于战略思维的诞生起几乎不起作用,只用于战略思维的微调与把握。  
而相对于国内很多企业的战略规划部,里面的人最多也就具备第3条,所以也就注定了……
编辑 | 阅读全文(3827) | 回复(0),jenon 发表于 2006-7-7 15:58
r3Lr75VONPNB5vStzW1AQg!185>美国的知识经济与中国的人口问题
西方,尤其是美国的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认为,21世纪劳动生产率已不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关键在知识生产率。知识经济的说法成立是有背景的,它适用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但未必试用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劳动生产率还比较低下,有大量剩余劳动力,并且大量劳动力还处于季度贫困状态。
 
对于美国而言,他们的劳动生产率已经达到了很到的水平,甚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极致。他们现在认为物质的创造提升已经没有空间了,于是把大量的物质创造采取国家外包的形式,外包给中国、印度、东南亚等国家,他们就可以把大量的精力投放在信息技术、生物科技、医药研制等具有高价值的领域,得于持续领先于物质生产国家。他们这样做也是有一定的背景支持的,这种支持来源于整个世界供应网络的稳定,而这种稳定又来自于……
编辑 | 阅读全文(2075) | 回复(0),jenon 发表于 2006-1-21 13:49
中国精英们不能太黑
phoenix-->(香港)凤凰网  (2006-01-15)
  问:中国改革已经20几年,和20年前相比,中国社会发生的最显著变化是什么?   康:和20年前改革刚刚刚起步时相比,无论是经济体制、政治体制还是意识形态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首先,经济上由计划为主导的传统经济转变为市场为主导的混合经济。   其次,中国社会的群体关系发生大逆转,20年前被打入最底层的知识分子和早已被消灭的资产者重新成为这个国家最风光的集团,而原来被意识形态捧到天上的工人、农民的地位相对下降,群体构成在如此短的时间发生如此大的逆转,这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都属罕见。   第三,中国的政治形态已不再是集权主义政治,而是权威主义政治,除了结社和言论等几条政治底线,政府在相当多的领域已松手,政府不在将其触角伸向社会的所有角落,国家对公民私人生活也很少干预:你可以选……
编辑 | 阅读全文(1768) | 回复(0),jenon 发表于 2006-1-16 13:34
最近,郎旋风又刮了起来。坦率的讲,我并不完全赞同郎咸平的一些观点,特别是他在“财经郎闲平”中的一些说法,但对于郎咸平关于国企改制、信托机制、严刑酷法、MBO等观点,却是基本认同的,而且非常敬佩他讲真话的勇气。
 
最近有个叫“齐正管理俱乐部”的组织要搞一次活动,和君创业的总裁李肃也被牵扯其中,要跟郎咸平就5个大事大非的问题作一次面对面的辩论,这5个问题如下:“郎咸平教授是不是中国改革历史和产业大势的无知者、郎咸平教授是不是国企改革大局和效率追求的破坏者、郎咸平教授是不是金融工具创新大事的阻扰者、郎咸平教授是不是经理人股权激励机制的扼杀者和郎咸平教授是不是企业家群体的恶意攻击者?”并且李先生还就这样的事儿在网上搞了个公开信向郎咸平挑战。
 
看了这样的消息,看了这5个问题,我只是觉得非常的滑稽。
 
我们国家的改革搞了很多年,在这些年中,我们国家所谓……
编辑 | 阅读全文(2010) | 回复(0),jenon 发表于 2006-1-14 1:47
(东京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今早再次到供奉了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参拜。政府发言人指,他此行并非官式拜靖国。   小泉是在今早10时10分左右,在助手陪同下抵达靖国神社。他穿着深蓝色西装,进入靖国神社前往“拜殿”合手低头鞠躬参拜,未如过去以和服正装方式进入正殿参拜,短暂参拜了约五分钟后离开。。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指,小泉今次并非以官方形式参拜,但暗示政府已预期邻国会抗议。他说:“迟些可能会有不同的外交行动发生,但我不能清楚估计会发生什么事。”   小泉自2001年上台以来,每年都会参拜靖国神社,到今年已是第5次,料将会遭中国和南韩抨击。小泉一直坚称,拜靖国只为悼念二战的死者,祈求和平,但反对者视他此举有歌颂日本军国主义之嫌。   靖国神社方面透露,明早会有超过100名国会议员到该神社参拜。今日时靖国神社的秋祭开始。 >>>伦敦恐怖袭击 >>>台海关系专辑 ……
编辑 | 阅读全文(1931) | 回复(2),jenon 发表于 2005-10-17 13:13

对任何项目,都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心态。在实际的项目中,我们经常看到2种孑然不同的心态:

1)我们是来挣客户钱的;

2)我们是来帮客户挣钱的;

如果我们以1)的心态,那么我们在客户面前就只能是小心谨慎,惟客户是从,做客户的打手,低声下气,最后失去尊严。

如果我们秉持2)的心态,那么我们在客户面前就能够潇洒自如,坚持己见,做独立的方案,高谈阔论,赢得客户的尊重。

编辑 | 阅读全文(1571) | 回复(1),jenon 发表于 2005-10-7 14:21
上周六的早晨,我同一位朋友在金山的海边信步。那边有很多人在海滩的泥沼里拣“泥螺”。一位老妈妈抱着一个小女孩坐在海边的堤上,安详地望着泥沼里的一群群人。她的边上有一个盆,里面堆满了泥螺,都是那种饭店里很少见到的大泥螺。路过时我们便特意走上去跟她聊了一会儿,才得知这些泥螺都是她的儿子拣着自家吃的。
想起前一天晚上在宾馆里吃的小泥螺没滋没味儿的,我们就问她:“泥螺好吃吗?”
“好吃的不得了!”她脱口而出,满脸笑容,眼神里透着无比的幸福。那种笑容,那种幸福的眼神,给了我和我的朋友以极大的震撼。
回宾馆的路上,我们相互苦笑,感叹生活的公平与不公,甚至开玩笑说放弃目前整天忙碌的工作,也来这里拣泥螺。自然,那只是一个玩笑。
玩笑归玩笑,可我们的幸福又在哪?
今天从马东方的blog上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上帝给总是抱怨人生枯燥乏味的信徒一个任务:牵一只乌龟去散步。信徒对慢腾腾的乌龟老大不耐烦,……
编辑 | 阅读全文(1865) | 回复(6),jenon 发表于 2005-6-17 0:18
CSJ的IT规划项目经历过3个半月的时间,由于另一个项目的突然启动,暂时谢下了帷幕。谓之暂时,一是因为这个项目总体的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后续只是零星的收尾,因此偶尔还会过去参加讨论;二是希望能有后续的合作机会,能够再次携手。
3个半月的时间对于一个咨询项目而言,似乎恰到好处——少了,项目做不了什么东西,长了,人员就会有疲倦感,况且项目的本身已经填满了很多令人很疲倦的工作,那是因为客户工作的特性,很多的工作都是在晚上,甚至深夜熬出来的。令我感到非常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包括客户和合作方在内的优秀的团队——善意、团结、默契,又充满活力!
昨日的金山一别之后,很有一点留下记忆的冲动。可等坐到了电脑前,却又不知过去的一幕幕从何说起。只忆起了那些激烈争论的夜晚,那些共同战斗的岁月,那些告别时的挥手,还有那些笑得很真诚、很灿烂的面孔......
暂别了,我的伙伴们。在这里不想留下你们的姓名,但……
编辑 | 阅读全文(1846) | 回复(2),jenon 发表于 2005-6-12 11:7

摘自于“微软李开复给中国学生的第四封信:大学四年应是这样度过”

问:“学最新的软件不是教育,那教育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答:“如果我们将学过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时,最后剩下来的东西就是教育的本质了。”

编辑 | 阅读全文(1339) | 回复(4),jenon 发表于 2005-5-25 11:20

2005-5-11 9:57 | 首发祝贺!

还从没用过博客,今天首试,以示祝贺!

编辑 | 阅读全文(1137) | 回复(2),jenon 发表于 2005-5-11 9:57
(共 12 条) 上一页 1 下一页翻页至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