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朱峰博客 > [分享]领导当如主持人 (摘自《特别关注》摘自《可操作的民主》浙大出版社 文|冠振丁 袁天鹏)
2013/4/6 8:49:13

[分享]领导当如主持人 (摘自《特别关注》摘自《可操作的民主》浙大出版社 文|冠振丁 袁天鹏)

出席几回美国大学学生议会的会议之后,袁天鹏的新鲜劲儿就过去了,每个周末都要开一次午会,实在有点烦,觉得好些事儿都是明摆着的,根本用不着讨论,主席一拍板,大家去做,不就好了吗?

后来,美国学生问他:“在中国是不是也是这样开会?”

袁天鹏说了:“我们开会基本上是领导拍板说了算,你们这个办法非常磨叽,什么事儿都要来回争一争,左调整右调整,最后出来的是一个做了很多调整的决议。我们开会比这有效率,可以很快作出决定。但是有时候,我们的决定方向比较偏。比如说,这段时间,我们认为发展乡镇企业是个重点,我们很多决定都往这个方向走。走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好像走偏了,于是作出决定,关停。后来可能发现又有问题,再调整。而这个美国模式呢,每一次决策的时候都比较麻烦,方案也都比较折中,每一个时段的进展都比较慢,但从长远来看,总的方向比较稳定······”

美国人的好奇心还没有得到满足:“为什么有这样的不同呢?”“也许是因为,在中国,领导说了算,很容易就做出一个决议让大家去执行。而在美国,即使是在权力机关里,这个过程也比较麻烦,会受到很多牵制、制约······”袁天鹏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词,美国人替他说了“制衡”这个词。

在美国大学学生议会形形色色的规则里,不许人身攻击,袁天鹏大力赞同。但是,规则里还有一条,“不许质疑动机:不能以道德的名义去怀疑别人的动机”,让他晕了好久:“为什么不让质疑动机?每个人提建议,明白着都有自己的私利,你们美国人不都直率吗?为什么在会上不许说呢?”

美国人说,这很自然:“一来动机是不可证实的东西;二来会议要审议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件事情,对动机的怀疑和揭露本身就是对议题的偏离;第三,利己性是人类共有的本性,在不侵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为过。指责他人的动机毫无意义,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增加矛盾。”

原来,这个规则背后有这样的考量。人为自己争取权利和利益是正当的,但是,当一群平等自由的人共处时,必须以不侵害别人的权利和利益为前提,群体共处,就必须有制衡,而这种平等议事的规则,就是一种逐利与制衡的结合。

袁天鹏慢慢感受到,这正是美国人制度设计的巧妙之处,包括对领导人权利的限制,也是这么回事儿。

一群人共处,要民主,谁说了都算肯定玩不转,全体成员要选一个领导人,给他一部分权利,又要有一种制约,避免领导人权力过大,反过来左右组织。为了让领导认为选民负责,又设计了“谁授予谁收回”的机制:你不好好干,下次选票不给你;实在不像话,立刻就可以弹劾、罢免你。这样看起来,你是领导,但让不让你当这个领导,决定权在被你领导的那些人手里,你自然就得唯选民马首是瞻。

美国人一旦走上领导岗位,就要处在不同力量的牵制之中,他们的政治家也玩权术和明哲保身,但想让自己的位子坐得稳,想让各方都能接受你,靠的是“中立”:领导人差不多就是一个主持人。主持人看上去坐在会场最显要的位置,威风八面,其实一举一动都有规则管着,这就是制衡。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