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电话:010-51916090 地址:北京市复兴路2号C座302室 邮编:100038
  • 创建:2006/11/29
  • 文章:75
  • 评论:89
  • 访问:200408
  •  
    在中国,管理学家群体缺位,经济学家作为主要声音在指导企业发展。然而经济学和管理学是完全不同的。福布斯2005年中国富豪榜的统计结论之一就是这些新富豪比以前更加在意眼光和管理。本刊在管理学家和经济学家之间并非存在厚此薄彼的观念。我们关注企业内部,关注管理。我们相信管理是生产力,在未来的中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因为管理水平的提高而发展壮大。本刊愿意承担中国管理学家,管理专家和企业之间沟通的平台。
    “业余棋手都下快棋,算不清楚,长考反而出臭棋。”
    秦晓从学生时代始对围棋一下不可收拾,黑白之间,天地纵深、时空久远。“围棋讲究整形、腾挪、弃子,这些可以看作招商局集团重组的指导思想。博弈是对战略相关性的领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模仿。”
    秦晓博士经济学术语连连:“研究问题的时候,首先确定一个目标函数,然后找到影响这个目标函数的因素及其相互关系,在此基础上把握平衡点,然后看变化情况,再调整。”
    秦晓必须找到实现“三年重整、五年再造招商局”目标函数的路径。

    ……
     
    欲浏览更多信息,请参考以下方式:
    1、 订阅我们的杂志,请参阅我们的网站信息:http://www.guanlixuejia.com
    2、 已经申请获得AMT ID的企业会员请用ID登陆,直接查询文档号码00.100……
    编辑 | 阅读全文(4752) | 回复(3),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7:7
        1   领袖更替(Leader Subrogation)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常态。人是向上的动物,几乎所有的更替都背离了人的向上天性,因而多少都具有强制性的色彩。但强制性的领袖更替从程序上讲也有两种基本形式:非程序更替(Casual Subrogation)与程序更替(Official Subrogation)。作为领袖更替的传统形式,非程序更替是非契约化的人治社会的伴生物;它以权力为支撑,与能力缺少关联,也没有时间的约束,具有极大的随意性。产生非程序更替的因素除了道德的自觉性以外,主要是领袖生命的终结或权力的终结。人性善还是人性恶,是奠定领袖道德自觉性价值论的基础。西方哲学、经济学和整个一部西方制度文明史,都是建立在人性恶的假设基础上的。而据此假设,领袖的道德自觉性不能成为现代制度建设的依据。领袖的能力是组织发展的根源,非程序更替由于……
    编辑 | 阅读全文(4571) | 回复(2),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7:3
    改革开放28年,中国涌现了几百万家家族企业。这些企业的创业者,如今都已人过中年,相当一部分更已年届六旬,到了交班的时候。在未来十年至十五年,中国家族企业将会出现交接班的高潮。为了亿万财富主人的变更,更为了中国家族企业的长久传承,我们需要探寻中国家族企业的未来继承之路。  
    在那些已经完成交接班的企业中,“子承父业”的中国传统依旧根深蒂固,比如鲁伟鼎接替其父鲁冠球出任万向集团CEO,徐冠巨接替其父徐传化出任传化集团董事长等。世界上家族企业继承的另外两种重要方式,企业内部继承和外部人员继承,在中国却难觅踪迹。那么,在当今中国的社会环境下,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家族企业继承制度?  
    在目前这种家族内部继承模式下,家族企业挑选接班人的范围过于狭窄,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更使得许多企业的接班人面临难以选择的困境。

    ……
     
    欲浏览更多信息,请参考以下……
    编辑 | 阅读全文(4846) | 回复(3),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59
    作为一个成功的马车商人,通用汽车公司创始人威廉·杜兰特,通过采用高产能、后向一体化的运作模式在马车市场上挖到了第一桶金。1904年,杜兰特预见到汽车市场的发展潜力,果断地收购了当时濒临破产的别克汽车公司。1908年,在经过四年的经营运作后,杜兰特已成为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巧的是,正是在同一年,当时市场上占据第二把交椅的亨利·福特在他那著名的红河工厂中生产出了第一辆T型车,而这一车型日后为他赢得了巨大的成功。
    杜兰特与老福特是汽车工业的两位巨子,他们二位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愿景、勇气、想象力和远见,都分别创建了庞大而持久的企业,但他们各自的组织方式却截然相反:福特是一个极端的集权主义者,而杜兰特则是一个极端的分权主义者。在产品和进入市场方式等方面,他们也泾渭分明。他们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观点和经营哲学,在汽车工业发展史上,这两种哲学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较量,起初是福特的利……
    编辑 | 阅读全文(5854) | 回复(7),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51
    “创意”、“创新”这几年的确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从今年年初开始,我参加的几乎所有大会的主题都与“创新”、“创意”、“创造力”沾点边。我想这与中国目前这个时代的大背景有很大关系。在没解决温饱问题的年代,人们关注的只是穿暖、吃饱,但我们很快发现,如果只是拼命地做一些初级劳动,在全球化的今天是远远没有竞争力的,只能成为别人的代加工厂,变相地出卖资源和劳动力。尽管,许多产品都是中国制造,但是,创意是来自于别人的,我们只是做最下游的、最低端的体力劳动。如何才能与别人平等地竞争?如何才能在全球化进程中占有一席之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创意,要创新。赖先生的《创意学》在我们这个最需要创意的国家和时代里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潘石屹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联席总裁 ……
    编辑 | 阅读全文(4273) | 回复(0),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9
    罗丹曾经说过: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稍稍改动一下,它就成了“商场上不是缺少抓住机遇的手,而是缺少设计机遇的头脑”。
    石油这种东西,自从被发现以来,人们就开始物尽其用。最开始,无非是利用其可燃性,用来照明取暖,后来则逐渐应用于军事活动。石油最初被称为石漆,直至宋代,才由著名科学家沈括提出“石油”这个命名。
    不过,因为石油而最为世人所熟知的,并非沈括,而是约翰·洛克菲勒,世人称之为“石油大王”。是石油成就了他,反过来或许还可以说,是他成就了石油。早在约翰·洛克菲勒涉足石油业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捷足先登了,但是,之所以是他被称作石油大王,却正如前文所说,那些人并不是没有抓住机遇,而是缺少设计机遇的头脑,不加考虑就蜂拥而上,对石油产业的前景和未来不细加思量。
    约翰·洛克菲勒深……
    编辑 | 阅读全文(4360) | 回复(0),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7
    在管理学文献里,《致加西亚的一封信》(A Message to Garcia)算不上经典,但它却制造了不折不扣的管理时尚。在科学管理风行的年代里,阿尔伯特·哈伯特用一个晚上写出来的这个神话般的小册子,得到了社会的广泛青睐,致使非常严肃的管理史学家雷恩在写《管理思想的演变》时,也不得不提到这本流行读物。时隔90年,当中国进入了“世界工厂”时代后,这本书在中国也火了起来,数不清的版本都在讲罗文给加西亚送信的故事。
    这本小册子的主人公是罗文,故事很简单:在美西战争期间,美国总统麦金莱要求一个军人罗文把一封信交给古巴的叛军首脑加西亚将军,没有地址,没有指示,罗文依赖自己的努力,历经艰辛,终于完成了任务。整个故事,关键词只有两个:“敬业”和“自主”。
    问题是,这本书在中国的流行中,关键词被悄悄置换了。没有人喜欢罗文的&……
    编辑 | 阅读全文(7379) | 回复(35),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6
       
    “在一个企业很小的时候,我们可以依靠制度来约束一些行为。但当企业逐渐壮大之后,就不能单纯地依靠制度。这时,就需要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也就是企业文化。”
    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冯军自从1992年创业以来,有一段时间像个民工一样在中关村大街上劳作。今天身为北京华旗资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CEO,冯军对文化治企深有感触。
      
    华旗:“中华的旗帜”
        冯军把公司命名为“华旗”,决非偶然。
     
    连锻炼身体都喊“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清华岁月对冯军意义非凡。“她的整个教育都是跟国家,跟祖国相关的。我那个时候也是一腔报国之情,所以就起了‘华旗’这个名字,后来又有了‘爱国者’……
    编辑 | 阅读全文(4635) | 回复(1),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4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尹家绪绝对不会赞同这句话。
     
    “我可以把你当我的老师,但是你不是我的老子!”这话是对铃木汽车说的。
     
    尹家绪还说:“我想说兔子是我的榜样,要自己能够生存。”
     
    “我们要先做兔子,吃一点草,能够生存下去,但跑得很快。我们不能像大的公司一样做骆驼,可以几天不吃,慢慢走。”
     
    第二次提到兔子的时候,他讲了那个广为流传的寓言故事——“兔子生活得很快乐。一天,狐狸来了要吃掉它。兔子说,你别急,其实我并不比你差,不信你先到洞里看一看,我的导师正在读我的论文;结果狐狸进去后再没有出来。又一天,狼来了要吃掉它。兔子说,你别急,我也并不比你差,不信你再到洞里看一看,我的导师还在读我的论文;结果狼进去后也没有出……
    编辑 | 阅读全文(3787) | 回复(0),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2
      用文字记录历史之前的人类史是靠口耳来传播的,叫传说也罢,神话也罢,总之是广义历史的一部分。可以说,纽约华尔街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都应该算做史的一部分,所以理清华尔街三百年来发生的大事的确非常不易,因为那些琐碎的事实并未按部就班地躺在故纸堆中。约翰·S·戈登的《伟大的博弈》,正是一部围绕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的著作,讲述了华尔街如何从一堵墙开始,在美国芸芸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美国的经济大脑的,又如何取代伦敦,掌控着全球经济命脉。作者作为一名专栏作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之所以有资格来讲述这段关于资本市场的历史,某种程度上得益于他的祖父、外祖父、曾祖父,得益于他们在华尔街的经历。和传统西方历史读本不同的是,作者选择了以资本市场中那些英雄人物的事迹来规划章节,这一点颇似《史记》的传记体。司马迁在史实的背后,阐述了他“代往……
    编辑 | 阅读全文(4026) | 回复(1),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41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说几个朋友一起到一家小餐馆吃饭,看到菜谱里写着的菜名都很有趣,就随便点了几个。一个是“猛龙过江”,上菜后一看,原来是一碗清汤上面漂着一棵葱;另外一个是“母子相会”,上来一看是黄豆炒黄豆芽;还有一个“雪山飞狐”,原来是炸龙虾片上面放着几个炸虾皮;“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是红烧猪蹄边上放着香菜,“一国两制”就是煮花生米和炸花生米;“波黑战争”就是菠菜炒黑木耳,“悄悄话”就是猪舌头和猪耳朵,“红灯区”就是辣子鸡块……全部是普通的家常菜,只不过起了一个趣味横生的名字罢了。
     
    先不要责备这家小餐馆老板的狡诈,我们应该首先扪心自问……
    编辑 | 阅读全文(3914) | 回复(0),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39
      以五万港元开始创业的李嘉诚先生,何以一跃成为统领着20多万人庞大商业帝国的当今世界华人首富?他行之有效的人才理念和人才实践,是其成功的法宝之一。
    慧眼识才
         古人云:“智莫大乎知人。”人才是事业成功最重要的资本和基础。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的李嘉诚深谙此道。
         身为怡和贸易代表的英国人马世民,到长实公司推销冷气机。虽然李嘉诚一般不过问此类业务,但马世民却一再坚持要求面见李嘉诚。他的倔强吸引了李嘉诚,这次偶然的接触,彼此间留下了相见恨晚的深刻印象。后来时机成熟,李嘉诚不惜重金收购了马世民创办的Davenham工程顾问公司,延揽了马世民这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古有“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感……
    编辑 | 阅读全文(4485) | 回复(1),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37
    华为取得既往成功的关键因素,除了技术、人才、资本,更有管理与服务。人才、资金、技术都不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这些都是可以引进来的,而管理与服务是不可照搬引进的,只有依靠全体员工共同努力去确认先进的管理与服务理论,并与自身的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形成我们自己有效的管理与服务体系。   管理与服务的进步远远比技术进步重要。没有管理,人才、技术和资金就形不成合力;没有服务,管理就没有方向。
      到底是实行对人负责制,还是对事负责制,这是管理的两个原则。我们公司确定的是对事负责的流程责任制。
    ……
     
    欲浏览更多信息,请参考以下方式:
    1、 订阅我们的杂志,请参阅我们的网站信息:http://www.guanlixuejia.com
    2、 已经申请获得AMT ID的企业会员请用ID登陆,直接查询文档号码00.100.259
    3、 获取&……
    编辑 | 阅读全文(4229) | 回复(2),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32
       1923年,成立15年的通用在经历了没多久的快速发展之后,遇到了难题。由于扩张过于迅猛以及借贷经营,通用的粗放式管理未能成功地把之前收购的企业科学、合理地整合在一起。面临市场的不景气和福特汽车的独霸天下,通用公司就像暴露在虎视眈眈的猎人眼前的猎物,随时可能成为市场的牺牲品。
    正如诸葛亮临危受命一样,阿尔弗雷德·斯隆正是在这样的危机下,升任为通用的总裁,担负起挽救这家岌岌可危、即将解体的公司的重任。其结果就像世人所共睹的,在斯隆前瞻性和创新理念的管理下,通用在20世纪30年代初赶超了福特,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到1946年斯隆从通用的CEO位置上卸任时,通用更是如日中天,不可一世。
     
        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斯隆,在完成学业之后,其父就买下了一家小型的滚珠轴承厂,交由他经营。1918年,也就是斯隆管理这家小……
    编辑 | 阅读全文(5616) | 回复(2),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29
      用文字记录历史之前的人类史是靠口耳来传播的,叫传说也罢,神话也罢,总之是广义历史的一部分。可以说,纽约华尔街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都应该算做史的一部分,所以理清华尔街三百年来发生的大事的确非常不易,因为那些琐碎的事实并未按部就班地躺在故纸堆中。约翰·S·戈登的《伟大的博弈》,正是一部围绕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的著作,讲述了华尔街如何从一堵墙开始,在美国芸芸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美国的经济大脑的,又如何取代伦敦,掌控着全球经济命脉。作者作为一名专栏作家,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之所以有资格来讲述这段关于资本市场的历史,某种程度上得益于他的祖父、外祖父、曾祖父,得益于他们在华尔街的经历。和传统西方历史读本不同的是,作者选择了以资本市场中那些英雄人物的事迹来规划章节,这一点颇似《史记》的传记体。司马迁在史实的背后,阐述了他“代往……
    编辑 | 阅读全文(3849) | 回复(0),管理学家 发表于 2006-11-30 16:24
    (共 75 条) 上一页 1 2 3 4 5 翻页至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