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杨益华博客 > 腾飞之前须静心——写给袁腾飞
2009/10/5 16:16:00

腾飞之前须静心——写给袁腾飞

 

腾飞之前须静心(原创)

                         —— 写给袁腾飞先生

袁腾飞是目前被媒体炒得热的烫手的又一位人物,各种美誉满天飞。

遗憾的是在袁腾飞主讲并创作的《两宋风云》中不少片段有抄袭网络小说《柔福帝姬》的嫌疑。《柔福帝姬》的作者在比对了读者指出的相似段落后表示,《两宋风云》确实抄袭了自己小说中虚构的段落。另外,《两宋风云》也涉嫌抄袭学者李亚平的《帝国政界往事》。《帝国政界往事》出版方编辑仔细对照了两书,发现《两宋风云》里大段地抄袭《帝国政界往事》中的内容,除了文字略有不同,雷同之处竟然高达十几处,基本上是照抄照搬。至此,面对质疑,袁腾飞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沉默。

 两度被指“抄袭”,这位历史老师是什么态度呢?既未对是否“抄袭”做任何说明解释,也未对受侵权一方表示道歉,更没有在起码的道德自律和学术真诚方面的自我言说。这种态度,无论对如何搞文化学术研究,还是对该如何尊奉为文的伦理底线乃至坚守文化人的良知操守而言,都显得过于轻率片面,不负责任。在对待文化学术的态度精神上,对待如何认识“剽窃”、“抄袭”的性质上,我们一直缺乏更深刻的、严肃的反思。

 西方著名符号学家特伦斯·霍克斯在《结构主义和符号学》中说,“作者的个性和他的独创性这对孪生概念来自同一个渊源。现代(即文艺复兴之后)的作者越来越倾向于把写作看成是他们个性的一种表现,甚至是延伸,越来越强调个人的‘作者’概念(作者的名字印在他所写的书上),表达个人的‘观点’……”,并严肃指出:“剽窃的概念就是一个明证,它成了文学上侵犯所有权的罪行:一种偷窃。”设想下,如果此类事情不杜绝,还会出现李腾飞、赵腾飞。

在今天文化学术日益浮躁、喧嚣的大背景下,通过这些细节,不难看到这些“商业学术明星”身上仍然难免治学的精益求精的精神的缺失,让人想到他们心态的浮躁,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是否受到了功利、名利的影响。这绝不是对历史、对文化、对经典的负责,对支持他们的读者、观众的负责。

我倒是能理解一点袁腾飞如今难受的心理,但仍建议他放慢生活的步伐,先静心,再精心,后反思。想腾飞固然是好事,但心不静,难以腾空而飞,心不静,更谈不上翱翔高远,还会落得不愿意见到的下场。

静心是种境界,记得在曾国藩的日记中我读过并曾推崇这种灵修方式。一颗浮躁的心,是把握不了自己的人生方向的,也没法心无旁骛地去做正确的事。

我自己感受静心可以减少许多浮躁,使我们更容易看到事物的本质,不受无关紧要的人和事牵绊。静下心来,才有可能投入,这大概就是所谓精心的状态了。静心、精心以后的反思,才有可能体悟到事物本质的问题,否则反省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停留在表象的事,看不透问题的深层和本质。

静心的目的是去欲!不良欲望才是要害!不要让欲望左右,让自己的思考集中在自己喜欢的、自己所奉行的,然后才能比较超然的看到利害,这是真正的利害,而不是被一时的欲望所驱使的利害。

所以不是不谈利害,而是要谈真正的利害。这个利害的落脚点是自己所认同的价值观。

静心就是让自己想清楚什么是自己一辈子所尊奉的、所看重的、所在乎的,而什么是人云亦云一时冲动而起的。这样你才能比较好的把握事物的要害,而且对于失败也就会比较淡然:尽力了,心也就安了!

能看淡失败,你才能更好的追寻自己心灵的指示来寻求自己一生的价值、才能更好的享受人生的快乐、才会更珍惜你身边你所在乎的人与物。因为这样的话,你的成是大成,而败是小败。能想通这些,则你的心无处不静、无时不安,而快乐常相伴。

 还有,静心可以跳到自己外面看自己,更清楚的认识自我。非宁静无以致远,圣经中所强调的也是静心。

袁腾飞在博客里曾写道:人分四种境界,天地境界,道德境界,功利境界和自然境界。

不知袁腾飞先生把自己的境界归于哪一类了?

                         ——转载时请注明摘自《益华博客—蒙恩—网易》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