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杨益华博客 > 《枯树赋》
2008/11/6 10:06:00

《枯树赋》

 

《枯树赋》

昨晚看书时了解到,毛主席在两个关键时刻吟读是《枯树赋》,一次是听到毛岸英不幸牺牲的消息,另一次是毛去世前最后背诵的这首诗赋。因此这首诗赋更赋有了特殊意义,故摘录如下:

枯树赋(庾信)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

世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

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

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

根抵盘魄,山崖表里。

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

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

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

声含嶰谷,曲抱《云门》;

将雏集凤,比翼巢鸳。

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

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

熊彪顾盼,鱼龙起伏;

节竖山连,文横水蹙。

匠石惊视,公输眩目。

雕镌始就,剞劂仍加;

平鳞铲甲,落角摧牙;

重重碎锦,片片真花;

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搓枿千年。

秦则大夫受职,汉则将军坐焉。

莫不苔埋菌压,鸟剥虫穿;

或低垂于霜露,或撼顿于风烟。

东海有白木之庙,

西河有枯桑之社,

北陆以杨叶为关,

南陵以梅根作冶。

小山则丛桂留人,扶风则长松系马。

岂独城临细柳之上,塞落桃林之下。

若乃山河阻绝,飘零离别;

拔本垂泪,伤根沥血。

火入空心,膏流断节。

横洞口而敧卧,顿山腰而半折,

文斜者百围冰碎,理正者干寻瓦裂。

载瘿衔瘤,藏穿抱穴,木魅睒睗,山精妖孽。

况复风云不感,羁旅无归;

未能采葛,还成食薇;

沉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嗟变衰。

《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斯之谓矣。

乃歌曰:

建章三月火,黄河万里槎;

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

桓大司马闻而叹曰: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

今看摇落,凄枪江潭;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首赋中吟道:殷仲文气度风流,学识渊博,名声传遍海内。因为世道变异,时代更替,他不得不离开京城改作东阳太守。因此常精神恍惚忧愁不乐,望着院子里的槐树叹息说:“这棵树曾婆娑多姿,现在却没有一点生机了!”

至于白鹿塞耐寒的松树,藏有树精青牛的文梓,根系庞大,遍布山崖内外。桂树为什么而枯死?梧桐又为什么半生半死?过去从河东、河南、河内这些地方移植,从广大遥远的田地迁徙。虽然花开在建始殿前,在睢阳园中结果。树声中含有嶰谷竹声的情韵,声调合于黄帝“云门”乐曲的律吕之音。带领幼雏的凤凰曾来聚集,比翼双飞的鸳鸯常来巢居。内心深处像陆机那样,渴望在故乡临风的亭上一听鹤鸣,现在却只能飘落异地对着明月峡听猿声长啸。

有的树枝卷曲如拳,根部磊块隆起肥大,曲里拐弯,形状有的像熊虎回头顾盼,有的像鱼龙起伏游戏,隆起的树节像群山相连,木纹横看像水池里泛起的波纹。灵巧的木匠惊奇地观看,有名的鲁班也惊讶得目瞪口呆。粗坯雕刻刚就绪,再用曲刀、圆凿精雕细刻:削出鱼、龙密鳞,铲出龟、鼈硬甲,刮出麒麟尖角,挫出虎、豹利牙;层层像彩纹密布的织丝,片片有如真实的花朵。而被砍削的树林,却草木纷披,笼罩在烟霭云霞中,狼籍散乱。

至于松梓、古度、平仲、君迁这些树木,也曾茂盛劲健,覆盖百亩,斜砍后继续发芽抽枝,千年不死。秦时有泰山松被封五大夫职衔,汉代有将军独坐大树之下。它们现在也无不埋没于青苔,覆盖上寄生菌类,无不被飞鸟剥啄蛀虫蠹穿;有的在霜露中枝叶低垂,有的在风雨中摇撼颠踬。东方大海边有白松庙,西方河源处有枯桑社,北方有用“杨叶”命名的城关,南方有用“梅根”称呼的冶炼场。淮南小山曾有咏桂的辞赋留于后人,晋代刘琨写下“系马长松”的佳句。又何止是见于记载的细柳营、桃林塞呢?

至于山河险阻,道路隔绝,飘零异地,离别故乡。树被拔出根茎泪水垂落,损伤本根就滴沥鲜血。火烧入朽树的空处,树脂流淌,枝节断裂。横亘在山洞口的斜卧躯干,偃仰在山腰上的躯干中段折曲。纹理斜曲干粗百围者也如坚冰破碎,纹理正直高达千寻的也如屋瓦破裂。背负树瘿如长着赘瘤,被蛀穿的树心成了鸟的巢穴。树怪木精睒眼灼灼,山鬼妖孽暗中出没。

况且我遭遇国家衰亡,羁居异邦不归。不能吟咏思人深切的“采葛”诗篇,又怎能如伯夷、叔齐的食薇不辱?沉沦在穷街陋巷之中,埋没在荆木院门之内,既伤心树木凋零,更叹息人生易老。《淮南子》说:“树叶飘落,老人生悲。”就是说这个意思呀!

于是有歌辞说:“建章宫三月大火之后,残骸如筏在黄河上漂流万里。那些灰烬,不是金谷园的树木,就是河阳县的花果。”大司马桓温听后感叹道:“过去在汉水之南种下的柳树,曾经枝条飘拂依依相惜;今天却看到它枝叶摇落凋零,江边一片凄清伤神的景象。树尚且如此,又何况人呢?”

《枯树赋》是庾信后期诗赋的名篇之一。庾信前期仕梁,西魏破梁时,正出使西魏,后被强留下来;历仕西魏和北周。由于他曾亲经侯景之乱和西魏破梁、国破家亡的巨变,亲见黎民百姓在战火中颠沛流离、哀哀无告的惨象,所以他后期的作品,一变仕梁时期诗赋轻艳奇巧的风格,而多抒发亡国之痛、乡关之思、羁旅之恨和人事维艰、人生多难的情怀,劲健苍凉,忧深愤激。唐代杜甫在《戏为六绝句》中说:“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又说他“暮年诗赋动江关”,正是对他后期作品所作的高度评价。作者眼界宽广、思路开阔,把宫廷、山野、水边、山上的树,名贵的、普通的树都写到了,又把和树有关的典故、以树命名的地方,也都写了出来。庾信善用形象、夸张的语言,鲜明的对比,成功地描写出了各种树木原有的勃勃生机与繁茂雄奇的姿态,以及树木受到的种种摧残和因为摧残而摇落变衰的惨状,使人读后很自然地对树木所受到的摧残产生不平,感到惋惜。

我读古文,往往不从辞源背景下手。尤喜其音韵之美,一句一顿,一宫一商,美甚。在读完古文前忙着查注释——不智。好读书而不求甚解是件好事,看文是审美,不是解剖。

记得民国有位名家诗词时只是用姑苏话念一遍,然后说:“好啊,好!”这就结束了。语文本不是那种可以用公式去套的东西,看各人灵性,懂便罢,不懂,也许以后会懂,也许就不懂,不可强求。这不是说众人都不要看注释了,只是说不用分析“为什么作者要这么写?这么写有什么用意与效果?”古文大家往往读不懂,现在有人在大讲特讲古文,其实他(她)本人也往往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便有商品的味道了。

              转载时请注明《摘自益华博客http://yangyihua163boke.blog.163.com/》  



下一篇:名著里的名句
上一篇:你行,我也行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