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欧阳逸的博客 > 生活写真 > [原创]十堰有条河
2015/10/13 18:43:22

[原创]十堰有条河


    这些天,我喜欢到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看书。大学城图书馆就建西丽河上。所谓河,其实也就是一条小沟。一头连着北大汇丰商学院,一头延伸到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飞架西丽河上。看书累了,我步入长廊休息。放眼望去,远山——塘朗山,波浪一样绵延,隐隐的青黛色,看起来特别舒服。近看,西丽河匍匐于地。其实不是河。很窄。窄沟中大部分被淤泥堆积起来了,上面杂草丛生。反而看不到多少水域。也就是说,河无流,水面小于土堆,水色被坡上青草掩盖。目睹这一切,我顿有一些惋惜。好端端的大学城,青山,绿树,鸟语,花香,年轻的学子,各种皮肤的外籍留学生,静谧优美的环境中,凸显这样一条被淤塞的河,令人感到不快。恨不能背起锄头一气之下把淤泥一网打捞上岸,还这里一份纯粹的美。我要自然美,也要河床的干净整洁!

脑海中出现了另外一条河,耳畔响起另外一种观点。

十堰有条河,与此河有得一比。反衬。走过那么多城市,看过那么多河,却没有见过一条河像十堰河一样,河面不宽,大致可以叫做河沟,河床却被水泥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地铺个严严实实、平平整整。从城东到城西,蜿蜒穿过。我第一次看到这条河的时候,感觉到十分怪异。哪有河床被钢筋水泥封盖,置自然于何地?奇异的感觉梗在心底。我不习惯,想要说什么却又无语。心想,存在就是合理,这河这样做,或许有它的道理,只不过我现在还不清楚罢了。

问一个客户朋友,客户朋友直言不讳:我也觉得怪别扭的。想当年,河床没有被封盖的时候,小草、浮萍、软泥、堤坡,多自然啊。我们小时候还在河里抓鱼、玩水。再说,看起来也好看一些,一条绿带,弯弯曲曲从城中穿过。

我当时对客户朋友的审美也有几分认同。中国人嘛,爱自然更胜过人工。自然是一种生态,人工却是一种造作;自然是一种和谐,人工却只能是一种秩序。自然的东西好好的,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十堰是一个小城,完全是因为东风汽车而造就出来的。原本,它就是一片山岭,人迹罕至。火车穿过武汉大平原后,过了襄阳,就进入了鄂西的山山岭岭中,至今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动车,在这里从300多公里每小时降为160多公里每小时。尽管东风汽车是很大很有名的一个车企,十堰人口300多万,商务浩繁,但迄今尚无机场。没有机场倒不是经济原因,更多是因为在这里找不到一块比较大的平整的地可做机坪。十堰确如其名,山山岭岭之中有一条狭窄的沟,沟里蜿蜒着十道堰。堰,拦水的小土堤,如同田与田之间的土埂。一堰、二堰、三堰……一直到十堰,沿着山沟,随形赋势,一溜儿排开。这样的地貌决定了十堰要大手笔地进行城市开发,局限很大。因而,十堰河,相对低洼平整的一条玉带,在十堰城建中的作用与地位,弥足珍贵。这是我后来逐步理解到的。

我住的地方在六堰一个叫做东风阳光城的楼盘中,也是在山岭上。两旁右有东风汽车一中,左有东风汽车总医院住院部,分别在山岭的不同斜坡上。每天,我上班要下坡,下班要爬坡。坡度不小,需要十来分钟才能爬上。上到住所的时候,往往气喘吁吁。同事开玩笑说,好啊,这个地方,天天爬山过坎,不愁减不了肥了。靠东风汽车总医院一面的坡度更陡,汽车不加大马力爬不上来,下雪天下山不穿防滑鞋必然会溜倒。我工作的地方则是在三堰,一个紧靠十堰河的地方。

从三堰到六堰,从数字上来说虽然只有三道堰,但顺着河流蜿蜒着走下去,也有近五公里距离。可以想象出十堰城市的模样,它不大,但枝枝丫丫、七弯八扭的,如同生姜。所有的房屋均是依山傍河的,一点也不规整。深圳常见的那种大气磅礴的移山倒海去开发房地产的格局,这里根本见不到。这里基本上还处于半原生态的状态。房屋不高,也已经明显老化,地标性的建筑物极少见到。

我刚来的时候,对这些房屋有一些亲近感,又有一些失落。亲近感来自于它的老旧。不带电梯的老房子,砖头已经发黑发暗,窗棂上支着只有上个世纪才能见到的塑料防雨棚,房檐下偶尔能见到一个养鸽子的半朽的方木箱子,房顶不时能看到枝丫的电视天线,板梯间堆着煤球,窗户是16号钢筋加磨砂玻璃,整个房子黑麻麻的,有一种传统的味道。我每看到这些房子,就想起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县城的时光。这种老旧确实给我一份熟悉感,一份记忆的温馨。同时,里面交织着一些感伤。失落的是,如今中国各个城市的发展如同万马奔腾一般,争先恐后,一个比一个新颖、现代,可为什么独独十堰,还沉睡在岁月的河底、不思进取呢?我走过无数城市,没有哪个城市如此老旧,十堰为什么甘居人后?十堰城建,是要做岁月的标本还是它有独特的功能定位呢?

我在十堰工作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和考察的过程。三个多月的生活,爬四方山、牛头山,步行在十堰河上,实际上已经把我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十堰人。

十堰是一座新建的功能性城市。1967年,为躲避战火,二汽选址十堰的山沟中进行筹建。第一批汽车人,分别是从东北一汽和上海抽调过去的,加上湖北本地和周边的河南、陕西人,这些人构成了十堰人口的主要来源。配套地,从湖北省医院抽调了医务工作人员组建东风汽车医院。当年的那些人,筚路蓝缕,开山平地,发扬的是一种大无畏的革命主义精神。这批人,如今已然成为了十堰这座城市的老人、东风汽车公司的元老。他们的气息随同他们的汗水、智慧,均留在了原来的十堰山岭上、现在的十堰城市中。尽管我看到的是那么老旧、古朴的房舍,但我知道,那就是老一辈汽车人亲手缔造的。我看他们老旧,他们看它们却分外亲切。不,实际上对于我这个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来说,一样有一份岁月的熟悉感和亲切感。这些人,正如我每天所见到的,他们活在十堰、乐在十堰,优哉游哉,沉淀而内敛,十堰,是他们精神的归宿。

我每天都要穿行在十堰河边。要么坐公交,要么步行。公交大部分也已经老旧,吱呀吱呀地响,有时候底盘撞在地板上,咔嚓作响,感觉似乎是轮胎曝气了。公交车上,一波一波的人上来,大部分是老人,我感觉他们的衣服没有我所走过的其他城市人的光鲜亮丽。但这些老人们,神态是安详的,有一份内在的快乐充盈在脸上。相互见面时,似乎都认识。打着招呼,让着座位。嘿嘿嘿嘿的,让我感觉如同置身一个农村的小集子。他们的眼光是平和的,对于我们这些外人,丝毫没有排斥。我从中体会到一种宽容和厚道。

要是步行的话,更可以深入他们的生活。如同沉入河底的鱼一样,你会和他们一同游弋、一同愉悦。从六堰到三堰的步行,我是严格循着十堰河的方向走,亦步亦趋。下到河床,我发现,这种被钢筋水泥封盖的河床,有它独一份的好处,就是从小小的十堰城中,又开辟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这在人口繁密的十堰城是难能可贵的。走在河床的大道上,感觉分外透气一些。河床两面被水泥和钢筋铺成了两块平整的大道,中间留了一小部分作为水道。没有下大雨的时候,水泥汩汩地从中间的水道流泻而过,听不到声音,但分明感受得到它的动感。上下班的时候,我们走在这个河道上,沿途看到的人文景观煞是生动。有一蔟一蔟的老人聚合成方阵跳广场舞的,有遛狗带小孩的,有踢毽子的,有打陀螺的,还有一些小年轻在PK羽毛球。小狗在河床上撒着欢,小孩们在河床上雀跃或玩耍哭闹,广场舞的音乐喧天热闹,打羽毛球的背影热烈火红,而摔陀螺的声音刷刷的好是威风。河床上面是河堤,堤柳依依中,背着手散步的,卖菜的,摆摊的的,加上小狗们的活蹦乱跳,上下班人流的匆匆脚步,也是一片热闹。只要从河床走过,目睹或者参与过这些十堰人的生活,你就对十堰河更多一份了解,甚至会平添一份热爱。因为,十堰河的河床,是比十堰城任何一条道路更加宽广的大道,是比十堰城任何一个公共场所更加大气的一个活动中心,是十堰城市的肺——一条大的排气气管。十堰河的河床,就像一个舞台一样,十堰人气定神闲的生活,全部在这上面上演。

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不会下暴雨,所以,十堰河的河床大部分时间都可以上演十堰人的生活剧。也有下暴雨的时候。我在的三个月中就见过一次。连续两天,暴雨倾盆。十堰河一气收纳了四面八方山沟里奔来的水,汇成浩浩荡荡大海汪洋一般的一注洪流。河床上的两条大道被彻底掩盖。浑浊的洪流当中,不时有从上游漂流下来的木棍、柴草,甚至有来不及收起来的十堰人活动的道具,比如纸扇、红绸。河水差不多漫过了河堤。我看到这种壮观的情景就不能不惊叹,原来十堰河还有如此从容大气的泄洪功能!洪流漫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坐在十堰河的分叉口的一个两层楼的饭馆中,叫做宋氏烧鸡公。一边吃着烧鸡公,一边打开临河的窗扇,欣赏着雨中十堰河的雄姿,感觉特有诗意的。此刻我感觉十堰河像条黄龙,奔涌着走向了我所不知的远方。此刻的十堰人,或蛰伏在老旧的房子里卡五星或打牌,或者也如同我一样,在馆子里惬意地过着日子。

曾经跟客户探讨过,十堰生活惬意还是武汉生活舒服。这话题是有来由的。鉴于十堰地处偏僻,交通不利,东风汽车不少部门这些年整建制地外迁,一部分迁往襄阳,建立了襄阳基地,更多的迁往武汉,在武汉经开万达有一大片土地、工厂。所以很多人涉及到是否外迁的决策。我把这个问题抛出去,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说,去武汉干啥,夏天太热,冬天太冷,到处堵车,污染也重。再说,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亲戚朋友也生活在这里,惯了,对这片土地有了一份感情,你动一动,不就好像一棵大树被活生生连根挪走哇。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理解,我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生活的幸福充实与否,并非只有一个指标:大城市及其现代化,而是要考虑到气候、人脉、环境、氛围、习惯等等许多方面因素。有一点点保守,有一点点内敛,有深深的韵味沉淀,有深深的人脉盘结,生活在十堰河边,对他们来说,早习惯了。甚至连适当的落后,在他们眼中,也未尝不是一种美,时代的距离美,岁月的沉淀美。

处在现代化都市的深圳西丽河,能否也打造成为如此这般的河呢?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生活与天下 休闲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