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欧阳逸的博客 > 生活写真 > [原创]罗浮山下四时春
2017/7/3 10:54:47

[原创]罗浮山下四时春

      从事企业管理咨询多年,算下来走过的地方也是非常的多。除了新疆、西藏和东三省,几乎没有我没有去过的省份。那些去过的地方,或深或浅,都留下我旅游的足迹。而真正让我动念头去写游记的,不多。罗浮山之游,若不触及历史、现实和我的未来,也不会有太大兴趣去写这个游记的。
      关于现实,我现在可谓遇到了一个生活的转折点。人近半百,走出家庭,自由是自由多了,但是下一步的生活却令人犯愁。近来在罗浮山下做了一个项目,在项目期间我每每思考下一步的生活方式。甚至,老夫聊发少年狂,逐渐老去的身体却涌起了青葱少年般的情怀,搅得我一方面满怀希冀,另一方面却又迷思重重。
      关于历史。为了破解人生的僵局,我在观察和学习周边人的可学之处之外,还把眼光深入到历史当中,看看古人们是怎么样生活的。我想起了苏轼,儒道释三家合一,历经大起大落却活得随性而豁达。苏轼当年不是从惠州夜奔到罗浮山写了一首“罗浮山下四时春的”诗么?且访访去。千年古人,或许能给我神谕。
      关于未来。未来是现实的延伸。人在苦患之时常常会有问道某某山之举。道教仙山,罗浮山是不是值得我去叩问一番呢? 
      历史、现实和未来,情感、事业和人生,加在一起就成为了我本次罗浮山独游的一个动因。
      之所以独游,那是希望游得有深度。我不想跟很多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游山玩水,徒有走马观花的形式,思想上却难得有什么收获。之所以独游,其实也有利于情感的细细梳理。情断情续,从回忆的点点滴滴中可以获得某种神灵般的启示。退一步,纵是断了,也算是一种告别或祭奠。
 
      才6点钟,我便从住所出发。走在龙桥大道上,向前看,路上人车稀少;回头看,“中央华府”似乎在给我送别。顺手拍了一张,算是本次旅游的起点。
  
 
      一边听着歌,一遍踏上旅程。歌是《红尘情歌》。某些词句暗合我此刻的心情。
      你知道我曾爱着你
      你知道我还想着你
      离别时说好的不哭泣
      为什么眼泪迷离
      ……
 
      晨光中的罗浮山,一角的山顶上云雾缭绕,仙气冉冉。整个大山,沉稳,静气,在这样的早晨,也格外清新。我看大山如恋人,不知道大山看我如何。仿佛神一般的召示一言,我投奔罗浮山而去。
 
 
      白莲湖边。上次就是在这个栏杆旁拍下了入山之后的第一组照。我和谁谁的合影或者是别人和谁谁的合影,或者是我和别人的合影。今日独游、独影,三帧照片,三个想法。以爱的名义,参悟罗湖仙山、圣水白莲,或可做梅山别梦的云外之想。微出去,朋友回复:哥们,你这是要去哪儿?
  
 
      上次入山之后的负离子让我感觉深刻,今日,同样有这种感觉。苍山,绿水,大树,清静,给人满鼻子的负离子,与尘器世界判然有别。我们从尘嚣世界中来,猛吸一口,心情顿时愉悦。上次如此,今日独游依然是愉悦的。
双脚在游,思想也在游。不复感觉是带着另一个人在走,而多少有些告别或者独白的味道,所以我觉得自己终究还是没有放下。
      是的,告别或放下,这就是我本次登山的主题。告诉相关的人吧。拍些自秀,发个微信,来个现场直播。
      我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忘却的记忆,这岂不是让记忆更加刻骨铭心?
      矛盾?是吧,且不管。放下,有时候也得有一个仪式。
 
      一路上,脚在游,思想也在游。一种回忆或者一种想念。为了忘却或者为了记忆。此地,曾经小憩并买过毛巾。
      细节的力量,会格外让人怦然心动的。美德由此可见,美感由此而生。拍一帧,发到微信中,也是为了忘却的记忆。
      有哥们在微信中回复,满满的回忆,这哥们让我叹为知交。
      风景不重要,自秀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背后所隐含的情感和思念能够精准抵达。
 
      对面,是悬岩峭壁,是一屏绿得不知道有多厚重的山,是一份沉着的思考,一片靠得住的肩膀。峭壁,云岩,翠绿。那绿色,简直就要滴入我的心尖。每当我看见满眼青翠、连天翠绿,我就想融入其中。古诗句“托体同山阿”有这层意境么?若有,我真有投身“山阿”的愿望。每当我看见峭壁、飞岩和流云,心就会着迷。静坐回廊,神赏青山,远远宽银屏的巨幅城乡山水图,似乎宣示我博大的胸襟与非凡的远见。山风吹来,平素琐碎的我,此刻也为自己伟大了一番,爽。
 
      这是坐缆车的地方。上次在这里逗留最久。小憩,休整,再出发。今日,我也在这里休整,然后再出发。
      物是人非,忽然发现今天这里游人出奇的少。我盘腿坐着,刚好看到了鹰嘴岩,兀然矗立,似乎想和我说话。于是自秀一帧,再发一微:相对两不厌,只有罗浮山。
       人与人相对,心不侔,情不洽,是会生厌的。天性爱山的我怎么看山都不会生厌的,不像看人。
 
      此地海拔600米,距海拔1269米的飞云顶尚有四公里多山路。登山需两小时,下山需一个半小时。这次独游,估计耗时也差不多。出于情感的考虑,这一段,姑且省略吧,只把登顶那一刻,给各位亮一亮。
 
      上山途中,我发现上山的人群与下山的人群见面了,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抱以热情的问候。从山上下来的人会主动的告诉上山的人群,不远了,加把劲,努力很快就到了。而上山的人群对下山的人群则满眼充满了敬佩。我发现,在大自然面前,人际关系似乎也变得非常简单亲近些了。
 
      山上雾蒙蒙的,如同黑夜。一阵风搅起,撕了一个缺口,天空又亮了一些。一阵云又补过来,天地又暗了下去。明明暗暗,变幻不定,感觉如同在梦游。在林中走,前面看不到人影,后面听不到人声音,怪恐怖的。提着脑门往前走,终于遇见了人,或者听到了人声,心里面喜悦多了。我觉得这段路有点像是人生的一种暗喻,山穷水尽,然后又柳暗花明。穿越迷雾,才能迎接光明。我在走这段路的时候,特别地想到了我的未来。
 
      登临绝顶,几块石头,一支红旗,风力浩浩荡荡,吹得旗面刷刷的响,逼入耳膜。雾来了一潮,又是一潮。人在此刻,影影绰绰的,感觉如同是在梦中。
 
      飞云顶上浴飞云,穿越迷雾,再度登临,独揽众山,感慨万千。罗浮山不止有峰,也有瀑和洞。峰,最高峰,此刻已登临;瀑,沿途赏了几处;唯有洞,尚留悬念。下山途中,若有余力,当探探洞去。
 
      突然下起了大雨,山上的雨可谓狂风暴雨。不期然而来,登山的人躲不及,有撑起雨伞的,雨伞哪经得住浩浩山风的撕扯;有穿起雨衣的,乱风之下,雨衣也挡不住大雨,所以刹那之间,游客都被淋成了落汤鸡。雨水和汗水浃然一体,给人一种迷乱的快感,脸兴奋潮红,独一份的感受。
      而山下的雨,经过树林的掩护,却丝丝缕缕。风减了威力,变得温柔神秘。所以我下山的过程,虽在雨中,却是享受。心儿惆怅出一种情愫。看沿路上山的情侣们,搂搂抱抱,互相依偎,顿觉人间美好、天地温情,竟然有些感动得想掉泪。
      也想起苏轼的“莫听穿林风雨声”的诗句。此刻的我,原本为探寻苏轼的精神而来,不曾有那份豁达,却凭空多了些情感的羁绊,这是为何啊?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生活与天下 休闲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