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欧阳逸的博客 > 随风论坛 > 什么时候才能让人不再浮躁呢?
2006/11/18 21:10:00

什么时候才能让人不再浮躁呢?

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境啊。在麻木的生存状态之中,有一天,偶尔地,我翻开了《歌德谈话录》,那本10多年之前看过的书。其中的一段:

国家的不幸在于没有人安居乐业,每个人都想掌握政权;文艺界的不幸在于没有人欣赏已经创作出的作品,每个人都想由他来重新创作;没有人想到在研究一部诗作中求得自己的进步,每个人都想马上也创作出一部诗来。人们不认真对待全局,不想为全局服务,每个人只求自己出锋头,尽量在世人面前露一手,到处都可以看到这种错误的企图。人们在仿效卖弄技巧的音乐家,不选择使听众获得纯粹音乐享受的曲调来演奏,只选择那种能够显示演奏技巧的曲调去博得听众喝彩。因此人们不知不觉地养成了马马虎虎的创作风气。
人们从儿童时代就已经在押韵作诗,作到少年时代,就自以为大有作为,一直到了壮年时期,才认识到世间已有的作品多么完美,于是回顾自己在以往年代里浪费了精力,走了些毫无成果的冤枉路,不免灰心丧气。不过也有许多人始终认识不到完美作品的完美所在,也认识不到自己作品的失败,还是照旧马马虎虎地写下去,写到老死为止。

以上这一些文字,我真不知怎么说有多好。
首先就感觉到,这是一场下到灵魂里来的及时雨,柔和清新而又充满了智慧,拂灭了我炙热尘心的一些盲目冲动,按捺住了我内心的一些蠢蠢躁动。我想,要是我早知道这些,多好啊!可事实上我是早知道这些的。这本书我在10多年之前就读过的,而且非常喜欢。可是,一旦进入滚滚红尘,一旦涉及功名利禄,一旦进入某种社会运作机制的漩涡,我就有点身不由己了,歌德的那些话语,早已忘到爪哇国去了。今日重温,别有意义。

“国家的不幸在于没有人安居乐业,每个人都想掌握政权”,是说我们现在吗?为什么经济据说是发展了,而人们安居乐业的意识反而少了呢?歌德说这话是在什么时代?今日什么时代?为什么这些话,几乎可以完全应验于现实生活中,至今犹具如此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反问一句,是不是人们的安居乐业才是一个社会一个时代好的标志?俨然想起前段时间读到的关于道家思想的一些论述:

《道德经》中有“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种认识对人本身是有着相当的认可的。认为人是世界中具有相当主动性的一股力量,这种主动性有时为了维护人这一群体的需要,在对自身所依托的事物有所取法的同时,甚至可能违背天道。不过,如果想长久存在,那么所依托的事物就是这一群体的准则。“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只有缓慢的发展才能长久,不有余才能不招致对自身的损伤,广才能不由于不均而产生消长。验证历史的发展规律,朝代的兴盛莫不源于商业的发达,而这种所谓的兴盛带来的往往就是不均,衰落与战争,所以以人类生存为出发点来看这种兴盛真是有不如无了。

和谐,平衡,遵循自然的节奏发展,这些是不是道家思想给我们当代的启发呢?是不是与歌德的天才经验相通呢?欲速则不达,矫枉过正,谁能违背自然界的“天道”呢?人们的安居乐业,社会的和谐发展,是不是应该成为我们的努力方向呢?

话题扯到文艺领域来,因为歌德本意在于谈论文艺。歌德说,“文艺界的不幸在于没有人欣赏已经创作出的作品,每个人都想由他来重新创作;没有人想到在研究一部诗作中求得自己的进步,每个人都想马上也创作出一部诗来。”看看我们当今的文艺界是不是这样呢?
改革开放以前,诗人的桂冠,具有无限的光荣。改革开放以后,诗人的社会地位日益没落,从最初的自费出版到“写诗的人比看诗的人还多”再到后来的诗人自杀、诗人卖避孕套,直到现在,诗人之名,我不知道是存是亡。再如,以前出版一本书,可谓寒窗数载、呕心沥血,有人甚至毕其一生于一书,苦心孤诣,没有足够的知识创新不著,弹指数年,现在出版图书的流程有多快啊:据报道,一本厚厚的图书,从选题到出版上市仅仅需要7天!许多图书,不是“著书”,而是“做书”,做饭做菜的“做”,萝卜白菜,一大搜罗,天下文章一大抄,重新组合整理,或者干脆侵权盗版,推将出来,乱人眼目。从商业市场看,喧哗了;从民心市场看,则浮躁了。时代民心,如同水面上鼓捣的许多气泡,谁都开始不安分了,鲜少沉淀!更有拔苗助长者,小孩才七八岁,就比攀着出书!谁还在欣赏别人的优秀作品呢?谁还在认真地学习人类前辈的智慧经验,以便承接起1+1大于2的接力任务呢?进一步问,是什么东西扯动了民心市场,让人们如此浮躁如此目空前人而又满眼茫然流离奔波于不安之中呢?

如此看来,文艺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文艺自身的问题。“国家的不幸在于没有人安居乐业,每个人都想掌握政权;文艺界的不幸在于没有人欣赏已经创作出的作品,每个人都想由他来重新创作。”什么时候能够让文艺工作者像这个国家的主人一样,安居乐业,不再心浮气躁呢?
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