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棕榈教育 > [原创]菌落庭院景观设计装置
2018/7/6 11:25:04

[原创]菌落庭院景观设计装置

设计时间:2017

设计单位:BEETLES 3.3 - Yassin Areddia Designs

设计规模:80m2

摄影:Krishna & Govind Raja

菌落庭院景观设计,杳无人迹的商场静默地伫立在废弃住宅楼一旁,肃穆的楼宇因为项目的搁浅而被遗忘在天空覆盖之下。多处奥运会会馆成为“遗迹”,赛事的盛大和欢呼随着最后一位工作人员的离开成为建筑体遥不可及的遐想,因对巨型建筑结构的严格审查,这些庞然大物最终无法融入市民的生活之中。它们从被诞生到被遗忘,曾经被视为现代文明发展的象征,最终难逃人类的遗弃。扪心自问,人类执手的混凝土建筑真的是建筑进步的标志吗?如果是,我们何以狠心将它们弃之不顾?一群设计师说:“我们批评用无意识的态度去设计一栋建筑,建筑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过程,充斥着看不见的残酷”。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宣言,让更多人理解可持续性发展,这群设计师建造了一个壳菌丝馆形状的“菌落庭院“(The Shell Mycelium Pavilion) 。

菌落庭院由两家建筑事务所BEETLES3.3 和Yassin Areddia Designs联合设计,通过展现临时性的结构传达出一种可替代的有意识的设计概念。它曾作为2016年的高知-穆泽里斯双年展(KochiMuziris Biennale 2016)的参展项目在印度进行展出,目前从属MAP项目并放置在荷兰仓库(Dutch Warehouse)中。

我们的城市逐渐演变为一片由钢筋混凝土搭建的丛林,充斥着不见天日的拥挤和冷漠。与此同时,我们意识到应该赋予建筑物可降解和可持续的能力,就像大自然的循环一样。比如蘑菇,它的菌丝帮助主体分解自然中的腐败物并利用为营养物质。目前亟需将生物学和建筑学结合,碰撞出一种全新的观念,并强调“临时性建筑“的重要性。设计师可以通过模仿大自然中菌体的生长拓宽今后的设计方向,而对蘑菇生长的模仿设计已在印度被首次宣传。

播种:

在任何领域,建筑都是一种实体上的永久性标志。像奥运会、世博会、世界杯等重大事件,我们会建造工程量浩大的场馆,大多数情况下,因其复杂的重型结构,赛事之后对场馆的拆迁和处置都很棘手。它们曾被视作一个国家或城市经济繁荣的象征,在要事举行期间和全世界欢歌载舞,但事件一旦结束,场馆被遗弃,甚至场馆所在的城市,都会随着时间的迁移而没落。曾经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堆砌的建筑,带来举世同庆的欢呼的也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有的城市因此被消耗,城市生命被破坏,成为一座鲜有人住的“鬼城“,要花费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我们批评这些由无意识的政治选择而带来的建筑体生命的消亡。

生根:

“建筑体的凋零应遵从生物学上的可降解过程。”

菌落庭院需要定点安装,所以要同时考虑展览区域和当地的劳动力及材料。与此同时,设计师开始对当地的蘑菇农场进行调研,选择生长良好的蘑菇作为样本,并对其生长模式进行研究。记忆之庭的木质外形结构则被安装在可降解的荷兰仓库中,开放式的结构便于参观者身临其境地探索。带有真菌的椰子壳纤维缠绕着结构主体,经过几天培养之后,菌丝形成落雪状覆盖在表面上,顶层物质因为太阳的直射而死亡从而形成一道坚硬的保护外壳。随着展出的结束,菌体慢慢死去,这样的生物奇观吸引力很多看展的游客。

“菌落庭院是一个由孢子构成的亭子,木质结构作为生长的土壤。菌丝体从土壤中获取营养,与它融合,并不断生长。亭子成为一座建筑,诞生后的它,会随着游客一起成长,一旦达到目的,便会死去。唯一留下的是它带给人们奇特的体验。”

关键词:园林工程、园林景观设计

文章整理源:棕榈教育-生态城镇垂直领域实战教育平台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庭院景观设计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