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潘诚(大道博一) > [原创]国企创新:老革命的新问题
2011/1/25 14:31:40

[原创]国企创新:老革命的新问题

2010年,与国有企业交流颇为频繁,其中以大型央企为多,也激发了我对国企研究的浓厚兴趣。梳理国有企业60年的成长历史,除在理性上对其演变轨迹的认知判断外,更是在感情上,对老牌国企的困局、焦虑与突围,有了深切的感悟和理解。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计划体制转型到市场体制,国有企业用30年左右的时间,超过了西方企业50乃至100年走过的道路,在一个被极度压缩的时空里,完成这样一种历史性的蜕变,是一件极其艰辛和伟大的创举。我们完全有理由,对参与其中的所有当事者,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基层员工,持有足够的敬意。他们承受了历史原因造成的体制之累,也承担了市场变革带来的竞争之忧。带着脚镣跳舞,被动地接受着体制和市场的双重压力,是他们的真实处境。

一说到国企,其体制和观念的落后,总是饱受诟病。其实我们更需要对国企有客观全面的判断。他们基于长期积累和政府支持,占有了所在行业的高端资源;承载国家的使命和党的传统,文化上具有很强的责任心、荣誉感、奉献精神和凝聚力;历经改革、改制和市场竞争,逐步形成了市场化的核心能力。但老国企传递下来的缺陷,主要是观念上的落后及机制上的滞后,又成其走向现代企业的主要障碍。

现在的国企,除了制度创新和市场压力外,又出现了新的隐忧。突出的表现有三:竞争与垄断并行,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依赖政策扶持和垄断资源,赢利水平总体高于社会平均,掩盖了其经营管理上的效率低下;战略不清、方向迷失的危险,大量央企进入房地产企业,国企四面出击无关多元化倾向严重,即是表现。

因此,国有企业当前,亟待解决的关键命题在于:

市场化的生存方式。真正成为市场主体,形成有困难找市场,而不是找市长的行为模式。

顾客化的经营理念。打破老大思维,学会关注顾客,研究市场,重视服务,从满足顾客需求、提高客户满意度上争抢蛋糕、做大蛋糕。

专业化的经营战略。要培养真正的战略思维,从可持续成长的角度,研究企业定位和业务方向,不能捞到碗里都是菜、打一枪换个地方,用投机短线思维来做企业。

规范化的治理结构。制度创新是所有创新的基础保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从人治走向法治,去行政化、理顺政企关系,是国企走向健康发展的前提。

现代化的企业文化。如何继续、弘扬国企优秀的文化传统,融合现代企业的先进理念,摒弃多年积淀的落后文化作风,创建既有国企特色又能引领企业成长的新型企业文化,亦是关系了国企长治久安的重点。

许多国家的经验业已证明,通常国有企业的改革都会经历三个阶段,即商业化、公司化、私有化。商业化,是指剥离国企的政策性色彩,赋予其追求商业效益的角色;公司化,是指建立起以董事会为特征的企业内部监督制度;私有化,是指最终国有产权的变更。我们之前20多年的国企改革,基本上已实现了第一阶段,商业化变革,大部分国有企业都进入市场参与竞争。但公司化进程远未完成,国资委曾强调到2010年,要在全部央企建立起规范董事会,即公司化变革。如今看来,这个计划已成泡影。央企董事会建设的挫折和停滞,意味着中国国企改革第二阶段深陷泥潭,步履维艰。

研读国企成长史,我们不难发现,国企并不先天缺失创新的基因。

我们可以上溯到“鞍钢宪法”:1960322日,毛主席亲笔批示:“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鞍钢宪法”的内容是“两参一改三结合”: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程技术人员、管理者和工人在生产实践和技术革新中相结合。从本质上讲,“鞍钢宪法”是一次制度上的革新,通过上升到“宪法”这样一个层次,对管理创新加以确认和提升。但是,由于特定的时代背景,鞍钢宪法被赋予太多的政治色彩,从而影响了它在企业管理实践中的价值和作用。

但遗憾的是,在计划经济的大背景下,国企渐渐丧失了创新的内在动力。中国改革开放如同中国革命的道路一样,走的是一条农村包围城市之路。打响体制创新第一枪的,却是大字不识的几个农民。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十几个泥腿子,首先对计划说“不”,然后用他们的血手印在一个攻守同盟的协议上,盖上了中国改革元年的烙印。随后的民营企业,蜂拥而上,异军突起,成为中国企业创新的主力军。国企确实在时间和力度上,在一段时间内,呈现出被动疲软的态势。

好在,随着改革深入,国际经济一体化等宏观环境的变更,国有企业如同沉睡而醒的雄狮,开始发力。出现了一大批形式到内涵都与传统国企有本质区别的新型国企,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引人注目的是,每个新国企总有一个代表性的领袖人物,以其远见卓识和强势领导,带领企业脱颖而出,成为国企军团的新锐。如中海油的傅成玉,中粮集团的宁高宁,中远集团的魏家福,中化集团的刘德树,招商局的秦晓,招商银行的马蔚华,中国移动的王建宙,中国人寿的王宪章……等等,与其说他们造就了时势,不如说时代选择了他们。而这些国企“老板们的老板”,国资委的掌门人李荣融,更是成了风口浪尖的新闻人物。

值得玩味的是,国企亏损有人骂,国企赚钱了,亦有人骂。赢利依然遭骂,理由是巨额利润的来源,不是因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是资源垄断、政府保护和不公平竞争。并且央企每年仅上缴5%-10%的利润,很难体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国企本质。所以,在20109月李荣融退休时,毁誉参半,众说纷纭。“毁”的是事,他在任时尽管大力推动国企重组改制,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但深层次的制度缺陷并未破题,有些积病甚至愈演愈烈。但“誉”的是人,“李荣融时代”毕竟为国企的未来发展打下了基础。问题归问题,成绩归成绩,在任说问题,离任谈成绩,好歹公众心中还有天平,也算公道自在人心。

中国国企制度创新走到今天这一步,仍然只是一个逗号。国企与政府权力之间的亲密关系,以及在中国经济链条上各个环节的渗透和侵蚀,仍然是决定中国经济发展和转型的一股强大力量。

唯其艰难,方显英雄本色。如果说前30年我们完成了商业化变革,回归了国企的经济实体逐利本色。后面10年到20年,却是国企变革的攻坚期,而这种改革必然涉及更大范围的社会变革与政治变革,能否顺利推进,还有待时间的证明。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国企 改制 创新 战略 文化 变革 大道博一 潘诚 财经

评论


发布者 discu
2011/3/24 13:18:54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