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2006/9/22 23:22:36

[原创]三宝

  我乘火车到聊城下车,出了站,立刻看到大宝二宝,然后看到姐姐,跑过去抱住大宝二宝,二宝埋头在我怀里就哭,真心痛。旁边有个孩子的头伸过来,以为是陌生人,拨开,抬头看时,却是姐夫抱着一个小孩子,正在哭,突然明白那是三宝,惊喜又惭愧。抱她在怀里,她还是哭,也不说话,问她我是谁,她说不知道,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因为是姐姐哭了,这样互不认识,大家引为笑谈。其实我是见过她的照片的,但是照片和真人似乎有差距。她开始很沉默,不讲话,很老实的样子,我还以为她的性格转变了,但稍稍熟些,她即不再害怕,偷偷看我,又笑,我问她是否想起我是谁来,她摇头,但对我亲近很多,也让我抱,让喊二姨,也低声地喊,再过一会儿,便调皮起来,把脚跷到椅背上去,又去和姐姐们闹。到后来终于想起我是谁,却说是“苏州的二姨”,不到四岁,还记得苏州也不错了。
  我和三宝,最是聚少离多,所以她不认识我是正常的,往往是刚刚熟识又将分别,很担忧等她长大,对我一点没有记忆,所以要加倍地讨好她。但我现在对付顽皮的孩子已没经验,所以对她的胡闹以呵斥居多,这样又不想她留下印象,免得以后会记得我是“很凶的二姨”。
  大宝二宝去上学,我领她出去买菜,我不认路,一路打听菜市场在哪里,她在外面倒是很乖,牵着她的小手,也不乱跑,等我提了满手的菜,她便牵着我的衣角,我记不清回姐姐家的路,她自告奋勇说认识,我还将信将疑,让她在前面走,过一段,我就认识了,果然她走得是正确的,于是猛夸她一阵,说她是“全世界除了姐姐们最聪明的小乖乖”。
  但小乖乖的乖并不长久,还是可气的时候多,尤其是晚上,不睡觉,和姐姐们捣乱,一眼看不见,就蹦到大宝二宝那边去,她们要上学,所以不敢睡太晚,气起来真是要打她,她又训不得,一说重话,立刻哇哇地哭,于是又得软语哄她,我自觉简直比上班还累。
  她睡着了也不老实,二宝睡沙发,是横过来和床扣在一起,三宝滚啊滚,就会掉到沙发里,我得再把她抱回来,她又踢被子,怕她感冒,要不停地给她盖上,气起来打她屁股,她根本都不醒。后来决定让她睡沙发,她可怜兮兮地不想去,说怕老鼠,我安慰说没有老鼠,她又说会有虫子,我说虫子怕二姨,她无计可施,说怕小偷会把她偷走,我做出大无畏的样子,说来几个小偷我都会赶走的,她没办法了,要抱着我的手睡,把手给她,她两只手合起来,紧紧地紧紧地抱住我,真是很害怕的样子,看得很心疼,用另只手轻轻拍她,哄她睡着。她夜里半睡半醒间,觉到手里没有我的手了,便迷迷糊糊地伸手来找,有时还会轻轻喊“二姨,手……”抓到后放心地合在手里再睡,又心疼又好笑。
  但她的顽皮,终于把疼爱她的大宝二宝给惹烦了,大宝说:“二姨,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距离产生爱”,我大笑,说:“对啊,我早就明白了,所以二姨才不常回来呢。”大宝急了,“不是的不是的二姨,三宝不懂事,你是大人,不一样的。”
  大宝是极懂事的孩子,因为太懂事了,更让人心疼,她心事重,小小年纪,做事显得有分寸,又争强好胜,为了百米跑第一,结果呕吐,被姐夫从学校门口背回来,她还会劝慰姐姐:“我也不喜欢现在的姥姥啊,我对她好,都是为了爷爷高兴。”让人心酸。二宝则是全无心事,只知道吃和玩。
  给她们做东西吃,是我最感幸福的事。只可惜有些从前做的菜,都忘了做法,菜谱也没有带回来,只能凭记忆揣想着做,大宝二宝总是热烈吹捧,我对三宝说二姨最对不起的是她,因为从前在家里做饭的时节,她小,不能吃,能吃的时候,二姨往往在外面,让她现在多吃点,三宝遂也努力地吃,红烧肉中,她喜欢吃肥肉,但是她叫“胖肉”,这个说法让人忍俊不禁。
  为了三宝晚上早睡,我们只好不让三宝睡午觉,困她,她很困要睡的时候,想办法不让她睡,去电脑城买液晶显示器的那天,她在车上就要睡着,我怕她着凉,要抱她睡,她以为是照常不让她睡,很恼火,执意不让抱,又踢又打,哄她也不听,不管她吧,她歪在后座上的样子看上去很难受,到了电脑城,哄她下来,还很不乐意,说要自己留在车上睡,吓她小偷会来偷她,才不情不愿地下来,给她买了冰淇凌才精神点,进了电脑城,可就来精神了,我们挑显示器,她在一边乱跑,我挑完显示器,又去看耳麦和摄像头等,她坐在小桌子旁给大姨上课,模仿幼儿园那些,让大姨唱歌,不唱就训。去科技馆玩的那天下午,她可就忘了困了,和大宝二宝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都要闭馆了还不想走,她又特别喜欢照相,还很会摆POSE,不过来来回回都是那几个飞的造型。出了科技馆,在泉城广场等姐夫,她可就不争气了,立马就睡着,姐姐抱着她,我就在一边拍她的睡相,后来姐夫来了,叫醒她,给她看照片,威胁她,以后要是不听我的话,就把她睡着的样子给她幼儿园的同学看,她听了很怕的样子,乖了很多。我得意地想:和二姨斗,你这点道行,差得远呢。
  带她去买鞋子,姐姐和三宝都相中一双,试了也很合适,买下来,我看中另一双,因为边缘全都是塑料硬齿,我劝三宝试,三宝却不喜欢,说什么都不要,我引诱她:“二姨喜欢这双鞋子是因为你穿上的话,如果有小朋友欺负你,你踢他的时候一定管用。”看来三宝终究不是好斗的孩子,根本不为所动。倒是买给她的表她非常喜欢,一直戴着,虽然她根本不认识几点。
  回到曲阜,去逛三孔,为了人多热闹些,又叫上大宝二宝的姑姑和孩子琳琳。这种游逛,根本是看孩子而非看风景,她们对三孔也都不陌生,在里面大呼小叫地跑,而我们就疲于奔命地追。和琳琳比起来,三宝的顽皮就真算不得什么,不比不知道,一比就明白三宝的可爱。在孔林,我对三宝说,有个小孩很可爱,我们去偷来给她做伴,她开始很动心,想了一想说“人家会不愿意”,我说我们去偷嘛,她一本正经一脸正气地说:“偷小孩就是坏人,警察会抓你!”我做出害怕的样子,说:“二姨错了,你原谅我吧!”她想了想,说:“好吧,我原谅你,以后不许再想偷小孩了!”妹妹说三宝还是幼儿园班里的大班长,看她那样子,还真有几分班长的架式。
  但这位大班长,真正能管住自己的时候也不多,顽皮起来就忘了大班长的身份,她不想听话的时候,就对妹妹说:“现在我不是你的孩子,我是医生。”妹妹问:“那我的孩子呢?”她做思考状,然后说:“去街上玩了,一会儿就回来。”吃饭的时候,我和妹妹边吃边说话,她大声喊:“我是老师,吃饭的时候不许讲话。”我说:“我是校长,我可以讲话!”她点点头,对妹妹说:“好吧!她是校长,她可以讲话,你不能!”
  她喜欢济南和汇泉,就不愿意回自己的家,只要说:“送你回苗孔”,她立刻就会乖。从汇泉离开的时候,她总是很不情愿,要求留下,不获批准后,嘟着小嘴走,有时候甚至是哭着走,边哭边让妈妈记着明天还要再来。大宝二宝很疼妹妹,什么事都想着妹妹,逢到这时候,就千般安慰,她们带着三宝玩,根本不用大人操心。三宝不小心嗑到碰到,也不会哭得惊天动地,有时候反而是大人心疼,她在玻璃桌上撞了一下,头上立刻起了个包,我心痛极了,把她抱在怀里,过了一会儿问还痛不痛,她点头说痛,然后又说不痛,不想我担心的样子。
  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喜欢捉迷藏,大衣柜是她最喜欢的地方,藏进去关上门,还真是不易发现。我一次爬到写字台底下藏起来,她因为个子已经高过写字台,所以没有发现,没有找到就出去了,我出来后又藏到门后,喊她,这次她发现了,抱住我惊喜地大呼小叫,我问:“刚才看没看门后?”她点头,说“看了呀,二姨刚才不在这里。”我得意洋洋地说:“当然不在这里了,我才不告诉你我藏的地方。”她一脸崇拜的样子,“二姨你真厉害。”
  我是假厉害,她是真厉害。午睡,她醒得早,过来吵我,我听到她的声音就醒了,故意装睡,她过来先拍我的脸,看不醒,用手砸我的肚子,痛得我哎呦一声,跳起来打她,又装作哭起来,她吓住了,过来抱住我,拍我的背,“不哭不哭小宝贝……”被她弄得啼笑皆非。
  喜欢从后面蒙住她的眼睛,问:“我是谁?”她高兴地回答:“是二姨!”拨开我的手回身胜利地笑,我夸奖她聪明的小宝宝,又故意懊恼地说怎么每次都猜中,她想了想,说:“你再蒙我一次。”我依言蒙住她的眼睛,问:“我是谁?”她说:“是大姨!”于是轮到我胜利地说:“猜错了猜错了小笨笨!”
  相聚的日子总是太短,不几天,也就要离开了。不知道下次见到三宝的时候,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又忘了我?

                     05-10-6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