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2006/9/24 12:05:19

[原创]长安

  因为我太向往这城市,所以反而不敢游。
  近乡情怯。不敢惊醒长久以来的迷梦,怕其实不能面对真实。
  想象中,一座传奇的城池,君临天下,既无限雄豪又无限妩媚,尽态极妍。

  事实上,它的确不是的。
  “长安已成过去”。

  现在它是一座既上升又在下沉的城,上升的部分是与其他城市相同的,高楼大厦,麦当劳,肯德基;下沉的,是它的独有部分。那些作为古迹存在的名胜,的确还在,却渐在风尘里变更了面目。
  不再有“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

  旧的是长安,新的是西安,泾渭分明。

  自然,也可能是我武断了,毕竟,我对它了解还少。我去的景点,不过是陕西博物馆,大唐芙蓉园。我经过了大雁塔,从墙外,门前,但我终究没有进去。天很蓝,飘着轻绡似的云,大雁塔广场上的喷泉,在音乐声中喷发,如同起舞。水汽弥漫,最高处,轻轻飘散,看上去与白云完全混在一起,蔚为奇观。《想飞的水》中那句歌词——“激起的江水飞上去,飞到白云里”——当初看时只觉得是奇幻的想象,但它竟然可以是真的。另一面广场上有玄奘的塑像,非常传神,正对着的,是一条宽阔笔直美丽的路。

  西安,也是美丽的。只是它,不是我此来追求的美丽。

  我没有进大雁塔,是想保留一份完整的想象,我不想进去之后后悔。

  而大唐芙蓉园,没有这种负担,期望值低,所以可以心无挂碍地游。我并不排斥人造景观,只要它不拙劣。芙蓉园有它的好,也有一定的底蕴,而且,即使单为一场皮影戏,也值得。

  其实我进去的时候,戏已接近尾声。我以前只在电影和书里接触过皮影,远距离的。现在,我就坐在台前,面前就是幕布。我不知道剧目,门前的小黑板上没有写,戏其实只有一个人在唱,用假声,尖细柔婉地唱女声,唱的是将襁褓中的婴儿放在桥上,交给那冤家,因为孩儿是董家戴孝男。然后离去。然后换成粗声气,幕布上男子的身影抱起孩儿,向孩儿哭诉他母亲太狠心。虽是不懂来龙去脉,但是很动人,声音中的投入,是能够听得出来的,日渐式微的皮影戏,能够延续至今,也就是凭艺人们一腔热爱吧?
  乐声止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掀帘出来,笑着说这场戏结束了,下一场戏在两点半开始。不知道刚才的戏是不是就是他唱的,想问,又恐冒昧。转过去看台面上摆着的皮影,细细端详,从前在书上看过皮影的制作工艺,却是要看在眼里,才知道其精细,人物的造型夸张,设色鲜艳,未涂彩色的部分,是半透明的,我很想轻轻执起一个在手中,体味人物活动的感觉,却不敢,只觉它是娇贵的,怕会弄坏它。

  我没有等下一场戏,凡事留余韵最好,我从不贪多。继续慢慢走在唐市里,看了一会儿造纸,又看一会儿织布,阳光灼烈地当头照着,因为建筑普遍低矮,所以视野非常开阔,很久没有见过这样蓝的天,白的云,心情都跟着舒展开来。走累了,坐在芙蓉湖畔的长廊上歇息,风从湖上吹来,一片清凉。太倦,闭眼一霎,竟似要睡着,或者是真的睡着了,睁开眼,竟有不知人间何世的感觉。粼粼水面,点点碎金。

  走到仕女馆,看了一会儿大唐服装表演,衣饰夸张得过分了,不如看湖面舒服,一带亭台,掩映花树之间,错落有致,又衬以碧草如茵。只是稍稍又走一段路,便又累了,爬青城留下的腿疼脚疼未愈,到后来,索性提了鞋子,赤足走在石板路上,一直登上旗亭。

  路面是微烫的,行在上面,给人贴近大地的喜悦充实。从旗亭远眺,湖山尽收眼底。路标上对旗亭的介绍是王之涣等三诗人旗亭画壁的故事,但我想起的却是李贺“旗亭下马解秋衣,请贳宜阳一杯酒”的苍凉。仿古,做得好了,是有其佳处的吧?象是一个线索,牵动的,可能是其他的回忆,但是如果没有线索,可能记忆就真的湮没了。从前在曲阜,我是排斥六艺城这类人选景观的,现在,不知道是年龄愈大愈宽容,还是只与六艺城的拙劣设计有关。

  所以当我走在唐诗峡,壁上的诗句扑面而来,每个转角处都有熟悉的句子,龙蛇飞动,颇具气象,有流水淙淙穿过峡谷,诗句之间复有浮雕,长恨歌旁,是唐明皇和杨贵妃,另有诗人对奕、吟诗的情景,雕工不落俗流,引人遐思,另外有以游人拍照、指点壁上文字为主题的铜雕,倒也不突兀,反而平添趣味。

  因为在西安逗留的时间短,且仍累,对西安,能游的地方,也只是近处,大唐芙蓉园,也可以说是缩微景观。先一天到时,已先去了陕西博物馆,不过比较失望,自从去过河南博物院,此后再去的博物馆,似乎都失色了,可能是先入为主,终究有一个标杆在那里,难免不生出比较之心。按说陕西是文明发源更早的地方,馆藏该更丰富,但实际却不如此,不是说不好,只是不够好。也在反思,是不是对长安本身期望值过高带累了它。当我走出门时,暮色中,浓浓惆怅。

  可是,它不是一座普通的城市,原本不应该等闲视之。它的名字叫做长安的时候,矗立东方,冠绝当时,才华盖世的诗人,瑰丽的诗篇和传奇文章,风流帝王,倾城美女,缠绵爱恨……曾经都以它作为背景,轮番上场。
  现在,昔人已逝,舞台也敝旧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由不得人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去机场的高速路上,一路都是路标提示到咸阳多少公里,想起当初在洛阳时看到“虎牢关”地名时的感触,如重温记忆,长安是属于汉与唐的,咸阳是属于秦的,三个强大的帝国,如今都成陈迹。两旁的土地极是平旷,极目无边,看上去,是漠然无情的,却正是它们,可能曾是战场,可能曾是宫阕,可能目睹无数悲欢离合,如今,却只是沉默、无语。                        



评论

在南方看的是山頭
在北方看的是城頭
在西安看的是墳頭
西安七十二個皇帝
七十三個墳頭
這才是精髓
外地游客都去看大唐芙蓉园
真是悲哀

发布者 Media
2006/10/9 10:48:40


非常抱歉,在西安停留的时间太短了,只有两天,还要做事,所以时间非常紧张,只能去博物馆和大唐芙蓉园了。

有机会再去,停留较长时间,好好看看。


发布者 萧秋水
2006/10/9 11:10:39


up

发布者 萧秋水
2010/5/9 22:00:28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