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2006/9/24 12:06:44

[原创]西冲之海

  归来的路上,许是大家都倦了,没人说话,此际的静寂,让人有些难以忍受,转脸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一弯冷月。
  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可是,还是止不住去想,那个人,是不是还躺在那里?他的朋友们,是否已经离开?整件事情,最终怎样结束?
  其实,是已经结束了。对于他而言。

  忙了两个月的实践之旅,终于在成果推出后告一段落,作为犒劳,特别组织了这次户外活动。几经商量,确定到西冲徒步,然后到沙滩自由活动。徒步穿越的那座山,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翻过山,山脚就是海。岩石尖峭锐利,如同利斧削成,走在上面,真有走在刀尖的感觉。惊涛拍岸,非常壮观。下山的路并没觉得怎么累,再爬上来就不同了,头顶骄阳猛晒,脚下山路陡峭,累得气喘吁吁汗下如雨,对于一向缺少运动的我,的确是负荷太大,但是不能半途而废,也没有停下来的可能性,咬着牙努力向上爬,回到平地,坐回车上,不用硬撑,只觉全身骨头都散了架。
  本来还要徒步走过沙滩,大家都累了,提议直接到沙滩玩罢了。
  躺在绳床上,透过木麻黄看天空,经历了适才的累,只觉轻松悠闲无比,心情闲散如云飘。有清凉的海风吹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
  租了游泳圈下水,我不会游泳,所以只在浅水处漂浮,海水不凉也不热,很适中的温度,浪很平缓,海水是碧绿色的,远处海天相接,没有界限,看上去茫茫的一片。我喜欢那种漂浮的感觉,悠悠荡荡。
  突然,有人在沙滩上急跑着走近,又有一艘快艇飞速地掠过来,似乎是有什么紧急的状态发生,我茫然地站起来,快艇驶至几十米外停住,几名年轻人急促地在喊什么,岸上的人也跳进水里,然后,有一个人被托起,拉到船上,船离岸其实很近,冲到岸上,几个人把那个人放在岸上去急救,看来,是有人溺水。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不少人过来围观,我呆呆站在水中,惧意从心底直升起来,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是怔怔地看着救生员忙着急救,那个人,口中流出水来,但一直不恢复知觉,焦急的几个人,不停地按压他的胸腹,做人工呼吸,可是一直效果不大。终于,医生来了,但看上去象是一个业余的医生,只拎了一个药箱,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但毕竟是带给大家希望,但是,还是没有多少起色,再然后,是几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人匆匆跑过来,还带着医疗器械,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医生,这时候我已经走上岸,回到我们的人堆里,看到这个情景就松了口气,想问题不大了。
  但是我想得乐观了,过一会儿又有几个医生过来,带来氧气袋等器械。
  大家的心情都很压抑,走远了一些,到另一边去。我仍然遥遥望着那边的情景,隔得远了,看不真切,不知道究竟怎样。只是心上一直挂着,很惆怅。
  因为这个缘故,大家对于下水似乎都有了些阴影,我也是,但后来想,如果真的不下水,也许阴影会一直存在,人生总是难免意外,那个人,他会吉人天相,没有那么可怕的。努力地,还是下到水里去,自然是更加小心。S过来,问我敢不敢到深水区,我想一想,说敢,他推着我的游泳圈,一路送我到水深的地方,脚触不着地,但是心里很沉着,S游远了,我仍然是在水里漂浮。天还是那样淡蓝的天,海,还是那样碧绿的海,我张开手臂,仰头向后,头发浸到水里,眼前,只有天空,视野极其开阔,心情,也是开阔的,同时有些悲壮,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有时候,珍惜都没有什么用。眼前的天空,我能够看多久?所以,又有什么放不开的呢?何况,不是我想不放开就可以,有时候,我无能为力。
  以为浪潮会推我回岸边,但是一直在原地漂荡,也不着急,随波逐流。后来,是L从我身边过时,推我回到浅水处,上了岸,看那边的海滩,人已经散了,释然,心想,没问题了。
  更衣回来,要去还游泳圈,tiger提醒我不要从下面走,他说,那个人已经没救了,还躺在那里。我大吃一惊,没想到竟然还是会这样。远远的看过去,是有一个蓝色的影子,tiger说,那蓝色的是罩子。我的心情立刻沉郁起来,虽然是一个陌生人,但仍然有为之流泪的冲动。
  而我们仍需从那边回去,因为没有其他路。那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沙滩上,胳膊还露在外面,据说,才只有28岁,他带了游泳圈下去,但是放开了,他从呼救到被救起,其实不过几分钟时间,但是,终于还是没有来得及。
  28岁,那样年轻美好的生命啊!
  有一男一女,就在他身边追逐笑闹,还拍照,同事忍不住大喊:“别拍了!”那两人错愕地回头,不明所以。有警察过来,对他们讲明。他们吃惊地离去。
  上台阶时,看到几个年轻人,悲戚地坐在台阶上,后来知道,这是那个人的朋友们,在等待处理结果。
  我们去了水头,喧闹的水头,到处是海鲜摊,饭店,人声鼎沸,呵,努力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且尽盘中餐,且干杯中酒。

  车子飞速行驶,一路霓虹灯划不破静寂的夜。在黑夜里,我有一恸的冲动。那种潜藏的恐惧,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消除。第一次,我目睹生命在我眼前消逝,那种震动和惊吓,我无法形容。我忍不住去想,那个人,他的父母知道噩耗后不知道会怎样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至大的悲剧。那个人,他不知道结婚没有,是否有子或女,如果是,他的妻儿,又该怎样伤心?不过是寻常出来游玩,却发生意外,这对我们这些过客,纵使叹惋伤心,也是有限的,但对亲人来讲,却会令他们心碎。但是,人到底应该如何珍惜生命?意外的发生没有任何朕兆,也因此可能无法避免。生命与失去生命的差别,也许只是毫厘,但,这一毫厘如何把握?
  我如此茫然无助,无法获得解答。


下一篇:[原创]长安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