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因为积极的价值标准和深度的思维认识让你静以观风云,帷幄视天下!
关键字:知识管理
  在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深处,衣冠楚楚的知识工人们已告别机器轰鸣的生产线,西装革履的身上也不再带着机油味,但是他们仍旧在一条无所不在的流程生产线上辛勤工作,他们使用的工具被称为——“知识
    巨型企业中,每一位知识工人的点滴知识,都会源源不断地从世界各地汇集,注入位于企业中枢的超级大脑”——绝妙的是,知识并不因为分享而减少,却会因为正确使用而不断增值——“企业知识仓库里的智慧也正在一刻不停地向世界的各个角落的发散,转变成每一位员工脚下不断长高的知识基石
   这并非发生在未来的美妙科幻场景,而是发生在此时此刻:IBM的知识管……
编辑 | 阅读全文(4793)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5 10:29

2006-9-24 23:22 | [原创]故园

小时候,在外婆家住的时候,常去旁边的孔庙玩。上了初中,因为孔庙就在外婆家和学校中间,所以经常是从孔庙里穿过去上学,有时候会在里面逗留一下,拾柏子,也没什么用,但是喜欢那种芳香。
  那些千年古柏,自幼看熟了,当时不懂得多么美,直到后来,离开,再回来,突然间明白,那份沧桑中蕴含的至美。
  那是时光雕琢的美丽,历久,弥新。如同醇酒。在悠长的岁月里,它们留存下来,也经历过战乱、天灾,但是,还是屹立未倒。即使有一日,它们也终会倾颓,但终究,那也是长久的象征。
  我不知道我对永远的渴望,是否因为我是在这样古老的环境里成长,我因此也无法判定,在一切飞快流转变易的世间,应为此快乐,还是悲伤。


编辑 | 阅读全文(2683)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23:22
看到同事的MSN签名是“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遂找到机子里存的一幅图片给他,那是在前段时间在网上搜索“静观”书法的时候,顺便看到的,因为喜欢,所以收藏下来。
图片可惜只是半阕: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院行遍。
 
 
写得如同行云流水,所以不全也还是喜欢。对词本身,更喜欢的倒是下阕: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这首词很早的时候就读过,但是没有太深感触。是在大学里看到《滚滚红尘》的剧本,里面的篇目中,就有“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细细体会之下,令人惆……
编辑 | 阅读全文(4805) | 回复(5),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23:12

2006-9-24 22:59 | [原创]关于写作

关键字:成长
和姐姐在MSN上交谈,问我发的博客地址她有没有看,她说看了,大宝二宝也看了,看到三宝的部分,笑得不行。
去年在济南,特别给大宝二宝在小学生联盟上注册,“逼迫”她们写日记、画画,还加了Fred的女儿为好友,希望她们一起进步。不过她们的热情也没坚持下来,而我在内网又不便于督促,慢慢地那边也荒废了。终究还是对自己的把握大些,所以希望自己的文字可以对她们起到一种提醒的作用,让她们爱上并习惯写作。
我是自幼喜欢作文的,从小作文就被老师当作范文读——数学是糟得一塌糊涂,属严重偏科类,倒是在上了高二后喜欢上数学,成绩也突飞猛进——真正写东西,还是在上网以后。写字是一种乐趣,后来发现,更是一种技能,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招聘的时候,要求表达能力是包括口头表达和文字表达的,所以经常鼓励身边的同事、朋友写作,对于大宝二宝,自然是要“……
编辑 | 阅读全文(5171)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22:59
  偶然想起,可以把一些关于三个宝的文章发到畅享的博客上,让她们去看,从前在MSN的空间发过几篇,但当时还在内网,发贴不便,所以没有坚持下来,出来后都忘了那里。
  说做就做,把去年回济南时写的一些文章发过去,看着文章渐渐增多,又萌生好好打理这个空间的想法,于是,又把一些以前的文章贴过去,一边贴,一边慢慢阅读,五味杂陈。
  写东西,其实只是兴趣,多是一时所感,随手记下,到后来,已经成了一种抒发的方式,有时心情狂乱,写完后,往往也就平静下来。有时候会看看从前写的文字,但基本不花较久时间,有些文字,也都散失了,象从前写在阳光论坛、千千阕歌的文字,全盘清空,删的时候,竟然心里也没有半分可惜。
  但是今天……这样安闲的周末,静听着《我的海洋》,满屋里是海浪的声音,和着低低的乐声。看着那些过往的文字,无法描蓦自己的感受。
  经历了太多意外,已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编辑 | 阅读全文(4632)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4:41

2006-9-24 14:31 | [原创]新生

  那晚我一直心神不定忐忑不安,虽然大堆的事要做,却总是定不下心来,约十时多,终于等来消息,2002年1月10日晚,我的第三个外甥女诞生了,七斤六两的胖丫头。
  高兴得睡不安稳,急着要去看她,朦胧入梦,在梦里见到她,是梳着两个丫角的大女孩,笑着扑向我,要我抱,醒来,想起梦,禁不住笑,果真是梦里真真语真幻,一枕黄梁犹未熟。
  又踏进妇产科,近五年间,这是第三次来,第一次,是大姐生大宝二宝,第二次,是好友生女儿,这一次,是妹妹的女儿,虽然一向讨厌医院,但是是在这里,我认识到生命的神奇。
  见到她,乖乖地躺在婴儿车里,红红的小脸象苹果,胖胖的,小嘴如花瓣。望住她爱怜横溢,想要接近却又不敢碰触,如同大宝二宝初生时的感觉,但毕竟也是经过历练了啊,中间的经验竟然全不算数,又回到天地鸿蒙一片混沌,崭新的喜悦与惊动。
  望着初为人母的妹妹,看着她所受的苦楚,只觉心疼和佩服,还记得她出嫁时我的不舍,……
编辑 | 阅读全文(4598)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4:31

2006-9-24 12:10 | [原创]那一片碧波荡漾

  17日。就要离开大连,上午没有安排,本来是想在酒店睡懒觉算了,想想又不甘心,若不去海边看看,仿佛没有来过大连似的。问问其他人,只有Holly想去,遂相约同行。

  我们不知方向,上了车才问司机,怎么到海边,哪里比较好,司机说星海广场好,我记得听Chad讲过这个名字,于是同意。但记得Chad也说过,海边很近,司机却开了很久,我和Holly均怀疑他绕了路,但自己对路不熟,也讲不出证据。到星海广场,果然是很广大的一片,据说是亚洲第一广场,不知道是否确切。只是中间有一带假树,橙红的红叶和碧绿的椰棕,只觉假得可笑复可恨,苍翠的松柏,是北方的特色树木,其实足够美丽,多那些东西,反而不伦不类。
  四望,并没有看到海,司机指给我们海的方面。下了车,寒风吹过来,立刻觉得颤栗,海边的风更比市内大得多,虽然来前多加了衣服,到这里,仍然显得单薄。迎着风,向前走去,眼前也算一个广场,又算是一个大型石雕,两端翘……
编辑 | 阅读全文(5362)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10

2006-9-24 12:08 | [原创]Ginkgo tree

  周六,早晨起来,已是十点左右,饿了,与红到附近去找吃的,红说附近有麦当劳,我坚决反对,说麦当劳只能在深圳吃,还得是周围找不到吃的东西的情况下。她想起银座百货里面应该有美食街,两个人奔银座百货而去。
  在银座旁边,有几树银杏树,因为是初冬,扇形的叶子全成金黄色,在风中飒飒翻飞,分外有种灿烂的美感。我一边惊叹,一边想象,应该如同木棉道,会有道路,两旁全是银杏树,一路金黄,绵延远去。
  果然是有。
  从珠海办到香格里拉的路上,和去嘉里中心的路上,都有这样的道路,痴痴看着,只觉震撼,不会形容。生命中极细微之美,如米粒雕花,而又有极大之美,如浩瀚天宇下银杏道。

  很长的一段时间,喜欢《Ginkgo Tree》,反反复复地听,许许多多遍。

  See the leaf, two parts united,
  For so long, millions of years -
  Livin……
编辑 | 阅读全文(4911) | 回复(1),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8

2006-9-24 12:06 | [原创]西冲之海

  归来的路上,许是大家都倦了,没人说话,此际的静寂,让人有些难以忍受,转脸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一弯冷月。
  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可是,还是止不住去想,那个人,是不是还躺在那里?他的朋友们,是否已经离开?整件事情,最终怎样结束?
  其实,是已经结束了。对于他而言。

  忙了两个月的实践之旅,终于在成果推出后告一段落,作为犒劳,特别组织了这次户外活动。几经商量,确定到西冲徒步,然后到沙滩自由活动。徒步穿越的那座山,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翻过山,山脚就是海。岩石尖峭锐利,如同利斧削成,走在上面,真有走在刀尖的感觉。惊涛拍岸,非常壮观。下山的路并没觉得怎么累,再爬上来就不同了,头顶骄阳猛晒,脚下山路陡峭,累得气喘吁吁汗下如雨,对于一向缺少运动的我,的确是负荷太大,但是不能半途而废,也没有停下来的可能性,咬着牙努力向上爬,回到平地,坐回车上,不用硬撑,只觉全身骨头都散了架。
  本来还要徒步走过……
编辑 | 阅读全文(4996)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6

2006-9-24 12:05 | [原创]长安

  因为我太向往这城市,所以反而不敢游。
  近乡情怯。不敢惊醒长久以来的迷梦,怕其实不能面对真实。
  想象中,一座传奇的城池,君临天下,既无限雄豪又无限妩媚,尽态极妍。

  事实上,它的确不是的。
  “长安已成过去”。

  现在它是一座既上升又在下沉的城,上升的部分是与其他城市相同的,高楼大厦,麦当劳,肯德基;下沉的,是它的独有部分。那些作为古迹存在的名胜,的确还在,却渐在风尘里变更了面目。
  不再有“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

  旧的是长安,新的是西安,泾渭分明。

  自然,也可能是我武断了,毕竟,我对它了解还少。我去的景点,不过是陕西博物馆,大唐芙蓉园。我经过了大雁塔,从墙外,门前,但我终究没有进去。天很蓝,飘着轻绡似的云,大雁塔广场上的喷泉,在音乐声中喷发,如同起舞。水汽弥漫,最高处,轻轻飘散,看上去与白云完全混在一起……
编辑 | 阅读全文(5094) | 回复(3),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5

2006-9-24 12:03 | [原创]桐花万里路

  车拐了弯。眼前的路,两旁密植的树,都向中间交汇,将整条路都笼在树荫下,密密层层的绿叶,遮住了天空,头顶上象是绿色苍穹。从机场到成都再过来绵阳,一路阳光灿烂,觉得微热,上了这条路,立刻觉得阴凉起来,鲜明的绿意,非常养眼。
  问司机那是什么树,司机说了两遍我才听懂是法国梧桐,惊奇了一下,因为开始没有认出,仔细看,果然是,但与从前见过的法国梧桐很不同,树干在比较低的地方就分了杈,所以绿荫铺陈得很开,而且枝杈不是向四方展开,是两边的树枝桠都倾向中间,所以虽然路很宽,但也能够交汇起来。而从前见过的法国梧桐,要高大很多,分杈较少,所以树荫不够浓密,两旁的树是截然分开的,中间就会给天空留出缝隙。
  因为法国梧桐是太常见的树了,所以稍稍变异一下,竟不认得。也想起,从来没有留意过,法国梧桐会不会开花,只记得会有累累小球垂下来,却忘了是在夏季还是秋季。
  因之又想,如果梧桐也可以长成这样,在春暮时节……
编辑 | 阅读全文(5058) | 回复(1),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3

2006-9-24 12:01 | [原创]聚散两依依

  我在西十二道街下了车。
  风很大,微微地落着雨,可以感觉到但不致淋湿衣服。
  并无惊叹,只是喜欢,整个人融化进去。石块铺成的坑坑洼洼的路,要慢慢地走才好。放缓脚步的同时,也放松了心情。
  豪迈粗爽的东北,原不该有这样精雅别致的建筑的,但似乎正是这种反差,才让人新奇和喜悦。而它们是活着的,有生命的,并不是苏州街那样带摆设的意味,那些风格迥异但又非常和谐的建筑,是可以读出岁月沧桑痕迹的。
  路边的树,叶子大半黄了,踩着落叶,如踏过岁月,错疑是在梦境里。
  而梦与现实,又何必区分呢?
  走着走着,天放晴了,阳光洒下来,整个世界都明媚起来,刚才有些萧瑟的街景,也立刻显出生机。我转过头迎着阳光向街的另一个方向走,天很蓝,大片云朵不断变幻形状,阳光仿佛一直照进心里,暖暖的感觉。
  在尽头,看道旁立着的牌子,上面是对中央大街的解说。一条1900年起建的老街。
  百余年。
  我数过窗……
编辑 | 阅读全文(4620)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1

2006-9-24 12:00 | [原创]圣索菲亚

  饿了,看路边一个烤肉摊生意兴隆,要了一把,边吃边向周围张望。
  对面有一座教堂,纯粹的欧式建筑,宏伟,端凝,肃穆,雕镂非常精致,隐隐可听到音乐声,是圣乐吧?
  曾是在青岛看过教堂的,但感觉和这座并不相同,记得青岛的那座教堂宏伟然而素朴。
  拦住一个路人,问教堂的名字,他说叫圣索菲亚教堂,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我哦了一声,说了谢谢,走到对面去近看。
  黄昏,天将黑未黑,天空仍是明净的蓝色,教堂的圆顶和十字在仰视中愈显神圣,音乐声近了也分明起来,让人心情安静。广场上还有喷泉,鲜花,几乎令人错疑是在欧洲。
  那种美丽和宁静,真是让人心生眷恋的。而且,又是不预期,不过是信步走来,突然间与美丽劈面相逢。
  去旁边吃了一碗朝鲜冷面,再出来,天已完全黑了。
编辑 | 阅读全文(4772)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2:0

2006-9-24 11:57 | [原创]西湖

  微雨,冷风,薄雾笼罩西湖,波滔动荡。
  身在苏州,反不及看杭州多些。十年前,初到西湖,四月明媚天气,泛舟湖上,春水碧于天。灵隐寺,不敢许愿,因不知道何年再来,总不能为了还愿单走一趟,若早知,还能再来两次,也就许了,只是,许什么呢?
  去年,也是四月,但是薄阴天气,柳绿花开,沿着西湖畔,缓缓漫步,然后去楼外楼,吃西湖醋鱼。
  在山东时,柳只鹅黄,却是到江南,赶上了春。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只是心下凄然,春已来,盼望却落了空。

编辑 | 阅读全文(4362)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1:57

2006-9-24 11:55 | [原创]城市上空的鸟群

之一
  昨天晚上,写东西,《城市上空的鸟群》,突然之间,眼前一片黑暗,停电了,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想起,中间好象没有保存,写了一长段的东西,估计全都没了。气急,坐在黑暗里恼怒。同事想得远,惊呼:下楼怎么办?电梯一定停了!难道走下23楼吗?!走到窗前去看其他地方,灯火辉煌霓虹灿烂,看来只有经贸大厦停电。且不管,黑就黑,先欣赏夜景再说,就当歇歇眼睛。时间还早,不急着回去。
  突然之间,眼前亮了,又来电了。
  再开机,重新打开文档,果然没了,丧气,没了回想再写的心思。去做别的了。
  今天,想到这个丢失了内容的题目。
  昨天是从北京写起,其实想起这个题目,是在吴江,因为在吴江看到的鸟群最美。是四点多钟的时候,从JL出来,回头看看没有车,信步走走,就当散步,那一带的厂房,普遍不高,所以视野非常开阔,天空很蓝,大片的云朵,四野有苇叶随风飘飞,不知名的野花大片盛放,所以我喜欢到吴江来,不仅仅因为吴……
编辑 | 阅读全文(5737)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1:55
(共 3443 条) 1 2 ... 222 223 224 225 226 ... 229 230 翻页至

仅列出标题
feedsky
抓虾
pageflakes
google reader
bloglines
my yahoo
netvibes
鲜果
  • 创建:2006/7/19
  • 文章:3443
  • 评论:26578
  • 访问:73265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