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因为积极的价值标准和深度的思维认识让你静以观风云,帷幄视天下!

2006-9-24 11:21 | [原创]董小宛

关键字:国学
  董小宛是我心目中最美的美女,不是过誉,然而凡事需要实例,否则也是空口白话了。其实董小宛是耳熟能详的名字。她名列秦淮八艳,而又有入清宫,致令顺治出家之说,比别人更多一份传奇色彩。然而说到真正了解董小宛其人其事,却也不易。

  董小宛极美,十六岁时与冒辟疆初见,“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玉色,神韵天然,”真是活生生一幅美人醉酒图。至归嫁冒辟疆,“夏西洋布一端,薄如蝉纱,洁比雪艳,以退红为里,为姬制轻衫,不减张丽华桂宫霓裳也。偕登金山,时四五龙舟冲波激荡而上,山中游人数千,尾余两人,指为神仙。”那是何等美丽的情景!可以想见董小宛飘然若仙的风姿,简直不类凡尘中人。

  美丽只是一个方面。董小宛又岂只美丽?

  小宛富才气,精鉴赏,为人侠义,不媚权贵。因欣赏冒辟疆,矢志相从,虽历经艰险而不悔。“孤身挈一妪,买舟自吴门江行。遇盗,舟匿芦苇……
编辑 | 阅读全文(4615)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1:21

2006-9-24 11:20 | [原创]高阳台

关键字:国学
  桥影流虹,湖光映雪,翠帘不卷春深。一寸横波,断肠人在楼阴。游丝不系羊车住,倩何人传语青禽?最难禁,倚遍雕阑,梦遍罗衾。
  重来已是朝云散,怅明珠佩冷,紫玉烟沉,前度桃花,依然开遍江浔。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难寻。


  作者朱彝尊(“彝”是错别字,“分”本应是“糸”,字库中无此字,姑以此代。),清季著名词人。词后有序:“吴江叶元礼,少日过流虹桥,有女子在楼上,见而慕之,竟至病死。气方绝,适元礼复过其门,女之母以女临终之言告叶,叶入哭,女目始瞑。友人为作传,余记以词。”

  被深深地感动,半是因这故事,半是因词本身。

  虽然,也只是一个平常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可是因为那样缠绵宛转却终于成灰的相思,因为死亡的冰冷,知道了却不能得的惆怅,分外凄艳动人,回肠荡气。

 ……
编辑 | 阅读全文(4503)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4 11:20

2006-9-23 17:48 | [原创]黄河

  从西北饺子城吃完饭出来,时间还比较早,往机场去的路上,姐夫突然问我相机是在箱子里还是随身带着,我说是随身带着,但是电池没电了,他便说去买电池,不明所以然,但也随他去了,买完电池,又加了油,他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方,问是哪里,不说。姐姐说,这是姐夫的习惯,上次也是这样,出门后一直走一直走,就是不说去哪里,结果是去了博山。姐夫卖关子,坚决不透露。
  直到看到远处的一座大桥,我才猜出来,原来是黄河大桥。从前在郑州看过黄河,但还真是没有在山东境内看到过,一时间大为惊喜。大桥很壮观,姐夫说桥刚建好的时候,各单位都组织来参观,当是名胜一样。姐姐和两宝也是头一次来,也是很感惊奇。
  过了桥,车子拐进旁边树林中的小道上,道路坑坑洼洼,很不好走,又很曲折,拐了很多道弯,两边都是树林和农田,还有房子,但是显得很荒凉,不象有人住的样子。地上有厚厚的落叶,玉米杆已经完全枯了,棉花正在吐絮。
  下车后,不禁……
编辑 | 阅读全文(4407)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48

2006-9-23 17:46 | [原创]高跟鞋

  在济南时,一天,姐姐提一双鞋子给我看,那本是平底的普通鞋子,可以作舞鞋穿的那种,因为轻便,所以大宝二宝都喜欢,但这双鞋子,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捧腹大笑,因为鞋跟那里用透明胶带粘了一对圆柱状的橡皮,由平底鞋变成高跟鞋(也不算高跟鞋,事实上是中跟鞋,橡皮的高度毕竟有限),姐姐说:“这是她们自己造的。”我和姐姐都笑,大宝二宝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
  笑着抱住她们,给她们讲,在她们的年龄不适合穿高跟鞋,对脚的发育不好。大宝问:“那什么时候才能穿呀?”我想了想,说:“十八岁吧!”她问:“那还有多久?”我说:“十年吧。”她怅惘地问:“十年是多长呢?”
  女孩子似乎天生就对高跟鞋有偏爱,三毛小时候,也盼望长大了可以穿丝袜、高跟鞋,涂口红。大宝二宝小时候对口红……
编辑 | 阅读全文(5073)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46

2006-9-23 17:45 | [原创]白云湖

  以前只知道章丘的大葱出名,不知道章丘还有座白云湖,是姐夫提议说去白云湖玩,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抱多大希望,是越到后来越惊奇,用惊奇形容不很确切,有些新奇,有些亲切,因为自幼在乡间长大,所以对于农村的景色,觉得熟悉亲切无比,华北平原,一带旷野,极为平阔,路两旁栽种的,不是其他地方惯见的玉米等作物,而是大葱。我们已经买了大葱,但对于栽种在地里的葱,仍觉好玩,二宝形容“象一队队战士”,姐姐是典型的喜欢吃煎饼卷大葱的山东人,我虽然到不了她那程度,但也是喜欢。姐夫祖藉南方,对于葱说不上深恶痛绝,但也不喜欢,看到姐姐的热衷,威胁说如果姐姐吃葱,就用姐姐讨厌的白花油气味来回击。
  说说笑笑间,并且绕远了路再找走回来,过了一座桥,从桥旁的路转弯,那座桥旁的风景非常美丽,我惊叹说似乎已经有多年没有领略过如此美丽的北国秋光,桥下是浅浅的流水,有云和树的倒影,河流曲折,愈远愈苍茫,树上……
编辑 | 阅读全文(4542)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45

2006-9-23 17:44 | [原创]千佛山庙会

  周一刚从曲阜回来时,姐夫姐姐就说,千佛山庙会很热闹,我可以和大宝二宝去看,结果连下来几天都有事情,或者是下雨,都没有能去,直到今天,从章丘回来,虽然已是下午,还有些时间,于是到千佛山去赶庙会。
  两边都是小摊子,看上去也没有多少出奇之处,不过柿子很多,而且品种很多,颇觉新鲜,但和想象中有很多很多民俗特色东西的庙会,还是有距离,倒象便宜货大展销。倒是在一个摊子上看到有木头的首饰盒卖,原木色,很朴实,买了两个给大宝二宝。不过终于有好玩的了,有一个卖袜子的摊子,三根很长的木桩(是带着树皮的原木)成“支”字形搭在一起,一个汉子,拿一把菜刀,在臂上的袜子上划来划去,而袜子丝毫无损,姐姐很怀疑,不信那袜子有那么结实,我也怀疑刀是不是钝的,但那汉子立刻用菜刀“吭吭”地砍树,木屑纷飞,木块纷纷而落,除了汉子在砍树时“嘿嘿”的声音……
编辑 | 阅读全文(4907)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44

2006-9-23 17:13 | [原创]未来

  正浏览网站信息,二宝端一个盆子进来,蹲在我身边,喊二姨,问她什么事,说要给二姨洗脚,吓一跳,真是受宠若惊的样子,看她是真是假,遂也安之若素。她自然并不会给人洗脚,手滑过我的脚时,很痒,而我勉力忍住,心里的温暖感动无法形容。原来她们还有分工,大宝给姐夫姐姐洗,他们对两宝感叹说还是二姨在这里好,以前都没这么高的待遇。我也是啊,回来后说是照顾孩子,但也被孩子照顾,大宝给端来洗脚水让我泡脚;又给洗袜子,晾好;从外面回来,累了,给捶背;蹬了被子,给盖好……简直幸福得一塌糊涂。
  爸爸偏爱大宝,因为大宝“花言巧语”,大宝说,长大了要给爷爷买长得象公共汽车一样的车,怕爷爷开车累,还要雇个司机。至于爸爸妈妈,买房子,要很大的别墅,连二姨三姨都搬进去住。她说话的样子非常真诚,而且又说“所以要好好学习,将来赚很多很多钱”,二宝没……
编辑 | 阅读全文(4308)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13

2006-9-23 17:11 | [原创]市井

  姐姐家住的地方,是趵突泉附近的回民小区,曲曲折折的小巷,弯过来绕过去,都是老房子。我最喜欢旁边博物馆的旧址,是古式建筑的楼阁,四周高高的围墙,据说楼是1904年建的,非常古朴,仿古建筑,即使表面上象了,而且刻意做旧,也仍然和真正的古建有距离,剖析原因,猜想可能是精细度上相差太远,从前的匠人,似乎一生一世一心一意来做这件事,所以一砖一瓦,无不精心制作,斗梁上的描花,往往精致美丽,一丝不苟,现代人做古建,则往往粗疏,有点敷衍了事的意思。那一带围墙,上面是青砖,下面是方石块垒就,真有一种天荒地老的坚实感觉。
  隔着窗子,可以看到山东剧院,姐姐说曾带大宝二宝去看戏,她们都很喜欢。附近有一个很小的菜市场,品种较少,所以我常常去较远的地方买菜。开始的时候不认路,去的是一个很远的市场,后来一次随姐姐回来,才知道较近处还有一个市场。在深圳,已经习惯了在超市买菜,市场的繁杂、吵嚷、脏,开始时有些不惯,……
编辑 | 阅读全文(4059)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11

2006-9-23 17:08 | [原创]最爱

  忙着处理邮件,大宝不时递来一瓣柚子,放嘴里,含糊地道谢,继续忙碌,处理过较紧急的邮件,突然发现面前的桌子上有一小堆柚子瓣了,而大宝还在一边忙着剥。又是惊奇又是感动,告诉大宝不要剥了,已经太多了。
  大宝说:“我就是想剥给二姨吃。我才不象别人那样,只会说最爱二姨,可是只是说而已。爱一个人要用行动来体现。”
  我惊奇又好笑,她有时候说的话,是超越年龄的深奥,同时也明白了她原来是介意了我刚才的话。刚才因为二宝调皮,我抱住她感叹地说:“二宝从前又聪明又乖,成天说世界上最爱的人是二姨,可是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就知道吃和玩。”大宝在一边说:“我知道原因。她在医院里就被换掉了。”我问二宝:“是不是?”二宝的身子扭来扭去,说不是。我呵斥她,说这个扭法简直跟三宝似的,但三宝才几岁,她又几岁,不能再任性……
编辑 | 阅读全文(4388)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8

2006-9-23 17:04 | [原创]美人非旧

  我在厨房做晚饭,大宝二宝在练书法,中间过去看她们写字,也指点一下,看人练字并给出意见是容易的,虽然我对书法其实没有功底,童年时练过,早就忘光,看她们练字,不禁油然记起从前在水泥地上写字的时光。
  时光其实不会轮回,只堪复习,而且浓淡不定。有时候如纸上淡淡水墨痕迹,非常模糊,有时候却又很鲜明。往往是在不经意间,经由什么线索,突然似乎回到过往。当然不是真正回去,只是神思远逸。
  她们练完字,我突然动了画画的念头,让大宝拿了张白纸给我,拿过墨迹未干的毛笔,在纸上勾勒美女图像。
  我自幼喜欢画仕女图,花草次之,其他就不行了。因为画仕女多,所以熟极而流,拿起笔就是最习惯的美女侧面图,微侧着脸,鬓发如云,这是最宜用毛笔画的,用铅笔就必须一丝丝地画,因为久不执笔,所以线条不够均匀。
  勾出眉眼,涂完头发,突然想起锅里的菜,过去看看,加点水继续炖,回来给美人点缀花饰,再画衣服,长袖飘飘,手执花……
编辑 | 阅读全文(4403)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4

2006-9-23 17:02 | [原创]假期菜谱笔记

  昨天中午烧的是冬瓜火腿汤,非常简单,冬瓜切薄片,下油锅炒,炒至熟透,加火腿片,水,熬开,加盐、蘑菇精,大宝说:“二姨,这是你这几天烧得最普通的汤了。妈妈也烧过。”原来“普通”的标准是这样的。照大宝的标准,南瓜芋头奶油汤、海带排骨汤等姐姐不会做的汤才是不普通的。
  奶油汤我自己觉得做得很成功,自夸说:“没想到我还能够做出奶油汤来。”大宝二宝很爱喝,姐夫一般,姐姐是不能接受。因为没带菜谱,所以奶油汤的做法其实是只能凭藉模糊记忆,南瓜和荔浦芋头切成丁,先化开奶油,炒瓜丁、芋丁、火腿丁,加水,大火煮开,小火慢炖,到南瓜成丝,汤成金黄,加牛奶,盐,再煮到开锅,加香叶、蘑菇精。
  自然也有失败的例子,如咖喱鸡。搞不清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自觉也是按步就班,土豆丁、花椰菜先煮熟,沥干水,鸡胸肉切丁,下油,烧热后加咖喱,爆出香味……
编辑 | 阅读全文(4778)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7:2

2006-9-23 16:57 | [原创]灯火

  飞机起飞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本来是17:55分起飞,在登机口还庆幸没有晚点,但登机后,等了很久很久,问空姐,说是有安全隐患,正在处理。知道急也没用,遂翻杂志消磨时间。
  一向少在黑暗中飞行,上次从济南回深圳,经历了一小段的黑暗,从前一直以为,虽然天黑了,但是在高空中,还会是碧蓝的天空,那次才知道不是。这次明白了,所以虽然是坐在窗边,反正外面是黑的,并没有兴趣去看,只是偶然一转脸,发现外面似有灯光闪烁,惊奇了一下,望出去,原来是因为空气能见度好,下面的夜景一览无余,自然是比站在高楼上视野广阔,一条条灯光灿烂的路,如阡陌纵横,在漆黑夜里,如同密密繁星——地上的繁星。
  看席慕蓉《灯火》中曾经提到,《小王子》的作者,开着飞机在空中,看到有灯火的地方会感觉温暖,因为那是人迹的象征,有灯火的地方,就会有人类,有关爱。
  我从空中俯视这些灯火,也有类似的感动。
  ……
编辑 | 阅读全文(4409)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3 16:57

2006-9-22 23:37 | [原创]繁华不过一捧沙

  我看开头的时候,已经预知了结局。
  但是看到结局,我还是、震动了。

  是两位来自尼泊尔和西藏的和尚,在纽约的一家画廊,用一种藏药中的细沙,来画一幅画。
  一个月的时间,画出一幅令人惊叹的画:圆满,完美。万物起源的佛,围绕在佛周围的芸芸众生,圣堂,宝塔,美轮美奂,神圣庄严。线条齐整宛转,颜色柔和又绮丽,因用色的细微差异,甚至呈现出立体感,而有些边缘部分似用细沙轻轻洒就,如雾气缥缈,令人叹为观止。

  这样精心创作的图画,他们最后用一把刷子一扫而空。
  我看到此处时,只觉得心剧痛了一下,因为太舍不得。
  如果是出自我的手,我会更难舍。

  但是他们舍了。
  尘归尘,土归土。那样精妙万端不可方物的画,到头来,还原为一捧细沙。

  他们的本意,是想昭示生命转眼即逝,繁华转眼成空。

  我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我,仍然难以忘怀那幅画,那用以体现繁华意象的沙画。若说存在过,只余沙粒从指……
编辑 | 阅读全文(3545) | 回复(2),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2 23:37

2006-9-22 23:25 | [原创]知识的生命

关键字:km 知识管理
  在内网我的BLOG“朝花夕拾”中,我写“知识,也是有生命的,它在硬盘里,不会象水会随着岁月递减而酿成酒,它的生命力,会一点一点消逝,直至——死去。”然后,我写“产品,也是这样。”最后,是——
  “你,知识的拥有者,产品的创造者,你,不心痛吗?”

  我心痛,所以我这样写。

  太敏锐的人,往往不快乐。因为能够感觉到这些生命的消逝,而若无能为力,会更悲哀。就象每天无数人走过那条小路,但又有多少人留意过凤凰树的叶子慢慢变黄,树下细碎的落叶如同碎金,提醒着夏的远去秋的来临?无知无识是快乐的。

  所以,一般人不会太关注服务器上的工具软件,不会去思考它们的生命,而我会,所以,当我知道那台机器已经很老,我立刻担忧起来,30余G的软件,相当部分,是我弄来……
编辑 | 阅读全文(5407) | 回复(7),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2 23:25

2006-9-22 23:22 | [原创]三宝

  我乘火车到聊城下车,出了站,立刻看到大宝二宝,然后看到姐姐,跑过去抱住大宝二宝,二宝埋头在我怀里就哭,真心痛。旁边有个孩子的头伸过来,以为是陌生人,拨开,抬头看时,却是姐夫抱着一个小孩子,正在哭,突然明白那是三宝,惊喜又惭愧。抱她在怀里,她还是哭,也不说话,问她我是谁,她说不知道,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因为是姐姐哭了,这样互不认识,大家引为笑谈。其实我是见过她的照片的,但是照片和真人似乎有差距。她开始很沉默,不讲话,很老实的样子,我还以为她的性格转变了,但稍稍熟些,她即不再害怕,偷偷看我,又笑,我问她是否想起我是谁来,她摇头,但对我亲近很多,也让我抱,让喊二姨,也低声地喊,再过一会儿,便调皮起来,把脚跷到椅背上去,又去和姐姐们闹。到后来终于想起我是谁,却说是“苏州的二姨”,不到四岁,还记得苏州也不错了。
  我和三宝,最是聚少离多,所以她不认识我是正常的,往往是刚刚……
编辑 | 阅读全文(4767) | 回复(0),萧秋水 发表于 2006-9-22 23:22
(共 3443 条) 1 2 ... 224 225 226 227 228 ... 229 230 翻页至

仅列出标题
feedsky
抓虾
pageflakes
google reader
bloglines
my yahoo
netvibes
鲜果
  • 创建:2006/7/19
  • 文章:3443
  • 评论:26578
  • 访问:73275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