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自由飞翔 > 杂感 > 休闲娱乐业是女人用大腿支撑起来的
2007/9/15 8:23:56

休闲娱乐业是女人用大腿支撑起来的

休闲娱乐业是女人用大腿支撑起来的
第一产业是农业,第二产业是工业和建筑业,英国经济学家、新西兰奥塔哥大学教授费希尔1935年在《安全与进步的冲突》一书中又提出了第三产业,它是除农业、工业和建筑业以外的其他行业。由于第三行包括的范围比较广,我只谈一谈隶属于第三产业的休闲和娱乐行业(在第三产业里本没有休闲业,我把“餐饮和住宿业”统称为休闲业)。

如果说第一和第二产业的蓬勃发展靠的是先进的生产力,那么,试问第三产业中休闲和娱乐业的繁荣靠的是什么呢?毫无疑问,休闲娱乐业在依赖于第一二产业发展的基础上,是靠女人的大腿支撑起来的。如果你认为我是信口开河、断章取义,那么,请你花上一些银子,到各个城市转一转,大到宾馆、酒店、娱乐城,小至茶楼、按摩、洗脚坊、乃至地下舞厅,等你把身上的钱花光后,你会感慨:这个时代学好人真难。

有人说,男人有了钱就变坏,女人变坏了才有钱,这句社会底层的至理名言,就像我们老家的手工绣花鞋垫一样,始终不能登上大雅之堂,但它却是色情行业的真实写照。

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年代,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家庭,从小接受的都是传统教育,高中毕业时,我没有进过一次夜总会(那时一般不叫酒吧、迪吧,普遍称为夜总会),就是读大学时,我也只是偶尔和同学们一起去去学校周边的卡拉OK,消费一元钱一首的点播歌曲。虽然消费档次低,服务女生的照顾还是挺周到的,泡茶、音控、点歌一条龙服务,外加甜蜜地微笑,似乎让我们那几十元钱的消费增值不少。那时我最爱唱的一首歌就是《小芳》,我觉得,她和村里的那个小芳一样单纯,而且还多了几分时尚和智慧,也就是在那时,我才真正有了两性意识地觉醒。

大学毕业后,接触的圈子更广了,在耳濡目染之下,我知道了另外一个好玩的地方———砂轮厂。你不要把“砂轮厂”理解成第二产业了,它其实不是厂,而是一个娱乐场所,是隐藏于成都体育中心下的地下舞厅。这里以前是防空洞,和平年代“资源整合”,就整成了一个个人人都能消费的低级色情场所。女士免票入场,男士需破费三元买张门票,进去后消费丰简由人,行规是女性陪你跳舞,10元3曲,由于独特的环境和独特的消费模式,在那个独特的年代,由独特的消费者创造了一种独特的舞姿“砂砂舞”。至于怎么砂,名人不用多说,反正让你兴致而来,满意而归,这就是“砂轮厂”名字的由来。那时,由于我是被朋友强行带入,在我故作清高和传统思想地保护下,幸能“出砂轮厂而不染”。

后来,由于工作的劳累和精神上的压力,也开始和朋友同事一起去外面放松放松,浴足、桑拿、保健按摸成了我们的首选。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发现休闲业的繁荣离不开女人的大腿。不管我们走到哪个休闲场所,本是打算堂堂正正消费明码标价的项目,当你进去后,总有那些极具诱惑力的女服务员给你介绍特殊服务,特殊服务=增值服务,增值就是要你多掏钱,你还别说,绝大多数的男人在荷尔蒙的诱惑下,往往成为第三产业的享受者和贡献者。

五年前的一天,感觉很疲倦,于是想到离家不远的一家中型休闲中心去做古法按摩,我想古法按摩应该和蛮人按盲人摩一样,比较地道而且正规,价格也不贵,标价35元,进去后作好了一切准备,当我躺在按摩床上的时候,却迟迟不见服务员下手。原来,她在酝酿“三步曲”,第一步是编,编我享受她们的特殊服务——盐浴。所谓盐浴,就是给你裸洗,这种欲火焚身的操作方式一般不会被男人拒绝,如果实在不行,就使用第二步,缠,这一步往往很管用,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应该答应来自陌生女性朋友的关爱。在第一二步都失效的情况下,她们还有最后一步,赌气。当然,也就是在这一次,我终于成了这一行业的贡献者和参与者,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来自爱情以外的第二种感觉,当然,也为这种特殊待遇花费了300RMB。

以前接触得不多的时候,感觉很奇怪而且记忆犹新,现在遇得多了,就见怪不怪了。不管走到高档场所还是低档场所,不管是南方城市还是北方边塞,不管是政治中心还是经济枢纽,不管是汉族还是其他少数民族,诱惑无处不在。管得严格的城市在严打期间回避回避,管得不严的东北一些城市肆无忌惮,而其玩法也花样百出。三年前一个朋友在沈阳参加完秋季糖酒交易会后,回成都讲起沈阳的特殊服务时,仍然是眉飞色舞,还大肆宣扬玩遍全国,还是沈阳的特殊服务最周到,花样最多,收费最人性化。我没有像写色情小说一样描写关键细节,我只想点到为止,表达这种情况在休闲行业普遍存在,以阐述女性在休闲行业的重要


在谈到女人大腿的时候,我同时提到了休闲业和娱乐行业,休闲业顾名思义,既然是休闲,存在色情行业还有它的意义所在,那么,娱乐业应该是高雅艺术的集散中心,从事娱乐行业的人士要么带着表现艺术的渴望,要么是热衷弘扬对艺术的追求,她们就算不是艺术的使者,也应该是崇拜艺术的圣洁者。然而,娱乐圈的人并不守株待兔,她们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和导演们玩起了潜规则。前段时间张钰让整个娱乐圈颜面无存,后来的饶颖也让德高望重的赵老师腹背受敌。她们只是两个大胆得近似疯狂的代表,谁知道还有多少人吃了哑巴亏而没有声张的呢?还有多少人献出了大腿,交易成功而幸灾乐祸呢?当我们捏着几枚元币走进不太景气的票房时,我们看到的不是艺术,而是隐藏在屏幕后面一双双细腻而坚挺的大腿,她们不但用大腿支撑起中国影坛,也支撑起了几大名导演和所有的剧组,就连花巨资打造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也逃脱不了“用咪咪换银子”的最后杀手锏。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也许色情行业还真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从古代到今天,从青楼到三陪,虽然白话文对休闲服务女性的称呼越来越直白,但她们的经营性质就从来没有改变“无本经营”的模式,她们围绕“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将自己的那一小块“自留地”发挥至极致。色情行业的女同胞们不但撑起了妇女半边天,还用大腿支撑着第三产业的蓬勃发展。有人说如果没有女人的大腿,城市就变成了繁华的沙漠,人民币的流通速度将大大减缓,强奸犯罪人数将大幅增长。这种说法虽然没有权威性,但其衍生的含义足以让学者们研究几代人了。最近一段时间,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建议沈浩波不要去写回车诗了,改写“乳房经济”;易中天也不要去品三国了,就品当今的“大腿文化”,毕竟意淫不切合实际,三国离我们也很遥远,读懂身边的更为重要



上一篇: 一百种人生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