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博文的天空 > [原创]脸书隐私外泄事件是行业的“历史共业”,却也可能带来社会进步的新契机
2018/3/29 10:55:42

[原创]脸书隐私外泄事件是行业的“历史共业”,却也可能带来社会进步的新契机

日前脸书(Facebook)五千万用户的个人信息遭到合作的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违法利用,作为投放精准广告的对象,还转卖给第三方公司操作美国2016总统大选的政治舆情,事情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虽然Facebook创办人暨CEO马克·扎克柏格在英美两国9家报纸购买广告版面刊登道歉信,但是股票已因此下跌超过10个百分点,市值蒸发逾750亿美元。

 然而麻烦的事纷至沓来,并未因CEO的道歉而终止;许多用户主动发起“#DeleteFacebook”的活动,tag好友删除Facebook账号,有“钢铁侠”称号的马斯克更是率先响应删除了特斯拉和SpaceX的Facebook官方账号。英国议会已发通知要求扎克柏格出席接受质询,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开始调查Facebook是否违反政府保密协议,若有违法泄露信息,最高可处以2兆美元罚款。还有投资人发起集体诉讼Facebook让他们的股票投资受损,世界多地亦传出有Facebook用户以隐私受侵害为由要求天价赔偿金。

 Facebook此次危机,这几天我们从多家媒体报道上看起来很严重,但相信许多人是以吃瓜心态“围观”。然而用户的隐私被各家App厂商或是移动终端设备厂商侦测、搜集,然后加工再利用,并不是Facebook单一企业为之,事实上这是“集体共业”、“历史共业”。互联网公司、App厂商、移动终端厂商、电信运营商等等,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没在做这些类似的事情,因此各家公司要留意这把火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烧到自己身上,别只顾着看Facebook的笑话。

对于Facebook信息外泄事件,百度CEO李彥宏在3/26号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演讲上表示:“中國人對隱私問題的態度更開放,也相對來説沒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就願意這麼做。當然我們也要遵循一些原則,如果這個數據能讓用戶受益,他們又願意給我們用,我們就會去使用它的”。 此话一出当天就引起舆论哗然,但是仔细想想,李彦宏有说错吗?他陈述的难道不是事实嘛?若有错,是错在讲得太直白,把这层业界隐晦不语的窗纸捅开罢了。

 从业者角度,他们花下庞大的研发、人事管销、品牌经营以及培养用户的高额贴补费等成本,让用户在爽用之余不花一分钱,或仅需要付出一点点的费用。厂商这样付出的目的之一,当然包括期待从用户信息累积的大数据,未来透过大数据的发掘或整合来变现获利,不然这些公司烧钱让用户免费使用是在搞慈善事业啊!

而用户在使用的过程,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的信息被厂商在搜集,只是不清楚搜集到什么程度,这些隐私被搜集后会有什么立即或是明显的危害?目前用户最常见的困扰就是收到各式各样的广告推送“骚扰”,其次则是部分企业内部不肖员工盗卖用户信息,让不法厂商购买用来诈骗牟利。

Facebook的

危机事件,无疑给国内拥有海量用户信息的企业例如BAT、O2O业者、游戏供应商、内容平台、社交平台、旅游票务平台、移动终端供应商等诸多企业敲响警钟,告诉大家稍有不慎,同样会惹火上身,因为上述企业在搜集用户信息的过程及企图变现的心态,完全没比Facebook好到哪里去。不过,Facebook捅下的这个国际马蜂窝,对于人民群众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在全世界拥有庞大用户数量及影响力的Facebook,其泄密事件引起了广大的关注和反弹,这股熊熊大火引导得当,可能在世界各国开启个人信息保护的新篇章,Facebook的危机,却是民众隐私保护的转机。

首先,这事件提供各国政府关于网络时代民众信息保护,及厂商利用信息的权限(或范围)等方面,有一个大案例可去参考及思考,这有助于从立法层面对企业搜集及利用用户信息的行为进行更合适、有效的规范。尤其是现在许多App,例如手电筒、天气、日历、便签、内容分发、娱乐等,明明功能就很明确,但当民众在下载时,却动辄要求获得用户手机里的通讯录、短信、使用摄像头、录音、位置、读写手机存储、修改系统设置等多项与App主要功能无关的权限,这本身就很荒谬。就以手电筒App来说好了,用户只是要个照明功能而已,业者索取用户手机里那么多的权限干什么?所以像这类过度索取用户隐私的业者,就是政府立即可以去约束整顿的对象,以保障大众隐私。

还有,对于有意使用各种App的民众,可明令厂商不准在下载时强制要求用户同意开放与App主要功能无关的权限,同时也不准对不愿意开放这么多权限给厂商的用户,在App安装时因此刻意让其无法安装。另外,则是厂商累积用户信息产生的大数据,明定使用范围,逾越者以用户数为单位处以重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最高2兆美元的天价罚款就是这样算出来的)。不过,由于业者在累积用户数据的过程是花了许多成本及心力的,这些投资也是必需保障及尊重的,因此在合理范围内,法律上可同意他们与第三方合作运用这些数据变现(例如推送广告或其他合法用途),但是必需得到用户事前同意,若用户表态拒绝接受个人信息成为厂商精准营销的对象,则不得进行广告骚扰。

另外,现在是O2O、新零售、无现金支付的时代,很快万物互联的物联网在几年后也将普及。厂商彼此之间进行战略合作,在后台将用户数据整合,互相利用,不能武断的视为是侵犯用户隐私权,因为这种信息整合是对服务提供方及服务使用方互惠互利的;服务提供方可以借着跨平台、跨公司的信息整合,降低运营成本(包含用户征信成本),提高信息处理的效率,创造新的商机。而广大用户则是因此得到更好的使用体验,过上更便利、高效的生活。因此,对于这种类型的数据交换、信息整合,政府要以健康的心态制定合理的游戏规则,保障业者及用户双方的权益。

有句话说“民气可用”,民众及政府正好可善用这个机会好好地思考与检讨,互联网时代民众隐私保护及厂商关于大数据搜集和运用权限等议题。若光靠用户的自觉抵制只能起到短暂作用,待风头一过,通常就船过水无痕了。这时需要公权力的介入,不但在立法上尽量求周延,更要在执法上持续监督及整顿的力度。

 

此外,我们也应该以持平的心态看待个人信息被厂商搜集或与其他公司整合运用这件事,因为人们在交易、搜索、使用软、硬件的每个过程都会产生数据,就如“凡走过必留痕迹”这句话,所有的数据本来就会留在厂商的数据库里保存。保存数据的目的有些是出于财务法规的要求,有些是为了提供用户便利(例如用户不用在不同时间、不同厂商的App上做重复登录的动作或是证明个人身份),有些是为了高效精准(例如电商出货数据、物流数据、支付数据的整合)。从经营的角度看,这些数据也是企业辛苦经营的成果与创造出来的“资产”。

所以,禁止企业收集、保留用户信息,是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避免类似Facebook的隐私外泄风波,个人认为除了由政府制定一套明确的法律框架,保障业者及用户的权益之外,所有有机会储存客户信息的企业,不论企业规模大小,在搜集及事后运用信息的过程中,都应该给予用户知情权、同意权,让信息被运用时具有一定的透明度。更进步的想法则是“利益共享权”,什么是“利益共享权”?就是业者将用户数据加工后产生的经济利益,提拔一定比例给相关用户。用户在知情权、同意权被充分尊重,又能利益均沾,相信能有效降低未来个人信息被厂商利用时,所可能产生的争议与冲突,同时,此举也将为社会发展带向进步的新历程。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