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博文的天空 > [原创]从宏观角度思考AI时代全面来临后的危机该怎么办
2018/6/7 10:49:05

[原创]从宏观角度思考AI时代全面来临后的危机该怎么办

我一直认为人工智能革命相比过去的技术革命,对人们就业的冲击要大得多,而且它的影响范围更广,不是只有哪些产业或职能岗位受影响,而是会渗透到各行各业去。影响力度方面则更大,以美国为例,2013年时就已有学者估计49%的岗位都可能受到冲击。

它的持续性也会更长,几乎看不到尽头;过去几次产业革命,在某个行业中工作被取代的人,会有其他新领域的工作机会产生,不然就是利用一些时间去学习新技能,然后找到新的工作。但如今,人工智能取代的是原本人类在做的工作,失业者即便换行业,也可能很快又被别行业的人工智能取代。而企业尝到生产、运营等多方面的效率提升、成本下降的甜头,除非未来法律规定企业必须保留多少比例的工作岗位给人类,否则遏止不了人类的失业浪潮。

如今离西方定义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相当接近人工智能普及的时代来到了)全面来临只剩20几年,人工智能与人类工作岗位如何平衡的问题,是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政府必须事先关注、尽早规划政策(包括立法)的重要事情,以降低发生时带来的各种严重冲击,因为届时再处理,很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甚至……的。

最后,谈一下另一个许多人爱讨论的问题;人工智能会不会带来经济奇点?如果人工智能普及后,造成大范围的人类失业,意味着许多靠工作赚钱谋生的老百姓生活都堪忧了,哪来闲钱消费?若社会整体消费力不振,总体经济怎么会好、会有奇点般的飞跃?所以人工智能带来的不一定是经济奇点,但如果说是生产力奇点,则完全成立。

 “生产力奇点会为企业带来生产力的跃升,也会大幅下降生产、运营等成本,但这个超级大利多却只有企业经营者,这些在社会人口中占极少数的租群能享受。这种情况与18世纪末期到20世纪初的欧洲是否很相似?而那100多年的西方世界,阶级矛盾的冲突是否经常出现?因此,为了维持社会的稳定,未来各国政府可能采取几个措施;第一个是要求厂商们降低商品售价,将人工智能为企业创造的收益,反馈一部分到社会大众身上。而此举厂商并不亏,因为这也等于帮助自己,让其生产的商品因为物美价廉而有更多人买。 

另外一方面,则可能是各国政府或经济体,对高度人工智能运作的企业课以重税,而这些税金将用在照顾失业百姓或全体人民的生活上面。我在去年的一篇文章就曾写到,人工智能时代若造成许多人失业,这反而将带来新的共产主义社会,或是说形成类似当今北欧的福利国家体制。

最近在今日头条的《问答》上,曾看到有人问:人工智能崛起引发担忧,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80后、90后来说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当人工智能能够大范围取代人类工作岗位时(西方认为大约在本世纪40~50年代),80后早就退休了,90后则是处在退休的关口,这两个世代到时因为年纪大了,不管人工智能时代有没有来,职场竞争力本来就非常弱势。以本世纪40年代来临时倒推,真正该紧张的是00后以后的各世代,那时00后是40~50岁,10后是30~40岁,所以需要未雨绸缪的是00后的所有世代。

从宏观面来看,从现在起,就得由国家以战略的高度,从政策的层面,开始去慢慢调整整个教育体系的价值观(例如文凭主义、分数至上等)及学习方向等。80、90、00、10的各世代,当其为人父母之后,在培养子女的长期过程中,也该抱着长远的眼光仔细研究哪些专业技能与学识,是可以让孩子们长大后在人工智能时代的职场拥有一席之地,以避免下一代沦为以色列知名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其畅销书《未来简史》所描述的那个“无用阶级”,看过这本书的朋友应该知道,尤瓦尔描述的这个“无用阶级”,人数可是非常庞大的。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