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博文的天空 > [原创]让“备用钥匙无处不在”,这个idea商机大的惊人
2018/6/28 11:34:57

[原创]让“备用钥匙无处不在”,这个idea商机大的惊人

     人们可能或多或少有过找锁匠开锁或是复制钥匙的经验,这是一项十分低频的消费,而且这几年出现了智能门锁,凭借屋主的相关生物特征就能开门,连钥匙都不需要了。那么,开锁、复制钥匙等业务的锁匠会慢慢地在人们生活中消失吗?不用等待时间慢慢告诉我们,锁匠的可能未来已经由一家美国企业为人们勾勒出来了。

 

 

 

     这家位于纽约的公司叫做KeyMe,他们结合人工智能、云端储存、3D打印等技术,赋予了开锁全新的生命,同时有别于原先极度分散、各自为政的锁匠生意,该公司以系统性的运营模式全力进攻这个传统市场。可以预料得到,KeyMe普及后,将给传统锁匠的生意带来很大的冲击,也许,许多原本靠着开锁、复制钥匙维生的锁匠要失业了。

 

 

KeyMe的运营模式不是开实体门店,而是广设智能钥匙打印站,目前配放以纽约居多,2018年预计要在全美多个城市拓展到2000个点。这些打印站散布在街头,也有一些采店中店的模式,放在像是7-11、Kmart、Sears这样的连锁零售渠道。

 人们怎么使用Key Me呢?很简单,首先下载KeyMe App,然后用手机将钥匙扫瞄上传到KeyMe云端保存,或者用户也可以去KeyMe智能钥匙打印站扫描。由于智能钥匙打印站内建多台摄像机,像人脸识别技术一样可以让钥匙产生3D立体模型,因此去打印站备份钥匙的精准度会更高。扫描后,用户的钥匙模型以数字形态上传到KeyMe的云端。此外,用户还需要扫描自己的指纹建档,作为未来下载数字拷贝钥匙时的身份验证用。

 

因此,有朝一日用户钥匙找不到了,只需打开智能手机上的KeyMe App,上面会提示离用户位置最近的打印站在哪里,有着显著黄色外观的KeyMe智能钥匙打印站辨识度很高(见附图)。用户通过指纹解锁,储存在KeyMe云端的数字钥匙模型就会被调出来,然后透过打印站内建的3D打印机,等待30秒左右的时间,一把专属的钥匙就为用户打造出来了。有些不急着拿到钥匙、又懒的去KeyMe智能钥匙打印站的人,KeyMe也提供宅配服务。

有人也许担心钥匙的数字拷贝储存在云端,会不会被不法分子盗走,然后去智能钥匙打印站打出钥匙,登堂入室偷盗、抢劫或性侵害?这一点KeyMe的做法是不记录用户的地址及身份等个人信息,所以即便真有高手盗取了钥匙的数字拷贝,但是却无从得知哪把钥匙是哪个人的,他们的住家或是办公室地址在何处。除此之外,第二道安全把关是每当有钥匙拷贝被从云端下载,KeyMe系统会立即发一封邮件通知该用户。

 

写到此,我不禁想到一个题外话,中国如果出现类似的业务,应该不适合由有电商或快递业背景的公司来开。因为,钥匙在数字备份时虽然不需用户留下个人资料,但是会留下验证通知用的e-mail,只要有e-mail,电商或快递业者可以透过集团内部大数据的整合,比对出用户的地址信息。当然了,大公司肯定都说自己不会干这种事,我也相信,但是员工呢?大公司信息外泄或遭盗卖,不都是内部不肖员工做出来的吗?

好了,回到本文。KeyMe的商业模式可视为是O2O的范畴,但与国内3~4年前O2O鼎盛时期,冒出的一大堆创业公司不同的是,KeyMe的模式靠谱多了,是一个看起来低频,但却是刚需的利基(Niche)市场。KeyMe自己做的调查数据显示,这个市场在美国一年高达75亿美元;其中锁匠上门的产值有30亿美元,家庭钥匙复制有20亿美元,汽车芯片钥匙复制有25亿美元。如果是在中国,虽然锁匠收费没有美国这么高,但相信这个市场的营业额也会很可观的。

结合了人工智能、云端储存、3D打印等技术的KeyMe商业模式,对国内仍在寻找方向的创业者而言,十分具有启发性,投入者未来的发展是具有可真实获利的商机的,不管是想赚资本财的,还是想赚消费财的。为何这样说?且看以下的分析:

从需求面来看,虽然开锁与复制钥匙属于低频消费,但是一旦需求产生,消费者这钱非花不可,而且几乎是等不得的,因为没有钥匙就回不了家、开不了车。这个特性与人们选购一般商品时,会多方比较商品价格、外观、品牌、有无促销等大不相同。传统形态的锁店是卖方市场,不管是上门开锁还是复制钥匙,收费多少锁匠说了算,因为刚需在那里,如果觉得收费贵,也只能忍气吞声认了,谁让自己不小心保管钥匙呢?而连锁经营的KeyMe,因为是让用户自助完成所有的操作流程,因此业者的价格势必公开透明,如此可以免除消费者被业者会不会滥收费的担心。

 

 

此外,锁匠表面上“卖”的是他开锁、打锁的技术,其实还“搭销”了他的“时间”,而“时间”对所有人来说是固定的,是稀缺的宝贵资源,锁匠自然也不例外,因此,如果他接受了某个客人的委托复制钥匙或外出开锁,那个时间他就没办法接第二个活儿,除非他的店还有第二个或以上的锁匠可以出勤,但这是较少见的,因为生意何时上门、每天能接到多少业务,与传统零售业比,不确定性要高,所以大部分的锁店,老板就是伙计,伙计就是老板,自己单干,能够养家糊口就行了,很少人愿意为了不知哪天可能生意会忙不过来的假设状况,先多备人手在那里等待。

 

前面说到,消费者的需求一旦产生,几乎是等不得的,如果离他最近的锁匠外出工作,他们就必需按锁匠的接单顺序等待或是换一家,但以现在的社会形态,特别是都市地区,哪有那么多的锁匠可找?因此等待锁匠的这段时间是煎熬的、无助的,这个痛点对KeyMe而言,正是大好商机。KeyMe用户不用寻找锁匠,也不必花时间等待锁匠过来,自己直接去智能钥匙打印站,从云端下载过去储存的数字钥匙模型,然后3D打印出来就好了,整个复制过程30秒搞定,不必迁就锁匠的时间,而且用户会觉得自己具有主控性,不再觉得无助与煎熬。

 

 

从经营成本面来看,KeyMe智能钥匙打印站所占空间比路边的自动贩卖机还要小,摆放的费用绝对比传统锁店面的租金要低很多,就算每天接单量不多,设备大部分时间闲置,这个成本也低于传统锁店人工+租金+杂支的成本,别忘了美国的人工费用很高的。另外,KeyMe智能钥匙打印站体积小,非常适合进入现成的连锁零售渠道,借这些拥有人潮的实体店获得生意机会,而摆放了KeyMe的零售门店也会因KeyMe的入驻,增加了服务项目及带动额外的业绩,可以说是相辅相成、双赢。

 从收入面来看,这套设备可以24小时运作,我们且把用户使用该设备登录、身份验证及打印钥匙的时间都算上,大约每2~3分钟就可以完成一笔交易,因此,一台智能钥匙打印站一天的产能,人类锁匠可能得非常辛勤工作1~2个月才比得上。美国找锁匠上门的费用超过100美元,如果是复制汽车芯片钥匙,一把至少150美元起跳。而KeyMe复制家庭钥匙的起步价是3.99美元,复制汽车芯片钥匙则是60美元,这些收费与传统锁匠相比便宜很多,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让消费者使用KeyMe的服务。

 从安全疑虑来看,人们在过去找锁匠时会担心钥匙被锁匠偷偷复制,然后哪天不在家时被不肖业者找人闯空门,是以有些欧美国家有规定,从事锁匠工作必需取得无犯罪记录才能任职。另一个安全疑虑是有些人因自己容易忘记携带或遗失钥匙,所以通常会在门口的盆栽、脚踏垫、门框上方等自以为安全之处藏放一把备用钥匙,以备不时之需。但是真的碰上惯窃,这点小小的心机怎么瞒得了小偷呢,反而更让小偷不费吹灰之力就登堂入室。KeyMe的出现让人们从过去“找地方藏备用钥匙”,到如今借助科技的力量转变为“让备用钥匙无处不在”,这种颠覆思维,给人们带来更多的便利与安心,也为自己创造了生意机会。

 从投资角度看,KeyMe找到一个长期被忽略、低估的市场,然后迅速出击,这点相当值得中国的创业者参考,因为避开红海,找到细分的蓝海市场,公司盈利是可以预期的。反观近5、6年来中国流行过团购、P2P、O2O、跨境电商、在线学习、共享+等诸多项目,这些不同阶段的热门项目总能吸引一堆创业者、资金热情投入,以至于竞争激烈。但是各家的服务内容差异化不大,也都采取贴补用户的手段,以至最后沦为烧钱大战,财力不够雄厚者,纷纷倒在征途中。就算那些活下来的公司,也几乎都处在亏损状态,离真正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KeyMe的案例像一股清流,告诉创业者与其扎堆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何不静下心从细分市场来寻找?只要是消费者的真需求(或者说痛点),就会有钱赚,别在乎这个市场的规模是不是只有几千万或几个亿,毕竟这些市场都会有因认真经营而赚到钱的人。筑梦于踏实,别老想着自己万一是下个马云、马化腾,投身在百亿、千亿的成熟市场去与巨头或资源雄厚者竞逐,辛苦不用讲,成功的机会也相对渺茫。另辟蹊径才能柳暗花明,KeyMe如此,对了,如今被视为成功者的“今日头条”不也是如此嘛!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