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晏卫鹏 > [原创]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
2018/5/16 18:46:42

[原创]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

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

 

如果说包产到户是建国以后农村第一次伟大的变革,那么中国农村接下来将进行第二次大变革。变革核心推动有内部因素,但是也有外部因素,如果掌控不好,可能会激化社会矛盾,因为现阶段中国农村的核心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变革解决吃饱穿暖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弱势群体的公平公正问题,所以尤为重要。

前段时间借项目出差老家附近城市的便利,抽时间去一趟5-6年没有回去过的老家。老家农村的变化很大,总体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差了,有几个问题让人特别纠结和伤感。

劳动力危机

第一个现象,农村已然老去,走访了几个农村,农村只剩下几个50-70岁的老人在坚守这最后的阵地。落日炊烟直,牧童放牛归的景象已经完全没有了。几个垂暮的老人,扛着锄头孤独的行走在空旷的田野,显得落寞而悲凉。

以前200来人的村落,剩下来的只有不到20个老人和偶尔周末回家的留守儿童,大部分年轻人都移民到沿海城市,或者在镇上,市区买了房子。农村的土地产出率不高,外加几千年的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已经留不住年轻人,土地出现大块大块的撂荒。剩下的老弱病残对于这些撂荒,同时又没有耕种权的土地也是有心无力。随着这一批农村人口的逐渐老去,谁来耕种,谁来养活中国14亿人口,这个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中国现在年产粮食大概6亿吨,而世界市场上粮食贸易传统的四大欧美粮食贸易商ABCD控制(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人们根据这四家公司名称的第一个英文字母,简称为ABCD四大粮商控制着全世界80%的粮食交易量,因此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告诫世人: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世界上粮食贸易量大概就是3.5亿吨左右一年。以中国主食之一的大米为例,中国人大米的消费占比大概是40%,也就是每年中国人要消费掉2.4亿吨大米,近年来世界上大米每年的贸易总量大概4000万吨,如果中国粮食产量降低10%,大概就是减产6000万吨,中国的大米的需求缺口大概是2400万吨,这么大的缺口,占据世界大米贸易一半以上,靠世界大米贸易来补充不现实,也不可能,中国人吃饭问题需要靠别人来解决,将引起非常大的动荡,这四大粮商必然会狠狠的敲诈中国一笔,铁矿石贸易,中国多付出7000亿人民币的血泪教训,就在几年前让中国钢铁行业体会深刻。

农产品价格竞争力不足

近来中美贸易战争,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中国对美国的制裁是提高美国大豆的进口25%的关税,导致美国大豆出口中没有获利空间。为什么中国要进口美国的大豆,首先一个原因是美国大豆价格便宜,而决定价格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美国生产效率高,实现了机械化耕种,大型拖拉机在美国中部平原一开,土地就翻耕,播种一次性搞好,一天一台拖拉机能耕种几百亩,同时收割的时候也是如此。美国的农场主的耕种土地占地几千亩很多,可以开展机械化作业。对比中国很多地方还是传统的手工播种和收割方式(东北和华北地区除外),农民人均耕种面积只有几亩。对比美国来说先天上存在实现机械化的难题,所有效率提不上来,导致产品价格不如美国大豆有竞争力。

其次是中国的国产大豆产油率不如美国的转基因大豆,中国进口大豆用来榨油(不是我们理解的传统机械压榨法,而是化学萃取法,效率高10%,所以鲁花花生油宣传的压榨法不要相信),榨完油以后形成的豆粕有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作为猪饲料,用来养猪。而中国又是世界上猪肉消费最大的国家,提高关税将导致中国的食用油价格上涨,同时猪肉价格也将上涨,最后关税的提升代价是需要消费者为此买一部分单,所以提高美国的大豆关税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好几百。

中美贸易战之一就是美国要求中国不要给予农业补贴,开放农产品市场。如果按照美国要求,中国农产品在没有国家补贴好保护下,将被美国杀的片甲不留。现在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提升农业竞争力。在面对美国贸易压力下,开放农产品市场也能承受美国农产的冲击。

所以在内外部因素冲击下,中国农村不得不进行新一轮的变革。这就需要对标美国这样的先进农业生产方式,实现大面积的机械化耕种,这样才能抗衡美国的农产品价格。中国实现大面积的机械化耕种基础在华北和东北比较好。长江中下游平原有些地区也有大面积机械化耕种的可能性,但是像湖南、福建、江西赣南地区属于丘陵地带,机械化耕种实现难度比较高,需要平整土,才能实现大面积机械化耕种。对土地平整,意味着要将现有的小农耕作模式下豆腐块式的农田整合推平,重新测量面积。这样的费用是现阶段农民承担不起的,需要政府投资或者引入社会资金进行投资。因此变革客观上来讲存在一定的制约条件。

传统思维改变难题

传统文化上,中国从古至今都是农耕文化的社会,士农工商,农业在古代地位比较高,而土地是农民的根本,中国历朝历代的朝代更迭都是因为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起来造反的,皇帝是地主官僚阶级的代表,官员赐受的是田亩数作为俸禄等级。

要是实现美国的式的大农场的耕作方式,意味着大概7亿以上农民(中国现阶段城镇化率大概是50%)将失去对土地的耕作权,如何让这些农民接受这种变化和这种理念,首先是思想上的一个震动,如何让这种思想上的震动能够平稳过度,是一个挑战。

农村剩余劳动力安置

其次这些失去土地耕作权的农民,如何养活自己,也就是说,如何安置他们,对于年轻一代的进城农村户籍人口还好说,他们在城市里可以找工作,不会形成激烈的反弹,但是对于50岁以上的农村户籍人口就面临二次就业的难题,虽然城市里面的清洁、家政的能吸纳一部分,但是因为年龄和文化水平,以及身体健康等因素,还是难以全部吸收掉。另外农村50岁以上的人的生活理念和习惯难以融入城市生活,就算做一些服务性,苦力工作也难以被城市人群接纳。意味着还有一大部分老龄人口无法找到养活自己的工作。

除此之外,年轻的农村户籍人口,在城市工作十几年以后,到了45岁以上如果没有在城市立足,安家置业,外加年龄上的劣势,他们很难在城市找到有竞争力的薪酬和工作,基本上他们还是要回到农村。在笔者个人在这次回农村的和相亲们沟通的切身感受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农村劳动力,在年过45岁以后,企业基本上不会接纳这样年龄的劳动力。首先年里偏大以后,文化水平不高的劳动力在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等各方面不如20岁左右的年轻人。另外在一些涉及到技巧,注意力方面的工作上也没有优势(如缝纫,电子插件等),在45岁以后,身体健康方面存在潜在风险,比如视力开始退化形成老花眼,高血压,糖尿病等比例大幅度提高,企业用工风险增加,所以,招聘通知中明确提出年龄要求在45岁以下,就算安保这样的工作岗位也是明确要求年龄不超过45岁。

但是45岁年龄的劳动群体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孩子大一点的,刚上大学,正是消费的一个小高峰,每年上万块钱的学费,外加上万元的生活费,压得45岁左右的人喘不过气来。如果小孩还在读初中或者高中,未来几年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的预期也是个不小的压力。

另外45岁以上的劳动力,上面还有一双父母,年龄在70岁左右,按照中国平均寿命,男性在73岁左右,女性在79岁左右,70岁到80岁之间,是老龄人口疾病高发时段,一个重大疾病就会让家庭破产。

如果没有较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这些被城市淘汰的45岁以上的人口,处在夹心层的位置,活的最为悲惨。城市待不下去,农村没有了土地耕种,他们将何去何从?

黑恶势力和公平公正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在土地流转租赁过程中如何确保不发生腐败,暴力事件,确保弱势群体的公平。

一直以来,政府为了让农民不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曾经明令禁止国内粮食贸易和加工企业向上游投资,甚至像中粮集团这样的国资背景的企业也不例外,目的就是防止出现圈地运动,导致农民破产,引起社会动荡。但是现阶段内外部因素冲击下,土地流转开始放松口子,并做了一些尝试,早在10年前,江西粮食系统(粮库)开始承包和租赁农村土地,开始农庄化运作,当然效果如何笔者没有去深究和调查,这里没有发言权。

一个很普遍的现象,笔者回到老家发现,现在农村的村官,很多一部分是在二十年前,是村上的地痞流氓,年轻的时候打架斗殴,好勇斗狠。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村长,村支书,村民兵连长,上下勾结和乡镇的派出所,乡镇书记,称兄道弟。这些人把持着农村的变革和土地流转,未来腐败和暴力事件将层出不穷,将造成巨大的社会事件。

这次清明节笔者回到老家的乡镇,看到挂出很多条幅“打击村匪村霸以及后面的保护伞”,其真实目的是为后续农村土地流转清除障碍,还是别有他意不得而知。如果是当然好,至少能够净化农村风气,在土地流转承包过程中提供相对公平的环境,尤其是让丧失劳动能力的人得到生存的最后一丝保障。如果只是一阵风的运动式治理,最后黑恶势力在利益的驱动下,必将卷土重来,如何持续保持高压态势,打击基层权利人员作为黑恶势力保护伞是其核心。

      其次是在土地流转承包,租赁过程中没有公平透明的商业环境,有意向投入农业的企业和资金也会望而却步,不敢进来,农业的投资是长周期的投资,一年一两季的收获期,相对于其他商业交易慢了很多。所以农业投资需要一个更加稳健清廉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才能存活下来,如果黑恶势力不停的骚扰,甚至有保护伞的庇护,那么投资资金会随时会撤走,最后给当地农业留下一地鸡毛,当地农业投资资金吸纳的部分劳动力也会因此失去就业机会

    在保障农民权益的同时如何防止垄断

      最后就是如何防范类似四大粮商这样垄断企业出现在土地流转、租赁市场,导致这些粮食贸易商既垄断粮食交易又垄断生产,以此要挟政府和国民,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极大的痛苦。中粮集团前总裁宁高宁曾经给中粮集团定义的企业战略是:从农田到餐桌。也就是将粮食生产、加工、运输、销售全产业链的每一分利润赚到自己的手里。那么开放土地流转租赁以后,国外的四大粮食贸易商难道就会比中粮仁慈,结果可想而知。另外潜伏中国多年的马来西亚的益海嘉里(金龙鱼、胡姬花食用油是旗下品牌)也不会甘居人后。

     在衣食住行方面,住房压力问题已经困扰国民多年;中国的几大能源巨头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导致油价居高不下,已经让国民苦不堪言;来在民以食为天的吃的问题上又要加上几座大山,那国民的幸福指数估计呈直线下降态势,幸福感不足造成的国家动荡在中东地区的颜色革命已经给了一些国家执政党深刻教训,我们最好不要重走别人苦难的旅程。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土地流转 变革 老龄化 农村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