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晏卫鹏 > [原创]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三)对工商业的影响
2018/6/4 9:56:21

[原创]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三)对工商业的影响

中国农村变革前夜的思考(三)对工商业的影响

 

农村以家庭为单位的耕作模式向农场化转变以后,不但会对农业和农村文化带来巨大冲击,同时也会给工商业带来改变和冲击。

中美农业劳动力产出对比:参考西方国家,以美国为代表。美国是世界上农业最发达、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之一。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促使美国在本世纪40年代领先世纪各国最早实现了粮食生产机械化。60年代后期,粮食生产机械化水平更加提高,达到了从土地耕翻、整地、播种、田间管理、收获、干燥全过程机械化;70年代初完 成了棉花、甜菜等(非标准化耕作)经济作物从种植到收获各个环节的全面机械化。当前美国依然在种植业、工厂化畜禽饲养、设施农业、农产品加工等方面保持着世界先进水平。高度机械化水平,科学有效的管理,大大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率。30年前的时候,1987年美国农业劳动力人均产值达到了55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购买力大概要翻十倍以上,相当于现在人均产值55万美元以上。美国1987年美国农业劳动力人均产值是当时其他发达国家的4倍,居世界第一位。对比当时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123元,大概只有302美元(当时官方汇率是3.72人民币兑1美元,中国人均农业劳动力产出更低),农业机械化有力地促进了美国农业的快速发展,也使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农产品出口大国。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劳动力成本达到5万美元以一年,但是农产品比中国便宜的根本原因。因此只有实现大面积的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的耕种,中国农产品价格面对美国的农产品价格才有竞争力。

中国农场化以后,大面积实现机械化耕种,意味着世界上18亿亩的土地的耕作模式由延续几千年的刀耕火种变成机械播种,机械喷洒农药,机械收割,机械翻耕。对于机械设备行业来说这是一个有待开发的蓝海。

为什么以前实现不了机械化耕种:以前的农机销售模式是通过农机站做示范,通过政府引导的方式向农民推销一些机械设备,农民耕种面积小,花几千上万块钱买一台农机设备(比如翻耕机)并不合算。因为农业不像工业可以一年四季持续的生产,农业生产有季节性限制,抢收抢种的特点,时间集中,工作集中,任务繁重,但是播种和收割完了以后,几个月设备处于闲置状态,田间管理这些设备用不上。以南放水稻种植为例,一年收种只有两季(海南等部分热带地区可以做到三季)一年下来收割,播种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个月,花这么大的资金投入设备的使用率并不高,买回来还要持续投入资金使用(油钱,保养费)。设备大多处于闲置状态,除了减轻体力,提高了部分效率,并不能为农户带来额外收益。因为其他的农户大多数养了头牛,基本上可以负荷几亩天地的耕作,除非牛生病或者忙不过来才会请农机的来翻耕,所以农民在农业设备上的投资不是增值,而是减值。对于只有几亩田地的农民,买一头牛更加有投资价值,买一头母牛,每年下一头牛崽,养一年以后可以卖几千块钱,算下来比买农业机械合算多了。所以淳朴的农民也会算这笔经济账。这就是中国这多年来中国推农业机械不成功的根本原因。

农场化和劳动力转移和劳动力老化为农业机械化提供了条件:然而随着农村人口进城,城镇化人口增加,现在南方也开始出现农业机械化耕作的雏形,但是对比美国来说我们相差将近100年的距离。因为劳动力的老化和不足,每年到小麦收割期的5月份,水稻收割期的7月份,就会有一些农民自发组织的联合收割小组,开着车,拉着收割机械跨省迁徙,抓紧时间帮助农民收割农作物。然而这种模式将慢慢消亡。

随着农场化的变革,未来农场面积可达几千亩,几万亩,甚至十几万亩,这么大的面积耕作,需要70千瓦以上的大型机械来耕作和收割,这意味着那种小打小闹的跨省收割队模式将没有生命力和竞争力。能够投入资金租下这么大面积的农场,背后都是企业或者政府引导的资金注入,必将建立自己的成套耕种,收割设备。

当然中国地理地貌差异较大,有广袤的东北平原,华北平原,又有长江中下游的丘陵,山区,以及新疆、内蒙古为代表的干旱地貌。也就意味着需要像适应美国这样大型耕作设备,也需要像日本丘陵地带耕作的中小型设备,还有像以色列那样的滴灌耕作技术、西班牙的山区大棚生产方式。

农业机械销售的变革:以前的农机销售模式是典型的企业对农户(B2C)模式,这种销售模式比较艰难,首先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农户购买力有限,即客户价值不高。其次是农户分散在各个村庄,每个客户的开发和售后维护成本高,更多的是靠农机站或者乡镇的开农业资料的个体户推介(卖农药、化肥、种子、顺带卖点农机设备),这些人本身就是农村出身,在农村有比较深厚的人脉资源。这些个体户对农机的操作和特点并不清楚,也没有经过相应的销售培训,同时文化素质也不高,这些专业设备还是需要一定的文化素质来理解和操作,所以这些个体户很难形成销售。

未来农场化以后,农业机械的销售模式将转变成企业对农场(B2B)模式,农场背后有企业或者政府资金的导入,农场的购买力不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农户可以比拟的。而且购买农业机械设备将是成套性的购买,对于农业机械生产厂商来说这是高价值客户。农机站和农资销售的个体户是无法满足和支撑农场的成套设备需要。因此农业机械生产需要对现有渠道销售(农机站、乡镇农资销售个体户)进行变革。变成渠道销售为辅,直销为主的模式,甚至完全抛弃这种低价值的渠道销售,建立自己的直销和服务模式。

农场化以后对农业生产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于农业机械生产企业来说同时需要建立两大能力。第一是综合解决方案提供能力,对农场主来说,最好是一家企业能够提供的设备完美满足农场生产过程中的各种需求,包括翻耕,播种,喷洒,收割,田间运输等各种需要。意味着农业机械生产厂商要形成一整套的产品线,覆盖农场生产的需要。同时还要能满足收割水稻、玉米、小麦、大豆、油菜、红薯等不同农作物的需要。

另外农机设备的设计过程中,要能够实现动力通用功能,即一台柴油发动机能够匹配收割机、播种机、翻耕机,而不是专机专用。对于农场主来说一台动力设备匹配多种作业设备,可以减少农业机械设备的投入。只有形成以上的综合解决方案,才能在众多的农业机械设备竞争中获得优势。

第二是快速响应的服务能力,农业机械设备如果出现损坏,一般都是在农业生产过程中。前面讲过,农业生产有季节性,抢收抢种的特点。如果农业机械因为某个部件出现问题,导致设备瘫痪,对农场生产影响巨大。因此需要农业设备生产企业规划建立相应的设备售后维护中心,建立好备品备件库存、能够快速的应对客户的设备维修需求,在几个小时到半天之内帮助农场主维修好设备。同时售后服务这一块还需要建立相应的培训能力,通过培训和引导形成二次销售,另外通过培训提高农场员工的设备使用操作能力,减少人为操作不当造成的设备损毁。培训提高农场员工修理和维护设备的能力,也可以减轻售后维护的压力。

最后就是农业机械生产厂商如何在竞争中存活与发展。在世界上以农业机械为主业的企业不多,农业机械生产和销售一般都是重工企业或者汽车生产企业的附属业务,比如中联重科这种以工程机械为主的企业,农机业务在其业务销售中的占比不高。但是世界上的一些企业在农业机械这块有几十年,甚至近百年的经验和品牌沉淀,因此有较强的综合竞争力,比如美国约翰·迪尔公司、凯斯·万国;法国的雷诺、意大利的菲亚特、日本的久保田、洋马。中国则是以河南洛阳一拖的东方红拖拉机为代表、还有山东的雷沃、五征等。一旦国内未来几年农业全面实现农场化,这些国外农机企业必将携技术、品牌、资金的优势快速杀入这片蓝海,几年时间就会将这块蛋糕瓜分干净。未来中国农机设备厂商如何在竞争中生存,这是所有中国农业机械生产企业必须思考的战略问题。因为这种紧迫性就像CCTV5频道每次转播中国男足的比赛中的一句口头禅“留给中国队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同样中国的农药、化肥、种子生产企业,也将面临和农业机械生产企业一样的销售模式改变造成的冲击与阵痛。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农业机械 销售模式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