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太行公.逍遥游 > 国学 > [原创]论语新解(十)
2010/7/31 8:49:17

[原创]论语新解(十)

老师说:夏朝的礼仪我能说出来,但它的后代不足以证明,殷朝的礼仪我也能说出来,但他的后代也不足以证明,这都是他们当时没好好写博客记录下来的原因啊,如果他们写了,我就有证据了。

老师说:帝祭,本来是天子的礼仪,鲁国国君却越级去行使这种礼仪,这种不合道理的事情,我看都不想看。

有人想孔子请教帝祭的理论,孔子说:我不知道,谁要是知道那他治理天下就像这样容易了,用手指着掌心说。

孔子祭祀祖先的时候就想是祖先真在那里,祭神的时候,就想神真在那里。孔子又说:祭祀要投入,如果不投入,还不如不祭。

王孙贾问:与其巴结上级,不如巴结那个真正管事的,这是什么意思?孔子说:如果做错了事,巴结也没用,如果没做错事,谁都不巴结。

老师说:周朝的礼仪制度是以夏殷两代为根基,经过优化而来的,丰富多彩,我喜欢!

孔子入太庙,每件事都问,有人说:谁说叔梁纥的儿子懂礼呢,到了太庙每件事都向别人请教。孔子听了之后说,这正是礼。

老师说:射箭,应该以射中射不中为主,而不是以谁的力气大为主。

附原文: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论语

评论


发布者 xu-immortal
2011/11/1 11:26:17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