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太行公.逍遥游 > 读书 > [原创]深圳晒书记(三)
2009/12/1 12:54:56

[原创]深圳晒书记(三)

 

上回书说到,美女在换给我的书上赋诗一首,赋了一首什么诗呢?其诗曰:

以书会友,温暖内心;

书友相识,甚喜甚悦!

书友:..(此处删节2字)

2009.11.22 午后阳光中。

我一看,语言平实,正如她人一样有亲和力,但平实的文字之中表现出了内心浓厚的思想感情,我的内心亦是百感交集,思潮翻滚,旁边有人看到她又换书,又写诗,就邀她去看她的书,她就过去了,她的书摊就在旁边,我抬头就能看到她的背影。

后面突然来了一堆人,我一看那边正好是音乐厅的出口,很多人听完音乐会走出来,我就在第一个位置,有的人在看,有的人在问,我有点应接不暇,突然,在我正前方,挤进来一个小女孩,问道:“有《说文解字》吗?”,我说“没有”,看她有些失望,我又补充说:“你可以到书城买一本...要买段玉裁注的,因为段注加了很多内容进去”,小女孩马上挤到前面,拿出本和笔来让我帮他写上,我就开始写,她又说:“连你的联系方式也写上吧,以后有什么问题想你请教...写电子邮件就行了。”我按她的要求写完之后,她说谢谢,我又问:“你为什么想看这本书呢,这本书可以讲文字源头的书啊”,她说:“我看很多书看不懂,我就想从源头上开始学习”,哇!,真是少年有志!然后我又补充说:“上海古籍出版社有,你可以买那本”,她说谢谢到书城去看看,就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我陷入了沉思:看她样子像90后的,就要从源头学起,我有些惊讶,更感到欣慰,梁任公在《少年中国说》一文写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另外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在深圳书城晚八点的一件事,那天是美女作家安意如做客,谈她的新书《美人何处》,到了交流阶段,有一个中学生站起来,问了几个问题,一个是关于“道家的‘道’是什么”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关于王守仁的学说的问题,这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问题相当深了。

我环顾四周,看到有一个年轻人,拿着我的那本只展示,不交换的《新青年》似乎激动不已,他拿起来有放下去,又拿起来,紧锁双眉,似乎回忆起了五四新文化运动那波澜壮阔的场面,以及陈独秀、鲁迅、胡适等推动新文化运动的重量级学者。曾有一对青年问我,这本书怎么换?我说不好意思,这本是我收藏的书,不换。尽管是仿制的,我也很珍惜,所以不换。

不一会儿,前面那位换书的美女又出现在我身边,她让我也给我还给她的书写赠言,我虽然读了不少古籍,但对于这位美女的突然袭击有些不知所措,没办法,礼尚往来,人家给我写了,我就得写,硬着头皮写吧,第一本书,写上”以书会友“,后半句怎么写呢?一时心中无词,有些焦急,想到一句”善莫大焉“,好了,虽然有点不搭配,但也表达了我的心情,”善莫大焉“意思就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第二本,写吧,写不好还有第三本呢,"好读书,不求甚解",我好读书,有时读不懂,只能不求甚解了,也可以说成是:太好读书了,就是读不懂的书也要坚持读:),也算能表达我自己的读书生活;第三本,更没词了,论语最熟悉了,引一句吧,”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呼?“,把她比作朋友,相识就是从远方而来,不也很高兴吗?也算符合今天以书会友的主题。最后署上自己的网名:“太行公”,还有日期。写好之后交给她,她抱着一摞书去看其他的书摊了,因为这时晒书大会快接近尾声了。

就在我在看着自己的书越来越少,并低头摆放书时,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是...吧?“(此处删节3字),我一听叫我的名字,马上抬起头一看,是一个很大方的女孩,朝我走来。

我好想不认识她,她怎么知道我的真名呢?她为什么特地来找我呢?且听下回分解!:)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深圳 图书馆 晒书

评论

公如果坚持写博,以后签名就下笔如有神咯

发布者 laoli
2009/12/10 15:49:51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