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享博客 > 刘旷 > [原创]六年闯荡,新潮传媒为何从不缺粮?
2019/7/30 10:05:12

[原创]六年闯荡,新潮传媒为何从不缺粮?

 

自去年来,分众传媒始终没能摆脱股价一路下跌的“噩梦”。近日分众股价跌破5元,700亿元左右的市值把分众死死地摁在了历史最低点位。

 

分众之所以在股市持续“水逆”,主要财务数据很难看是直接原因。7月29日讯,分众传媒披露2019半年度业绩快报:实现净利7.76亿元,同比降76.82%。

 

谁打开了分众的“潘多拉魔盒”?

 

回到去年4月,新潮传媒和分众传媒相继被爆出互相针对的政策,两家老大和高管的隔空交火颇为引人注目。自此,分众过起了苦日子,利润连续下挫、市值蒸发近千亿,尽管有阿里入股的150亿元,但分众的股价萎靡并未改善,“钱途”未卜。

 

反观和分众杠上的新潮传媒,却像开了挂一样,“钱途”非常顺利,先后拿到了两轮共计41亿元的巨额融资,其中一轮融资甚至由百度领投。

 

回顾新潮的融资历程,可谓风生水起,总计超60亿元的金额展现出其强悍的吸金能力。也因此让新潮在巨额真金白银的驱动下,短时间内划就了自己的势力版图,在全国百座城市“安营扎寨”。

 

不过新潮传媒的“钱途”还很长,下一轮融资、IPO、30亿营收等等,新潮这个线下媒体“异类”必然还会再引爆赛道的热点,不断刷新外界对新潮的认知。

 

新潮传媒是如何走出一条星耀“钱途”?六年闯荡,它为何从不缺粮?

 

站在新潮背后的资本们

 

6年多的创业时间、超60亿的融资数额,新潮传媒在融资上展现出了强大的“黑洞效应”,也吸引了一个又一个原本观望的资本方,最后都坚定地站在了新潮的身后。

 

不过新潮传媒同99%的创企一样,并不是生来就受到资本青睐的。2013年,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的一个突发奇想,于是当时专做杂志的新潮立刻转向社区电梯电视,直到2014年,转型后的新潮传媒在一周岁生日时,才拿到了第一笔6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2015年,新潮传媒布局加速,于8月17日完成了和声画传媒的并购。

 

A轮融资后,新潮传媒的融资潜力逐渐爆发,更多资本向新潮伸出了“橄榄枝”。2017年,欧普照明、顾家家居、二三四五等组团向新潮投了10亿元,其中,欧普照明和顾家家居属于企业型资本,这一度引起了业内的轰动,新潮传媒这匹梯媒“黑马”开始被更多人熟知。

 

外界没有想到的是,资本对新潮传媒的热情仍在不断发酵。2018年,上榜成都地区唯一独角兽的新潮和分众全面开战,资本嗅到了浓烈的火药味,纷纷闻讯赶来为新潮提供粮草弹药。

 

4月,成都的地方性基金——成都高新区产业引导基金向新潮传媒战略投资了20亿元。这笔巨额融资后,新潮的估值接近20亿美元,比2017年的50亿元人民币,增加超2倍多。这激起了新潮的斗志,也在无形中燃起更多观望资本对于新潮这个“新物种”的渴望。

 

9月份,新潮传媒的投资名单里再出现了一批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泛城资产、泰恒投资、红星美凯龙、元璟资本、岳佑投资等。一线投资机构的的集体战略入驻,让新潮传媒体会到了“资本宠儿”的感觉。同时,他们作为资本方的捧场,也让新潮的价值再得到关键的认可。

 

但资本对于新潮传媒的热情并没有下降。11月14日,新潮完成了数额21亿元的战略投资,不同以往的是,此次百度为领投方颇为显眼,梯媒赛道的竞争再次升温,外界普遍认为百度联合新潮是为了与阿里和分众的联合体一争高下,此前双方的竞争关系也立刻得到升级。

 

百度的到来对于新潮传媒的意义特殊,资金和技术的双重输入,证明百度对于新潮未来价值的重视。当然就面对分众的这场持久战来说,百度作为资本方的加入,让新潮拥有了更持久的作战能力和更充足的扩张信心。

 

总结新潮传媒的融资史,站在其背后的资本方似乎都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了新潮的面前,无论是第一次并购,还是向老大哥分众宣战,资本方们一次次对新潮的认可,让新潮毫不畏惧地快速扩张,也让新潮底气十足地高举高打。

 

如今,新潮传媒背后的这群资本们,有的已经坚定地站了数年之久,有的则与新潮形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不可否认,是他们每一次为新潮带来的巨额融资成就了现在新潮,但这也是新潮自己争取来的,如果新潮没有把前面的钱用好,何来后面更多的钱。

 

总之,从拿到第一笔投资开始,新潮传媒的融资能力便如开挂了一般,如今站在新潮背后的资本团庞大而坚定,照耀了新潮的融资“钱途”。

 

指数增长的营收

 

如果说新潮传媒被各大资本方眷顾的融资“钱途”没有什么时间规律可循,那么新潮传媒的营收“钱途”则更接近于计划性的有序增长。更令外界惊讶的是,新潮总是能够完成这些难度颇高的增长计划,并继续向下一个目标挺进。

 

2016年,新潮传媒还只是在西部的成都、重庆等地扩张和拼杀,尽管做到了西部梯媒第一的成绩,但年营收也只有区区的7千万,与分众102亿营收相去甚远。

 

2017年,张继学意识到版图向全国扩张已箭在弦上,于是先后进军了北京和上海两座一线城市,然后在资本的支持下,新潮传媒在更多的城市不断集结自己的“铁军”,将新潮电梯电视铺到了更多的社区。

 

规模化扩张很快见了效。在2018年的年会上,张继学异常兴奋地宣布了一个消息:新潮传媒2017年营收破2亿,成功跃居行业第二,仅次于分众的梯媒公司。

 

从7千万到2亿,很难想象新潮能够在一年时间内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毕竟对于一个地方性线下媒体而言,地域性基因或多或少都会对新潮造成限制,但2017年新潮传媒的表现,完全否定了这种可能。

 

快速扩张的战略继续在2018年上演,新潮在各地争分夺秒地新设点位,进驻各个标志性的社区。年底,新潮传媒的全国性版图上,已经有了100座城市共计近70万部电梯,覆盖了2亿中产社区人群。同时,新潮还如愿争夺到了更多的客户。

 

基于这样的覆盖数据,外界一度认为营收再实现翻番对新潮传媒来说不是问题,新潮没有让那些看好它的人失望。今年,在新潮传媒前期投资者顾家家居的财务报告中,新潮的2018年营收得到披露,为10亿元。

 

这比2017年的2亿元翻了5倍。去年上半年投资新潮的2345网络创始人庞升东曾说,新潮传媒下半年将加强广告销售进度,控制铺屏进度。可见新潮的全国性扩张战略在去年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并进一步被新潮加速了。 

 

 

纵观新潮2016、2017和2018这三年的营收数据,指数级的增长规律体现得非常清晰。如此惊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包括线下点位规模、广告主规模的快速增长,以及投放效率的大幅提升,三者相辅相成,持续催化了规模效应。

 

2018年的营收数据,让新潮传媒彻底甩开了第二梯队的同行者们,也将新潮推向了离分众更近的地方。不过在张继学看来,新潮的增长潜力远不止如此。2018年底的百度和2019年的爱奇艺,都会为新潮的流量池带来加成效应,新潮传媒的获客和留客能力必然会得到进化。

 

至于能否继续缩小与分众的差距,还要看分众和新潮两者的竞速如何。分众自去年二季度起也倒向了疯狂扩张的战略,有非常浓厚的牵制新潮扩张的意味。不过,新潮只要按部就班,延续发展势头,这个目标就是囊中之物。

 

前三年新潮传媒的营收“钱途”发展轨迹,充分向外界证明了一个独角兽该有的生长速度,在广告业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这种增长难能可贵。从新潮的营收数据变化中,我们能看到线下生活圈媒体的确能牢牢地抓住了特殊时期的增长法则。

 

可控的上市时间表

 

在去年百度领投的21亿元战略投资后,新潮传媒的估值就超过了160亿元。这个估值虽然比较可观,但新潮目前还未表示过上市的打算。

 

从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此前的公开言论来看,新潮当前的首要目标仍然是不断提高营收,以追赶分众。所以可以判断,很长一段时间内新潮都不可能考虑上市。

 

况且上市也是需要看准时机的。比如最近登陆纳斯达克的斗鱼,虽然在主要数据上领先于一年前就上市的虎牙,但是市值却只有虎牙的70%。

 

不过外界还是对新潮传媒的上市时间充满好奇。去年底有网友翻出了一份欧普照明2017年的投资公告,在该公告中,拟出资1.5亿自有资金投资新潮的欧普照明,提出了新潮回购股份的两个条件:

 

第一,不论任何主观或客观原因,目标公司不能在2022年12月31日前实现在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香港联合交易所、美国的全国性证交所等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或者被上市公司整体收购;第二,原股东或公司实质性违反本协议及相关条款并造成投资者重大损失。

 

对此也有人称新潮这是在与欧普照明对赌上市。其实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投资方与被投资者签订类似的协议条件再正常不过了,投资方有权对自己的利益提出合理的保护条件,这是保证投资顺利完成的正常手段。

 

说对赌其实也言重了,因为新潮传媒和欧普照明之间并不存在极限的投资协议条件,两方并没有对赌的心态。且从欧普照明的角度看,能够以上市条件来约束新潮,也说明其对新潮有这样的预期,而这个预期的本质是积极的。

 

退一步来说,即便新潮没有在协议约定的时间内上市,到时候新潮也能正常满足投资方的回购条件,因为三年后新潮现金流规模已经完全能够支撑起这个资金规模的回购,况且新潮也可以请求第三方对欧普照明的股份进行收购。

 

所以这份投资协议中约定的上市时间,并不会对新潮传媒造成任何压力,相反我们应该注意到,欧普照明对新潮的投资,其实是建立在合理的预期之上,且这个预期长达5年。

 

新潮传媒没有压力的另一个关键原因,是新潮目前做对了创业企业该做的事,没有去追求数据上的华丽,也没有去大放厥词说短时间内超过分众。对于分众,新潮一直都是明确差距,然后通过扩张和技术去打好根基,再去弥补。

 

如此看来,即便是在2022年12月31日前上市,新潮也是有足够的斤两来让资本市场称的。因为以新潮目前的预期来看,2022年,新潮的营收起码可以达到分众的一半。这个体量下,新潮完全可以寻求上市。

 

不过按照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的风格来看,新潮不打无把握之仗。即便上市,新潮也要垒好护城河再去,毕竟分众在前面已经有个参考。

 

在投资方顾家家居今年4月份的一份公告中,也对新潮传媒表现出了非常好的预期。公告称,新潮传媒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有足够的履约能力。话说回来,现在谈新潮的上市时间表为时尚早,但新潮的上市预期依然会非常吸睛,因为这关乎到梯媒赛道的格局,外界的目光会一直聚焦于新潮这个后起之秀。

 

新潮的未来“钱途”依然吸睛

 

新潮传媒为何能拥有如此顺利的“钱途”,总结下来无外乎三点:第一,市场空间大;第二,新潮做对了事;第三,新潮成长快。

 

这三点缺一不可,不过最为核心的一点,是新潮做对了事,即找对了细分打法的方向。电梯电视媒体产品具备两大竞争优势:一是技术内核可不断进化,与流量、场景形成意想不到的融合效果,二是与线下媒体数字化的进化方向趋于一致。

 

试想新潮如果做的是和分众一样的纸质梯媒,那一定很早就能看见天花板,最好的结果可能也只是被分众吞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各路雄厚资本的撑腰下,和分众公开叫板了。

 

当前新潮业已踏上后面大半程的“钱途”,决定往后“钱途”走势的依然是那些曾经成就新潮的:营收能力的增长、线下媒体圈内的影响力、对分众威胁的持久性。虽然没有人知道新潮的下一轮融资数额,也没有人猜得出下一个坚定站在新潮背后的投资者,但新潮的未来“钱途”依然吸睛。

 

而且可以断定,新潮这只独角兽在继续向前突围时,无需再操心“弹药”和“粮草”。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新潮传媒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