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杨柳君 > 管理感悟 > [原创]杨柳君:“助手”的职位,会使组织败坏——体悟德鲁克之八十四
2013/10/8 17:57:24

[原创]杨柳君:“助手”的职位,会使组织败坏——体悟德鲁克之八十四

 

杨柳君:“助手”的职位,会使组织败坏——体悟德鲁克之八十四

 

——设计管理职务时的常见错误(2)

 

作者:杨柳君

 

大学毕业那年我与校友们南下到了广州,刚到广州的一两年里我曾陆续换了好几份工作,供职于不同规模的企业。

这些企业中有成长发展中的中小型企业,也有当时广东20强的上市公司。

 

 

那年初出茅庐的我,除了怀揣一张毕业文凭,职场技能一片空白,到了企业是一切从零开始。

记得当年就业竞争好像没有如今这么激烈,尤其是正值风华正茂,作为一个被广东人称为“**”的我,找工作真是非常的容易。

 

 

于是,在最初踏入职场的那一两年,我曾浮躁的、随性的换过不少工作。

之所以会那么频繁的换工作,一个原因是图新鲜,想要接触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企业。

再一个是身边的机会实在太多,很容易就能立马找到下一份工作,而且薪水不低。

当年我又是那么的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一切看起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现在回头再看,初入职场的那两年频繁的游走于不同企业,于我绝对是失策的,致使我那两年没积累到什么职业技能,走马观花的看了个大概,浪费了不少时间。

只不过今天再换个角度思考,那两年浮躁的就业经历也算给了我接触不同类型企业的机会,也有这份经历的价值。

 

 

那两年,我被企业招募担任最多的便是“助手”类的岗位。

其实我倒是很乐意挑战一些更具独立性的工作,通过日积月累的努力,成为企业里某个岗位上的专业人士,拥有过硬的职业技能,可惜当年企业给我安排的多是些“助手”类的岗位。

而且“助手“的薪水比一般文员高出不少,着实令我难以抗拒,再加上经常接触企业里的重要人物,由此常被同事们高看,至少是表面上敬我三分,不禁令当年尚且年轻的我有些飘飘然,自觉很有职场“白骨精”的感觉。

 

 

好在,在不同的企业游走了一两年后,我醒悟了,我觉察到,这类助手的工作会耽误我的职业生涯,不利于我最大限度的挖掘自己的职业潜能。

于是在接下来的求职面试中,我刻意向自己发难,专挑那些薪水不高,但对职业技能要求却不低的岗位,选择那些入职后得埋下头来脚踏实地才能做好的岗位。

而对于我很胜任的“助手”类的工作,哪怕薪水再优厚,我也丝毫不再动心。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曾有些压抑,朋友们也大多认为我自找苦吃,放着待遇优厚的工作不做,非要跟自己较劲。(杨柳君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若转载敬请注明作者与出处,谢谢!)

但终究我还是战胜了自己,坚持了下来,随之也逐步沉淀了些职业技能,个人的心智与工作能力也在踏实工作中得到了磨炼与成长。

 

 

    今天回过头来再看,当年我跟自己较劲实在是非常明智的,否则也不可能成长到今天思路还算清晰的我。(杨柳君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若转载敬请注明作者与出处,谢谢!)

 

 

对此,德鲁克说道,“比职务范围太小更糟糕的,是不能算是一项真正的职务,而只是典型的‘助理’职务”。

  “典型的助理并没有可以做出贡献的职务。他并不承担责任,而且他的职能、目的和目标也难于确定。他只是一个“助手”,上司认为他应该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或者他能够使上司觉得什么有价值,他就做什么。

这样一种职务使人败坏。

担任这种职务的人,或者成为一个滥用自己同重要领导人物关系的幕后操纵者,或者成为一个靠拍马屁向上爬的谄媚者。

助手的职位,也会使组织败坏。

没有人知道助理的作用、职权和实际权力是什么。”

 

 

看到德鲁克的这番话,我真是深有体会。

助理“并不承担责任,而且他的职能、目的和目标也难于确定。

他只是一个‘助手’,上司认为他应该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或者他能够使上司觉得什么有价值,他就做什么。”

 

 

的确,在我担任“助手”的那段时间,我常不确定我的工作职能到底是什么,目标到底是什么。上司让我把这个事情落实我就马上去落实,上司倘若不吩咐,我常常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而且作为企业里重要人物的“助理”,在中国文化下,与你共事的同事们至少在表面上也会敬你三分,对你热忱有加。

我记得当年如果加班了,总会有其他部门的部门经理热情的安排他们的手下帮我叫外卖,当年我自是也乐得被人这么“重视”,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其实今天看来,那完全是矫情。

 

 

没错,正如德鲁克所说,“这样一种职务使人败坏。”

“助手的职位,也会使组织败坏。”

“没有人知道助理的作用、职权和实际权力是什么。”

 

 

那既然如此,我们企业应该怎么做呢?

还是听听德鲁克的建议,“指派一位年轻管理人员担任这种特别的、细致的职务,也是一种极好的训练,但最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过了这段时间和完成了特殊的任务,就应该回到正常的管理职务上去。”

 

 

原来,“助手”不必成为一个独立的工作职务,在完成了项目后,他(她)应该“回到正常的管理职务上去。”

因为“管理职务必须有具体的目标和具体的目的和职能。管理人员必须能够做出贡献,并且能够辨认出这种贡献。”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