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相册|收藏博客|加入友情链接|给博主留言
畅享博客 > 杨柳君 > 管理感悟 > 杨柳君:但求无过的诱惑——体悟德鲁克之一百零五
2013/12/21 21:08:40

杨柳君:但求无过的诱惑——体悟德鲁克之一百零五

 

 

作者:@杨柳君上海

 

   

欢迎关注杨柳君的微信公众号,查找公众号“杨柳君”,或公众微信号“yangliuj021”加关注。公众号定期为您奉上杨柳君系列原创文章。

 

 

 

在组织里,经常被提及的一个词便是“绩效”。

老板对管理者说,“我不管你的过程,我看绩效,我要的是结果”;

管理者对部属说,“你们时刻要紧盯‘绩效’,别尽添乱子”。

于是,大家的弦都绷的很紧,谨小慎微,生怕做了什么不能产生高“绩效”的活,白忙,还遭骂。

 

 

其实,在很多组织里,“绩效”被误解了。

一定程度上,人们以为高“绩效”就意味着做每一件事情都要有个好的结果,不能失败,不能原地踏步。

久而久之,在高“绩效”的指挥棒下,企业里生出了不少“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人。

原因很简单,上面的人要的是“高绩效”,如果我做这件事情可能会失败,可能产生不了“高绩效”,那就意味着做完后会挨骂,会受处罚,那我干嘛要做呢?如果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产生高“绩效”,那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干。

于是,组织中出现多做多错,少做少错的局面再正常不过了。

那些“愣头青”,那些勇于挑担子的人,因为不能每次都产生“高绩效”,便也是组织里被批评的最多,被处罚的最多的人。

时间长了,“愣头青”们也学乖了,老老实实的躲在自己的舒适区,笑眯眯的看着下一批“愣头青”像当年的他们那样“努力”工作。

 

 

   是这样吗?

  “绩效”即代表百发百中,不能失败吗?

   否则倒不如不做,“但求无过”吗?

   对此,德鲁克说到,

  “每一个组织都经常会受到‘但求无过’的诱惑。

   对健康组织的第一项要求,就是对绩效提出高的标准。”

 

  “这就要求正确地理解绩效。

绩效并不是每一枪都打中靶心——那是马戏团里只能持续几分钟的一种表演。

绩效是一种能够持续地在各种不同的工作安排中、在很长的时间里取得成就的能力。

在绩效的记录中,必须包括错误和失败。(杨柳君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若转载敬请注明作者与出处,谢谢!)

 

 

它必须既能表明一个人的长处,又能表明其缺陷。

而且,正如存在着各种不同的人一样,绩效也有着不同的类型。

有的人通常能干得较好,很少降到一定的水准以下,但却很少有突出的优异表现。

另外一些人则在正常情况下表现一般,而在发生危机或遇到重大挑战时,却能像个‘明星’似的取得杰出绩效。

这两种人都有‘绩效’,都应该予以肯定,但他们的绩效却显得极不相同。

但是,还有一种人,他从来没犯过错误,也从来没有过失,他要做的从未失败过。这种人绝不可以信任,他或者是一个弄虚作假者,或者只做稳妥可靠的琐事。”

 

 

在德鲁克的上述这段话中,关于“绩效”,有几个关键点:

1、“对健康组织的第一项要求,就是对绩效提出高的标准”

如果您的组织是一个“健康组织”,或者您希望您的组织是“健康”的,那么追求高绩效是无须讨论的,明摆着的,要融入每一个团队成员的血脉,组织上下对此必须达成高度共识。

 

 

2、“绩效并不是每一枪都打中靶心——那是马戏团里只能持续几分钟的一种表演。”

高“绩效”并不代表百发百中,正如德鲁克所言,“每一枪都打中靶心,那是马戏团里只能持续几分钟的一种表演。”

亦即意味着,没打中靶心很正常,每一枪都打中靶心那是弄虚作假,是表演,不是真实的现象,对此我们要有清醒、客观的认识。

 

 

3、“绩效是一种能够持续地在各种不同的工作安排中、在很长的时间里取得成就的能力。”

亦即“高绩效”不是一阵风,不是采取某一个行为,获得某一个结果,而是在“很长的时间”里取得成就。

因此判断一个组织,一个团队,一个人的工作是否能有高绩效,绝不是仅仅着眼于眼前,着眼于当下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要放在“很长的时间”里考量。

 

 

4、“正如存在着各种不同的人一样,绩效也有着不同的类型。”

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或许有人与我们比较近似,但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

工作中,人们也有不同的类型,有的人有很强的爆发力,平时不声不响,关键时刻展露过人的才华;而有的人却一直不温不火,直到水到渠成。

我们不能简单的评判,哪种类型的人“好”,哪种类型的人“不好”;

我们也不能说这类人在这项工作中取得了不错的绩效,他们便是最好的人才;而另外一些人,在这项工作中表现平平,即表明他们能力不强。

 

 

5、“还有一种人,他从来没犯过错误,也从来没有过失,他要做的从未失败过。

这种人绝不可信任,他或者是一个弄虚作假者,或者只做稳妥可靠的琐事。”

正如德鲁克所言,永远无过的人“绝不可信任”。

对于他们来说,严实的包裹好自己,“聪明”的观察外在世界的一举一动,像变色龙一样依附周遭的环境,确保自己绝对安全才是第一要务。这些人“或者是一个弄虚作假者,或者只做稳妥可靠的琐事”。

可问题是,在错误理解“绩效”的组织里,在多做多错,少做少错的惯性下,只有“但求无过”的人才会高枕无忧,才是“聪明人”。

 

 

如果您的组织里,“但求无过”的人不少,我们是不是有必要认真思考一下:

究竟是人的问题,还是组织的问题?

 

 

 

 

 

 

 

作者:@杨柳君上海。

欢迎关注杨柳君新浪、腾讯微博,互动交流欢迎@杨柳君上海

杨柳君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如若转载敬请注明作者与出处,谢谢!

 


 

 



评论

您还未登录,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请先登录